首頁 > 斬神絕君臨天下全文免費閱讀 m.biqulou.net

斬神絕君臨天下全文免費閱讀 m.biqulou.net

互聯網 2021-09-25 01:43:05

「不對!」石昊很清楚一件事,與齊道臨所說不太相符,難以令人信服。

「有何不妥?」齊道臨問道,盤坐在一塊大青石上,道袍飄動,有種仙風道骨的氣韻。

石昊道:「三千州天才大決戰,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參賽者不得高於尊者境,絕不能違反,也正是因為如此,當世許多很強的生靈都在壓制己身,等待進入那片仙土后再突破。」

有一道神門阻擋尊者境的修士進入,而一旦到了裡面就沒有什麼限制了,就是突破到天神境,那也只能說是你的造化。

齊道臨點頭,道:「你說的很對。」

「既然如此,那些變態大多都參加過這種大決戰,並且得到了第一名,他們是如何做到的?肯定要突破進神火才行,不然怎會能君臨天下,睥睨上界三千州。」石昊提出疑問。

一旦成為神火境高手,這一世他們又如何進去,明顯不符合條件!

至於曾數次參加大決戰的人,那就更加顯得有些虛渺了,至於老頭子所說的十冠者,似難以成真。

齊道臨輕輕一嘆,道:「為何我要你保住第十名就可以了,而沒有提更高的要求,那是因為他們太可怕了。甚至,我可以允許你出現在前二十名就可以,留住性命,以待將來,去積澱與成長,畢竟你還是太嫩啊。」

「喂,道主,話可不亂說。你也太小覷我了,號稱古今第一強者的人就這麼不堪嗎?」石昊不滿,當然也很自戀。

「你所說的前提條件,自然會遵從。」齊道臨首先點頭,認可那些條件,而後看向他,道:「他們並未違規,你可知為何?」

「別告訴我,他們被埋在冰窟窿里,一個個都凍傻了,到頭來實力大退步。」石昊說道,同時心頭一動,想明白了。

齊道臨啞然,而後一嘆,道:「等你被鎮壓,性命垂危時,你就不會這麼樂觀與自信了,你會發現,那些人究竟多麼恐怖。」

他頓了一頓,道:「這些人都有大氣魄,參賽歸來后,直接自廢神火境,跌落下來,重新再鞏固。」

「真是……一群變態!」石昊就知道沒那麼簡單,果然如此,這些人太狠了,一個個居然敢如此。

世間傳言,一旦成神后不可自廢,因為極度危險,碎掉神道根基,那是致命的,一般人絕不可嘗試。

而這些人竟能重修,只為滿足那進入戰場的條件。

「有些人重修了數次,你能想象他的神道根基多麼的恐怖,在不斷蛻變啊。」齊道臨輕嘆道,就是他都覺得可怕,實在驚人。

石昊也蹙眉,這次的大戰很危險,註定無比艱辛,要以血去鋪灑。

「甚至,有人更徹底,出來后將自己直接斬到搬血境,從頭再來!」齊道臨補充。

石昊聞言,真正變色,這樣反覆斬掉根基,從頭再來,真的很變態,也很可怕,可以預料那種道果會多麼的堅固與盛烈。

他神色不善,道:「老頭子,你什麼意思,故意潑我冷水嗎?」

「小子,我是在告誡你,那些人過於驚人,絕艷古今,很難有比肩者,除非是他們同一類人。讓你明白,一旦遭遇他們,保住性命就可以了,不要逞強。」齊道臨叮囑。

石昊思忖,眉頭深鎖,這群人的確走到了某種絕巔上,無論誰與之遭遇都多半凶多吉少。

但是,他並不氣餒,想了想后依舊自信滿滿,道:「那是他們認為自己還有瑕疵,所以才要自廢,說到底還是做的不夠好。實力的強大,並不是以斬掉神道根基重新再築的次數來確定的。就比如我,而今各境界無暇,極盡升華,不用自廢神道根基,同樣可以鎮壓他們!」

「孩子,你是不是自戀過頭了?」齊道臨被逗樂了。

「請相信,我能勝出!」石昊說道。

「呵呵,好,我等待你發威,如你所說,男的鎮壓,女的捉回來暖床。」齊道臨微笑。

「必須的!」石昊點頭。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要不要我提前嚷嚷一下,告訴外界眾人你的自信。」齊道臨說道。

