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攻略病嬌王爺免費閱讀

攻略病嬌王爺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8 19:09:34

按理說,她應該惱羞成怒訓斥自己,再不濟也是放狠話日後收拾自己,這般笑的如此張揚,還要約自己出遊是想幹什麼?難道是原主的摯友嗎?可是看自己的眼神可不像看一個摯友的眼神,一時間滿腦子的疑問擠的明鏡有些喘不過氣來。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不管這個顧穎對自己抱著何種心思,她都應該去會會這個顧穎。從顧穎對自己的各種態度來看,原主跟她應該關係匪淺,這顧穎是一個不錯的切入點。

明鏡莞爾一笑,「靜候姑娘佳音。」

顧穎伸手拂了拂明鏡額角的碎發,笑里意味不明。

明鏡禮貌點了點頭,算是告別,便轉身騎上了駿馬,王府的馬車已經壞了,下面的兩個木輪子破爛不堪。如今只能卸車騎馬,明鏡伸手接過林度遞來的包裹,小心翼翼的拉著韁繩,這條街的百姓已經經不起第二次縱馬的摧殘了。

顧穎立在原地,目送著她們遠去,眼裡閃爍著光芒。

「林度,剛剛那姑娘是誰啊?」明鏡騎著馬,有微風輕拂過她的發梢,涼爽又愜意。

「不認識。」林度淡淡的回答,他雖是北安王的貼身侍衛,但卻極少跟著北安王與朝廷里的人接觸,更多的是和北安王去戰場廝殺,這倒不像是一個侍衛,更像是一個副官。

不認識?明鏡陷入了沉思,那姑娘姓顧,和顧子秋一個姓,無論是衣飾還是身下的駿馬都絕非凡品,莫非是當朝的公主?這樣一來,認識原主倒也說得通了。

只不過,他們就這麼把公主得罪了不會被報復吧?明鏡腦海中突然浮現出自己被推上斷頭台,鮮血流了滿地的畫面,太驚悚了。

明鏡馬上晃了晃腦袋,下次見到顧穎,自己的態度再好一點吧,大丈夫能屈能伸,還是小命更重要。

真是太卑微了。

一鉤新月天如水,萬家燈火通明。

剛剛沐浴過的明鏡,白皙如玉的皮膚透著淡淡的粉紅色,一頭如瀑的青絲隨意的攏了起來,發尾還在滴著水。一雙素手麻利的切著**的北豆腐,用筷子小心的夾起放入油鍋煎至兩面金黃,再撈出放入白瓷盤中。

蔥、姜、蒜切沫放進醬油、糖、醋調成醬汁,她擼了擼袖子,在鍋里倒入一勺大醬翻炒出濃郁的香味后,明鏡滿意的加入高湯,小心翼翼的把豆腐塊放進去炒勻,醬汁澆淋其上。

她撈了撈有些礙事的長發,放鍋下扔了幾根柴禾,火舌舔舐著木材,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魚香豆腐的香氣漸漸溢出,瀰漫在空氣中,直勾的人胃腹敲鑼打鼓的表示歡迎。

柜子里有婢女阿藍給她留的饅頭,用一隻白瓷碗盛著,明鏡摸了摸,已經涼透了,索性用筷子穿了放在火上烤。

彼時,魚香豆腐也好了,她掀開鍋蓋,熱氣撲面而來,明鏡迫不及待的拿出盤子來裝菜。

她左手拿著被烤的脆脆的饅頭,右手用筷子夾起一塊魚香豆腐,張嘴咬一口,外酥里嫩,鮮香濃郁的湯汁流入口中,爽滑鮮美、味濃香醇。

「還是王府里好啊。」明鏡幽幽的開了口,就是王府里的人不玩斗鼠牌,不像軍營里的將士業餘生活那麼豐富,自己少掙了很多錢呀,內心漸漸惆悵起來。

彎刀營內。

季也酩看著伙房送上來的吃食麵露難色,這是人吃的東西?忽然就開始懷念明鏡做的食物了。他眉頭緊蹙的夾起一塊雞肉來,一咬下去,滿口的肉腥味,又硬又柴,季也酩險些吐出去。明明是一樣的大米,為什麼做出來差距這麼大,這水煮菠菜是沒加鹽嗎?為什麼煮的這麼軟爛。

草草的撥了幾口飯,季也酩便放下了碗筷,拿起新收到的密文看了起來。

「王爺啊!你什麼時候讓那個小明鏡回來啊,這軍營里的東西我實在是吃不下了。」竹巳掀開帳簾,三步並兩步走至王爺身邊,「你再不改善改善我的伙食,我就回迎春樓了啊!這彎刀營我不想待了!」語氣滿是委屈與不滿,手裡卻悄悄塞給季也酩一張紙條。

「魚入網了」竹巳附在他耳邊低語道,似是擔心被什麼人聽到一般。

季也酩唇角勾起一抹淡笑,目光看向帳外高聲道,「痴心妄想。」

竹巳面色突然有些緊張,聲音低沉道,「京城有動作了。」

季也酩劍眉一挑,雙眸染了寒霜。

「不如我……」竹巳聲音壓的極低。

季也酩伸手打斷了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無妨,也快到入宮賞花的日子了,」他狹長的丹鳳眼閃露出寒光,轉而高聲道「這天底下可沒有容易吃的飯。」

「知道了,王爺!」竹巳佯裝怒火中燒的模樣,一把扯開帳簾,「不走就不走!」

季也酩展開了剛剛竹巳塞進來的紙條,上面只有短短几句話:昨夜有南胡細作趁亂混入營中,目前還在掌控之中,一直秘密監視。

果然如此。

季也酩嘴角噙其一抹笑,明修棧道是假,暗渡陳倉是真。南胡的右王爺應該還沒蠢到以為隨便派幾個人來刺殺自己,就真的能夠成功。何況派來的還不是南胡頂級的高手。

那幾個刺客雖然武藝不差,但是他們人數不僅不佔優勢、配合也不夠默契,明顯醉翁之意不在酒。既然明知不能刺殺自己還要來送死,那便是欲蓋彌彰,想要趁亂混入這彎刀營中。

季也酩將紙條連同那剛剛送來的密文靠近了正在燃燒的蠟燭,火舌瘋狂的舔舐著紙條,它們擁抱親吻,然後一起奮不顧身的消弭。

季也酩拔出秋星劍,雪亮的劍光逼人,每次思緒不寧時,他都會拔出這把義父送的寶劍,逼自己清醒。

不知為何,他的眼前突然浮現出那日夜裡,明鏡躲在自己身後的模樣,驚恐的像一隻手足無措的小兔子,兩隻眼睛濕漉漉的。

「梨花一枝春帶雨。」季也酩擦著劍,靜靜的呢喃著。

小說《攻略病嬌反派》 第十一章 潛魚入網 試讀結束。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