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撿漏 于飛免費閱讀

撿漏 于飛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5 02:34:19

主角是郭飛楊雪都市小說《至尊撿漏王》火爆來襲,小編奉上至尊撿漏王全文免費閱讀:當初郭飛在江湖上混跡多年,自然清楚方依然這湖裡面更深層的意思。不過,都是成年人,自然是不會把這種事情,放在明面上說。

郭飛楊雪小說簡介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是你爹嗎?」郭飛語氣之中滿是不屑。反正現在不是在澹城,郭飛自然要更加張狂一些,要不是想跟楊雪好好過日子,郭飛也不可能那麼慫。如今好不容易有機會張狂,郭飛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你,小子,在海東,還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周頤園伸手指向郭飛,此時的他,已經憤怒到極點。郭飛哈哈大笑,「上一個跟我這麼說話的人,已經半死不活了,你確定要這麼跟我說話?」

至尊撿漏王全文閱讀

而遠處的郭飛還有方依然,卻對即將到來的這一切,毫無察覺。「郭飛,你幫幫我行不行,我這次來你們這邊,就是要找一件好東西帶回去,我有用!」看著郭飛氣定神閑的模樣,方依然也只能放下自己心中的傲氣。「哦?」看著方依然開口求自己,根本不提要讓自己身份泄露出去的事情,郭飛顯然也來了興趣。「說說看,你要好東西做什麼?」郭飛直截了當的問道。方依然咬咬牙,一狠心,直接說道:「給我爺爺做壽,我爺爺最喜歡這種東西,我得想辦法討他老人家的歡心。」「這是要爭奪家產啊!」當初郭飛在江湖上混跡多年,自然清楚方依然這湖裡面更深層的意思。不過,都是成年人,自然是不會把這種事情,放在明面上說。郭飛點點頭,「幫你一次,就幫你一次,但是你爺不能著急,起碼這東西,不是好東西!」說完,郭飛直接擺擺手,「看看吧,今天要是能弄到好東西,就買,弄不到,我就給你拿一件。」反正方依然也幫過他,那些砸他鋪子的壯漢,也已經乖乖帶著錢送到了他手中。所以郭飛不介意幫方依然一次,最重要的是,郭飛不喜歡欠別人人情。聽到郭飛的話,原本泫然欲泣的方依然,頓時喜笑顏開。「好嘞,我就知道郭飛......」方依然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兩人就聽到身旁傳來另外一個聲音。「小兄弟,這是說的什麼話,怎麼叫這東西不是好東西呢?」說話的,正是周頤園。周頤園有些怒意,伸手指向桌子上那個梅瓶,厲聲喝問道:「小兄弟,我這梅瓶,可是從燕京潘家園淘來的東西,花了大價錢弄來的,你為什麼說他不是好東西?」跟在周頤園身後的馮曉天,一副看戲的表情,顯然是要看看郭飛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看到來勢洶洶的周頤園,郭飛凌然一笑。「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是你爹嗎?」郭飛語氣之中滿是不屑。反正現在不是在澹城,郭飛自然要更加張狂一些,要不是想跟楊雪好好過日子,郭飛也不可能那麼慫。如今好不容易有機會張狂,郭飛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你,小子,在海東,還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周頤園伸手指向郭飛,此時的他,已經憤怒到極點。