「這個……我不想成為公敵。」石昊訕笑,男的鎮壓也就罷了,女的……說出去,到時候肯定會被圍攻。

齊道臨像是想起了什麼,道:「給你舉個例子,說明這些人的不凡,有個人只參加過一次大決戰,以尊者境的修為拿到第一。」

他告訴石昊,那些人每一個都與眾不同,走的路也不同,並非是一定要廢掉神道根基重修。

「不想那麼多了,到時候我以最強姿態迎擊就好了!」石昊說道,堅定信念。

當然,他也沒忘再次吹牛一通。

隨後,齊道臨傳他浴火術、尋火法、祭火道……各種都與稀世寶火有關。

總的來說,並不是去強行收取神火,因為那些神焰有些比強大的神祇都厲害很多倍,尊者想降服太難了。

尤其是一「古火」,燒死天神都不成問題,很容易做到。

總的來說,神火境是借火勢點燃己身神源,永世不熄,築就無上道基。

這一過程,並不是奴役火焰,也不是彼此融合,而只是借其神道力量煉化己身,洗禮神性之根源。

當然,還有一種說法,所謂的點燃神火其實就是埋下神道種子,最好的火種將來自然會結出最豐碩的果實。

「記住,不是去降服,而是去跟它交流,得到其認可,許以條件,將來回報。」齊道臨傳授石昊各種手段,其中祭火道最為重要。

同一種火焰,自古至今也不知道幫過多少天才築下神道根基,並不會跟某一人徹底融為一體。

「你若是能尋到最頂級的『古火』,接下來的我教的你東西將會派上大用場。」齊道臨說道。

隨後,他所教的並不是什麼術,也不是什麼骨文等,而只是一種祭祀語言,古老、神秘、低沉,若誦經般。

「這是什麼?」石昊相當的吃驚。

「這是一種語言,傳承於仙古紀元,是從廢墟中挖掘出,被後世人破譯,用於祭祀。」齊道臨說道。

傳言,古火可以溝通,甚至可構建出契約關係。

「這……」石昊心中不能寧靜。

「早在仙古紀元,人們就在祭祀超凡的神火。」齊道臨說道。

「你所說的古火是指哪些?」石昊問道。

「是指仙古時代遺存下來的寶火,比如天堂焰、萬孽火等,也就是世間最頂級的火種。」齊道臨答道,指出唯有這樣的古火才能以那種祭祀語溝通,建立關係。

他告訴石昊,在當今的上界能掌握這種古語的道統都極為古老,皆為無上大教,一般人根本不知,秘而不宣。

石昊消化這些消息后,認真請教,詢問齊道臨,這些「古火」是否真的是那真仙殞落後形成的。

「有這種說法,但是缺少一些證據。」齊道臨點頭。

並且,他闡述了自己的一些認知,他認為,應是真仙殞落所留的最後產物,故此可以被當做火種,點燃己身,築下最強的大道根基。

而且,齊道臨人為,早在仙古時人們就在這樣做了,甚至比現在更徹底,依據他從那古祭祀語中推測出的部分真義,那時的人可能直接將真仙所遺落的火種栽進體內,以秘法催生,成就己身。

「不是自己的,終究不是自己的。」石昊聞言后,蹙眉說道。

「你發現了什麼寶火?」齊道臨問道。

「青月焰。」

齊道臨一震,真正動容,因為這可是赫赫有名的一種古火,是最強大的「火種」之一,太有名了。

「從一些開拓出的遺迹所得到的線索來看,它應是青月女仙殞落後所留,這位真仙在仙古時似乎負有盛名。」

石昊聞言后確信,青月焰果然了不得!

齊道臨開口,道:「唔,我原本還想為你去尋大赤天火呢,不曾想你發現了足以與之比肩的青月焰。」

石昊道:「大赤天火?天仙書院跟神崖書院交換七彩仙金時,似乎提供了這種火的線索。」

「我就是接到消息后,想去為你取來。」齊道臨點頭說道。

石昊心有感激,但也覺得這位道主很霸道,難怪會惡名遠播,兩大書院所交換的線索被他知道后,居然敢去搶。

「既然你有了,我就不摻和了,自己去取更有意義。」齊道臨說道。

石昊張了張嘴,但沒有說出這是要去為月嬋取火種,他不希望齊道臨與兩大書院對抗,冒險奪大赤天火。

「大赤天火,那是一位天主殞落後形成的,妙用無窮。」齊道臨因不能出手而頗為遺憾。

隨後,齊道臨讓石昊認真去準備,給他時間,不用去背負大山熬煉肉身、骨文、精神,暫時不需修八九天功,全力收古火要緊。

接連數日,石昊都在閉關,鞏固齊道臨所傳授的那些火術、以及漫長歲月前的祭祀語。

他選擇一處幽靜地,認真揣摩之際,也避過了一場麻煩與喧囂,因為這幾日很多年輕高手出現,來到至尊道場的破落山門前。

五日後,石昊出關,前往天仙書院,去尋月嬋,要與她一起行動,收青月焰。

他很期待,因為這將是第一次試水,若然成功,他便可以去青銅棺那裡了,收走那種更為神秘的火種。

「不對!」石昊很清楚一件事,與齊道臨所說不太相符,難以令人信服。

「有何不妥?」齊道臨問道,盤坐在一塊大青石上,道袍飄動,有種仙風道骨的氣韻。

石昊道:「三千州天才大決戰,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參賽者不得高於尊者境,絕不能違反,也正是因為如此,當世許多很強的生靈都在壓制己身,等待進入那片仙土后再突破。」

