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拓拔紫冥北涼全文免費閱讀

拓拔紫冥北涼全文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18 15:00:34
《神王的寵妃》小說介紹

主人公叫拓跋紫冥北涼的小說叫做《神王的寵妃》,它的作者是糯米紫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她是契妖師世家血脈之力為零的廢材!他是天冥國妖孽尊貴的王,萬眾矚目,我行我素!為救父親,她潛入他府中盜取龍蛋,卻被替他孵蛋。龍蛋孵出一個肉嘟嘟的孩子。孩子一睜眼就認娘。「娘親,你為什麼要拋棄麒兒和父王?」「紫兒,孩子都有了,你就從了本王吧。」從此父子二人強力粘上她!...

《神王的寵妃》小說試讀

一聽到她的聲音,拓跋沐和李嬤嬤立即轉過頭來,一看到姐姐,拓跋沐的身體立即放鬆,向她跑去,站在她面前,仰頭望著她。

拓跋紫蹲下去,摸了摸他的臉,問:「這些年,爹娘和姐姐對你怎樣?」

拓跋沐不假思索回答:「爹娘和姐姐都很愛沐沐。」

「那就好。」拓跋紫滿意地點了點頭,「沐沐只要知道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是爹娘的兒子,姐姐的好弟弟就夠了。別人說什麼,都無所謂,你要是因別人說了些什麼,傷心難過,或是墮落,那就是中了壞人的奸計。」

「沐沐明白。」拓跋沐點了點頭,眼裡的情緒很快釋去,想了想,猶豫開口,「可是我不想讓爹娘為難,我想證明我自己。」

拓跋紫沉默了,難得這個孩子有這個孝心,還這麼勇敢,那就讓他去歷練歷練,遇到壞人和挫折,不是還有她嗎?

這樣一想,拓跋紫便牽著拓跋沐的手走進屋內,大聲朝拓跋傲問:「那要怎樣,二叔才能讓沐沐也同我們一起回拓跋家?」

聞言,拓跋毅和蘇蝶都擔心地看向她,卻見這姐弟二人站得挺直,彷彿前方有多少困難險阻都壓不倒他們一樣。

拓跋傲也看向拓跋紫,眼神里是掩藏不住的嫌棄。

「這還不簡單,我們拓跋家不養廢物,讓水晶神石給他測測,如果能開天眼能成契妖師,我們拓跋家勉強收納他,若是不能……」拓跋瑤冷笑,意思明了,若是不能開天眼、不能成為契妖師,那便滾!

「好,我測!」拓跋沐大聲說道。

「沐沐!」拓跋毅和蘇蝶同時出聲,這孩子身上沒有拓跋家的血脈,是不可能成為契妖師的,這不明擺著是零勝算嗎?

「爹,娘,沐沐不想讓你們為難。」拓跋沐懂事說道。

「行,既然你自己說要測血脈之力,那就一起回家吧,別再浪費時間了。」拓跋瑤生怕拓跋沐反悔了一般,趕緊說道。

拓跋毅還想再說些什麼,拓跋紫上前,把手按在父親手腕上,微微用力,示意他什麼都不必擔心。

拓跋毅收到女兒的暗示,一顆心,瞬間就放了下來。儘管他知道兒子是不可能有血脈之力的,但他就是相信女兒能讓兒子順利回到拓跋家。

「大哥,既然這野……這孩子自己都說了,那就請動身回家吧。」拓跋傲擺了個請的動作,神色卻並不見有恭敬之色,有的只是高高在上。

「二叔,我看你年紀大了,似乎有點健忘,我重新給你介紹一下,我的弟弟叫拓跋沐,入了拓跋家族譜的,二叔若是還不能記得的話,可以去族譜里查查。」拓跋紫似笑非笑提醒。

拓跋傲臉色冷了冷,卻不好發作。

拓跋瑤狠瞪了拓跋紫一眼,「哼」了一聲,率先出門。

拓跋傲的表面功夫還是做得很好的,最起碼給蘇蝶母子三人的馬車很體面,給拓跋毅準備的也是一匹汗血寶馬。

只不過進了拓跋家,這匹汗血寶馬便被沒收了,不歸拓跋毅所有。

而拓跋紫等人剛下了馬車,便被請去了練武場。

拓跋瑤走在最前頭,一進練武場,便有旁支的小輩討好地上前來找她攀談。

拓跋瑤愛理不理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她今年16歲,已經是契妖師三段,眼看就要突破四段,這個年紀有這個成就已經算是天才了。

所以她有驕傲的資本!