郭飛哈哈大笑,「上一個跟我這麼說話的人,已經半死不活了,你確定要這麼跟我說話?」周圍那些人看到狂妄至極的郭飛,一個個的也是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我倒要看看,這小子一會兒怎麼死!」「周老闆在海東立足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這麼跟周老闆說話的。」「這小子,肯定得完蛋,」對於周圍那些人眼中戲謔的目光,郭飛並沒有放在心上。在場的這些人,沒有一個有本事的,畢竟,要是這些人有本事的話,應該能看出來那個梅瓶到底是什麼東西。看到郭飛如此模樣,最開心的莫過於馮曉天。「好小子,好小子,我要看看,一會兒你怎麼死?方依然,肯定不會給你撐腰的!」馮曉天心中暗暗嘀咕兩句,此時他已經想著,一會兒應該怎麼炮製郭飛。要是郭飛在方依然面前丟臉,到時候周頤園再賣給他個面子,這樣也能顯出他的本事。「周叔叔,你別生氣,這位兄弟,既然敢這麼說,那就讓他說說,這東西,怎麼不是好東西了!」郭飛眼神凌厲,看向馮曉天。馮曉天這麼說,顯然是要看著他出醜。「我是你爹嗎?我要告訴你?」郭飛仍舊還是這句話。哪怕是養氣功夫已經到極致的馮曉天,也是忍不住有些火大。「小子,不要以為你是依然姐的朋友,我就不敢對你下手!」馮曉天表情猙獰,語氣之中滿是威脅。「在場的這麼多老闆,都是想要買這個梅瓶的,你這麼一鬧,不是要攪亂周叔叔的生意嗎?」「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你不要想著走出這個大門!」馮曉天冷著一張臉,指著郭飛,怒道。郭飛擺擺手,哈哈大笑兩聲,「好啊,馮曉天是吧,我郭飛就一句話,要是我能說出點什麼東西,你是不是要叫我爹?」「還有你!」一邊說著,郭飛一邊看向周頤園,「你是不是也得叫我爹呢?」郭飛原本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尤其是在這種場合之下。本來這就是馮曉天給他設的圈套,郭飛又不是傻子,他自然能看出來。「好,要是你能說出個所以然,我叫你爹,要是你說不出來,你叫我!」馮曉天拍著胸脯說道。「那你呢?」郭飛又將目光看向周頤園。「我?」周頤園有些愕然,他是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小子,竟然敢跟他這麼說話。他心中實在也有些打顫,畢竟,他是知道這件東西的來歷的。「這小子,不會真的看出來點什麼吧?」周頤園暗暗嘀咕一句。不過,周頤園卻沒有表現出來,反而問道:「小子,你叫郭飛是吧,那你是哪兒的人呢?」周頤園要保證郭飛的來歷,這樣,他才有施展的空間。「澹城!」郭飛倒是也懶得否認,畢竟他說話的口音,就是澹城的。聽到郭飛的來歷,周頤園也是長出一口氣。「那就好!」「好,我答應你,要是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不讓你叫爹,但是你得賠我一個瓶子的錢!」周頤園並不相信,郭飛能夠看出這個瓶子的來歷。郭飛哈哈大笑兩聲,起身走到放在會議桌上的那個梅瓶之前。伸出兩根手指,郭飛直接將那個瓶蓋給挑起來。「這瓶蓋,是元青花吧?」郭飛拿著蓋子,遞到周頤園的面前。看著郭飛的動作,周頤園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是,是啊!」周頤園瞪著一雙老鼠眼睛,表情木訥的說道。「這瓶身,也是元青花吧?」郭飛又指著瓶子,隨口問道。