有一道神門阻擋尊者境的修士進入,而一旦到了裡面就沒有什麼限制了,就是突破到天神境,那也只能說是你的造化。

齊道臨點頭,道:「你說的很對。」

「既然如此,那些變態大多都參加過這種大決戰,並且得到了第一名,他們是如何做到的?肯定要突破進神火才行,不然怎會能君臨天下,睥睨上界三千州。」石昊提出疑問。

一旦成為神火境高手,這一世他們又如何進去,明顯不符合條件!

至於曾數次參加大決戰的人,那就更加顯得有些虛渺了,至於老頭子所說的十冠者,似難以成真。

齊道臨輕輕一嘆,道:「為何我要你保住第十名就可以了,而沒有提更高的要求,那是因為他們太可怕了。甚至,我可以允許你出現在前二十名就可以,留住性命,以待將來,去積澱與成長,畢竟你還是太嫩啊。」

「喂,道主,話可不亂說。你也太小覷我了,號稱古今第一強者的人就這麼不堪嗎?」石昊不滿,當然也很自戀。

「你所說的前提條件,自然會遵從。」齊道臨首先點頭,認可那些條件,而後看向他,道:「他們並未違規,你可知為何?」

「別告訴我,他們被埋在冰窟窿里,一個個都凍傻了,到頭來實力大退步。」石昊說道,同時心頭一動,想明白了。

齊道臨啞然,而後一嘆,道:「等你被鎮壓,性命垂危時,你就不會這麼樂觀與自信了,你會發現,那些人究竟多麼恐怖。」

他頓了一頓,道:「這些人都有大氣魄,參賽歸來后,直接自廢神火境,跌落下來,重新再鞏固。」

「真是……一群變態!」石昊就知道沒那麼簡單,果然如此,這些人太狠了,一個個居然敢如此。

世間傳言,一旦成神后不可自廢,因為極度危險,碎掉神道根基,那是致命的,一般人絕不可嘗試。

而這些人竟能重修,只為滿足那進入戰場的條件。

「有些人重修了數次,你能想象他的神道根基多麼的恐怖,在不斷蛻變啊。」齊道臨輕嘆道,就是他都覺得可怕,實在驚人。

石昊也蹙眉,這次的大戰很危險,註定無比艱辛,要以血去鋪灑。

「甚至,有人更徹底,出來后將自己直接斬到搬血境,從頭再來!」齊道臨補充。

石昊聞言,真正變色,這樣反覆斬掉根基,從頭再來,真的很變態,也很可怕,可以預料那種道果會多麼的堅固與盛烈。

他神色不善,道:「老頭子,你什麼意思,故意潑我冷水嗎?」

「小子,我是在告誡你,那些人過於驚人,絕艷古今,很難有比肩者,除非是他們同一類人。讓你明白,一旦遭遇他們,保住性命就可以了,不要逞強。」齊道臨叮囑。

石昊思忖,眉頭深鎖,這群人的確走到了某種絕巔上,無論誰與之遭遇都多半凶多吉少。

但是,他並不氣餒,想了想后依舊自信滿滿,道:「那是他們認為自己還有瑕疵,所以才要自廢,說到底還是做的不夠好。實力的強大,並不是以斬掉神道根基重新再築的次數來確定的。就比如我,而今各境界無暇,極盡升華,不用自廢神道根基,同樣可以鎮壓他們!」

「孩子,你是不是自戀過頭了?」齊道臨被逗樂了。

「請相信,我能勝出!」石昊說道。

「呵呵,好,我等待你發威,如你所說,男的鎮壓,女的捉回來暖床。」齊道臨微笑。

「必須的!」石昊點頭。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要不要我提前嚷嚷一下,告訴外界眾人你的自信。」齊道臨說道。