今天的練武場人滿為患,除了拓跋家的人,居然還有許多外人。

拓跋紫瞭然暗笑,拓跋瑤為了今天測血脈之力可真是做足了準備,把外人也請來,不就是想讓他們姐弟倆當眾測血脈之力,然後血脈之力為零、天眼未開的消息傳遍京城各處,好讓三皇子也知道這個消息,嫌棄她,退她的婚么。

可惜,要讓拓跋瑤失望了。

就在這時,拓跋傲在台上宣布了。

「各位,眾所周知,我拓跋家乃契妖師家族,只有擁有血脈之力才配當拓跋家的人,現在就請拓跋沐測血脈之力,如果擁有血脈之力,自然配當我拓跋家的人,如果沒有擁有血脈之力,將從族譜中除名。」

「除名?」同在台上的拓跋毅身軀一振,「二弟,剛剛只是說不讓沐沐回拓跋家,沒有說要除名啊!」

這分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大哥,不能回拓跋家,不就是除名嗎?」拓跋傲袖子一甩,在家主的位置上坐下,正眼都沒瞧自己的大哥一眼。

拓跋毅還想為兒子爭取些什麼,就聽拓跋瑤大聲道:「爹,大姐離家那年天眼還沒開,長姐為先,不如先讓大姐測一測吧。」

拓跋紫眯了眯眼,果然,她預想的,來了!

「嗯,也好。」拓跋傲點頭。

拓跋毅氣得臉都紫了,他總算明白,今天這一局,是針對他的一雙兒女的。可是,他現在修為全廢,想保護一雙兒女,卻毫無辦法。

「大姐,請吧。」拓跋瑤笑看著拓跋紫。

「姐姐……」拓跋沐仰頭看著拓跋紫,他畢竟還小,雖然一直都表現得很淡定,但只有牽著他手的拓跋紫知道,他的手心全都是汗,如今說讓姐姐先測,他很擔心姐姐,也才知道,原來拓跋瑤真正針對的人是姐姐。

拓跋紫低頭對他笑,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把他的手拿開,走進練武場里。

練武場中間是一座測血脈之力的水晶神石,測試者只要將手放在水晶神石上,如果天眼已經開啟,眼睛便會變成金色的,如果天眼還沒開,眼睛則沒有變化。

而血脈之力,從一至七段,對應的顏色是赤、橙、黃、綠、青、藍、紫,也就是血脈之力到達哪一段,整座水晶神石便會變成相應的顏色,七段以上則是黑色的,不再有顏色變化。

拓跋紫把手放在了水晶神石上,原本熱鬧的練武場頓時變得一片安靜,全都屏住呼吸在看水晶神石的變化和拓跋紫的眼睛。

過了許久,拓跋紫的眼睛沒有任何變化。

「切,本小姐還以為你這些年有長進了,沒想到還是廢物一個!」拓跋瑤首先爆發出一聲冷笑。

她這一出聲,其他人便也開始冷嘲熱諷起來。

拓跋沐聽到周圍的人都在說他的姐姐是廢物,生氣地大聲反駁,「我姐姐才不是廢物!」

拓跋瑤冷笑,「就是廢物,都老姑娘一個了,不但天眼沒開,我看也是嫁不出去了,你說她不是廢物,是什麼?」

「喂,你們看……」拓跋瑤正奚落著,突然就聽到旁邊有人喊。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