至尊撿漏王免費閱讀

沒等周頤園開口說話,一旁的馮曉天倒是先暴怒開口。「郭飛,你鬧夠了沒有?」說完,馮曉天就看向一旁的周頤園,「周叔叔,保安呢,把他給我趕出去!」看著郭飛一副嬉笑的模樣,馮曉天心中已經基本上沒有什麼怒意。哪怕是個普通人,也知道會這麼問。馮曉天,已經完全不把郭飛放在心上。「本來還覺得你有兩把刷子,看來,就純粹是個窮鬼!」馮曉天指著郭飛的鼻子,破口大罵。「年輕人,你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有人語氣之中滿是不屑。「哼!」有些跟周頤園關係好的,冷哼一聲,「這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小心,以後澹城都混不下去,我跟你們澹城的陳國琛關係還是挺好的!」郭飛呵呵冷笑一聲,看向馮曉天。「馮曉天,我問你,這是不是元青花,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哪來那麼多廢話!」「還有你,陳國琛?他現在好像在緬典吧?」郭飛臉上滿是戲謔的神情。聽到郭飛的話,無論是馮曉天,還是其它的那些人,一個個也都神情詫異起來。他們沒有想到,眼前看似是個小人物的郭飛,竟然一點都不怕他們。還有,剛才郭飛透露出來,陳國琛的下場,也讓他們有些驚訝。畢竟,沈如霜答應要幫郭飛隱瞞身份,所以哪怕是陳國琛的下落,沈如霜也沒有放出去。郭飛的眼神之中,好像是藏著一把鋒利的刀一般,竟然讓馮曉天感到有些心驚膽戰。「是,是元青花啊!」僅僅是郭飛一個眼神,馮曉天就已經沒有剛剛的囂張。「對,沒錯,就是這樣。」說完,郭飛輕輕一甩,原本被他兩根手指挑著的蓋子,頓時飛到那個梅瓶的口上,「刷」的一下,就滑落***。郭飛這一手絕技顯露出來,原本那些還議論紛紛的人,頓時閉上嘴巴。「你們見過,蓋子能扔進瓶子裡面的梅瓶嗎?」郭飛眼神之中滿是嘲弄的意味,看著那些已經驚訝到掉下嘴巴的人,滿是不屑。眾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紛紛將目光看向周頤園。「周老闆,你恐怕得給大家一個解釋吧?」郭飛冷然一笑,語氣淡然的問道。從郭飛開始將那個蓋子拿起來的一剎那,周頤園心中早就緊張起來。如今看著郭飛施展出這一手絕活,心中頓時絕望起來。「這馮曉天,不是在害老子嗎?」可周頤園,卻是敢怒不敢言,要是他真的承認這件事情,是他做的,那他的名聲,將會一落千丈。搞不好,以後都不會在這個行當裡面混下去。「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瓶蓋就不能落下去?我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道理!」周頤園仍舊是嘴硬著,不願意承認。郭飛雙眼之中滿是冷酷,站起身,走到那個瓶子旁邊。「如果分開看,你這個瓶子還有蓋子的話,那的確是元青花不假。」「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蓋子,還有瓶身,是不是一個時期的?」一邊說著,郭飛一邊將手伸進那個瓶子之中,將那個蓋子又掏出來。「且不論蓋子跟瓶子是不是一體,單說這個蓋子的胎釉,明顯就是青白釉,這是元朝早期的風格。」「可你們好好看看這個瓶子,又是什麼胎釉?」說著,郭飛就把自己手中的瓶蓋,扔到一旁,轉身將那個瓶子給拿起來。郭飛將瓶身翻轉,露出瓶子下面的一處胎釉,眾人定睛看過去。「這,沒什麼區別啊?不都是青白釉嗎?」說話的人,名字叫做周家豪,是距離海東市不遠的另外一個城市晏城的大頑主。不過,周家豪這人,沒有什麼本事,充其量算是一個買主。每次有什麼好東西,都不會錯過,肯定第一個衝出來,要將這東西給買下來。「要不然說你們都是廢物呢?」郭飛厲聲呵斥道,「這瓶身上面的胎釉,分明就是卵白釉!」眾人聽到郭飛的話,心中也是一驚,睜大眼睛,朝著郭飛伸手指向的那個胎釉的位置看過去。郭飛手指的那個位置,胎釉眼色,跟蓋子上面的胎釉眼色,確實有些不一樣。但是這種分別很小。「青白釉,是元朝初期用的釉料,這種料子,多用在梅瓶上,畢竟梅瓶是貴族才能用的東西。」「可是,這卵白釉卻不然,卵白釉是元末明初時候,民間用的釉料。」「這兩種東西,可謂是天差地別,怎麼到了你們嘴裡,就是一樣的東西了?」一番話說下來,眾人也是有些啞然。在座的這些人,不過都是一些暴發戶而已。他們雖然也有一個大頑主的名頭,可都是那些想要賣給他們東西的人,恭維而已。就像是現在的周頤園一般,就是想著將東西賣給他們,所以才費盡心思,讓這些人,覺得自己真的有本事。「要不然,我怎麼會說,你們是一群廢物的?」看著眾人不再說話,郭飛轉頭看向馮曉天還有周頤園兩人。「怎麼,該叫爹了吧?你們兩個,不會不認賬吧?」郭飛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冷聲質問兩人。馮曉天頓時低下腦袋,不敢看郭飛,只不過眼神卻若有若無的看向方依然。馮曉天還想著,讓方依然給他求個情。「年輕人,得饒人處且饒人的道理,你不會不明白吧?」周頤園昂著腦袋,臉色鐵青。在周頤園看來,郭飛實在有些不長眼,畢竟本來是一樁五六十萬的買賣,竟然就被郭飛這麼攪黃。無論是誰,恐怕都咽不下這口氣。「***,趕緊叫爹!」郭飛冷然一笑,淡淡的說道。「你!」周頤園伸手指向郭飛,他眼神之中的怒火,已經掩飾不住。要不是在場有這麼多他的常客,恐怕他早就跟郭飛翻臉。「還有你,馮曉天,不要裝蒜,方依然,不會幫你的!」說完,郭飛就看向方依然,這次反倒是郭飛先挽住方依然的胳膊。「對吧依然,實在不行,讓他叫一聲媽也行。」

小說推薦

以上就是給大家帶來的至尊撿漏王郭飛楊雪小說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喜歡的朋友,請推薦給您的朋友。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