「這個……我不想成為公敵。」石昊訕笑,男的鎮壓也就罷了,女的……說出去,到時候肯定會被圍攻。

齊道臨像是想起了什麼,道:「給你舉個例子,說明這些人的不凡,有個人只參加過一次大決戰,以尊者境的修為拿到第一。」

他告訴石昊,那些人每一個都與眾不同,走的路也不同,並非是一定要廢掉神道根基重修。

「不想那麼多了,到時候我以最強姿態迎擊就好了!」石昊說道,堅定信念。

當然,他也沒忘再次吹牛一通。

隨後,齊道臨傳他浴火術、尋火法、祭火道……各種都與稀世寶火有關。

總的來說,並不是去強行收取神火,因為那些神焰有些比強大的神祇都厲害很多倍,尊者想降服太難了。

尤其是一「古火」,燒死天神都不成問題,很容易做到。

總的來說,神火境是借火勢點燃己身神源,永世不熄,築就無上道基。

這一過程,並不是奴役火焰,也不是彼此融合,而只是借其神道力量煉化己身,洗禮神性之根源。

當然,還有一種說法,所謂的點燃神火其實就是埋下神道種子,最好的火種將來自然會結出最豐碩的果實。

「記住,不是去降服,而是去跟它交流,得到其認可,許以條件,將來回報。」齊道臨傳授石昊各種手段,其中祭火道最為重要。

同一種火焰,自古至今也不知道幫過多少天才築下神道根基,並不會跟某一人徹底融為一體。

「你若是能尋到最頂級的『古火』,接下來的我教的你東西將會派上大用場。」齊道臨說道。

隨後,他所教的並不是什麼術,也不是什麼骨文等,而只是一種祭祀語言,古老、神秘、低沉,若誦經般。

「這是什麼?」石昊相當的吃驚。

「這是一種語言,傳承於仙古紀元,是從廢墟中挖掘出,被後世人破譯,用於祭祀。」齊道臨說道。

傳言,古火可以溝通,甚至可構建出契約關係。

「這……」石昊心中不能寧靜。

「早在仙古紀元,人們就在祭祀超凡的神火。」齊道臨說道。

「你所說的古火是指哪些?」石昊問道。

「是指仙古時代遺存下來的寶火,比如天堂焰、萬孽火等,也就是世間最頂級的火種。」齊道臨答道,指出唯有這樣的古火才能以那種祭祀語溝通,建立關係。

他告訴石昊,在當今的上界能掌握這種古語的道統都極為古老,皆為無上大教,一般人根本不知,秘而不宣。

石昊消化這些消息后,認真請教,詢問齊道臨,這些「古火」是否真的是那真仙殞落後形成的。

「有這種說法,但是缺少一些證據。」齊道臨點頭。

並且,他闡述了自己的一些認知,他認為,應是真仙殞落所留的最後產物,故此可以被當做火種,點燃己身,築下最強的大道根基。

而且,齊道臨人為,早在仙古時人們就在這樣做了,甚至比現在更徹底,依據他從那古祭祀語中推測出的部分真義,那時的人可能直接將真仙所遺落的火種栽進體內,以秘法催生,成就己身。

「不是自己的,終究不是自己的。」石昊聞言后,蹙眉說道。

「你發現了什麼寶火?」齊道臨問道。

「青月焰。」

齊道臨一震,真正動容,因為這可是赫赫有名的一種古火,是最強大的「火種」之一,太有名了。

「從一些開拓出的遺迹所得到的線索來看,它應是青月女仙殞落後所留,這位真仙在仙古時似乎負有盛名。」

石昊聞言后確信,青月焰果然了不得!

齊道臨開口,道:「唔,我原本還想為你去尋大赤天火呢,不曾想你發現了足以與之比肩的青月焰。」

石昊道:「大赤天火?天仙書院跟神崖書院交換七彩仙金時,似乎提供了這種火的線索。」

「我就是接到消息后,想去為你取來。」齊道臨點頭說道。

石昊心有感激,但也覺得這位道主很霸道,難怪會惡名遠播,兩大書院所交換的線索被他知道后,居然敢去搶。

「既然你有了,我就不摻和了,自己去取更有意義。」齊道臨說道。

石昊張了張嘴,但沒有說出這是要去為月嬋取火種,他不希望齊道臨與兩大書院對抗,冒險奪大赤天火。

「大赤天火,那是一位天主殞落後形成的,妙用無窮。」齊道臨因不能出手而頗為遺憾。

隨後,齊道臨讓石昊認真去準備,給他時間,不用去背負大山熬煉肉身、骨文、精神,暫時不需修八九天功,全力收古火要緊。

接連數日,石昊都在閉關,鞏固齊道臨所傳授的那些火術、以及漫長歲月前的祭祀語。

他選擇一處幽靜地,認真揣摩之際,也避過了一場麻煩與喧囂,因為這幾日很多年輕高手出現,來到至尊道場的破落山門前。

五日後,石昊出關,前往天仙書院,去尋月嬋,要與她一起行動,收青月焰。

他很期待,因為這將是第一次試水,若然成功,他便可以去青銅棺那裡了,收走那種更為神秘的火種。

喜歡完美世界請大家收藏:(m.xinqdxs.net)完美世界新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