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我的身體被穿過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身體被穿過全文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5 01:39:27
    沈蓉蓉最不像她媽媽的地方是她在感情上的遲鈍。

    所有人都看出陳迦喜歡她,只有她自己不知道, 還自以為兩人是好朋友, 兢兢業業的扮演著挂名情侶的角色。

    每次看到她這個樣子, 陳迦都不知道該慶幸她的遲鈍,還是該怨恨她的遲鈍。

    不過不管心裡如何翻江倒海, 他依舊遵守了自己對沈昀的承諾, 在自己能夠配得上s的繼承人之前,不會向沈蓉蓉透露一個字自己的心事。

    他喜歡她, 說不上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他眼裡就只能看到她一個。

    她一個動作, 一句話, 甚至一個眼神,都輕而易舉的牽動著他的心, 操縱著他的喜怒哀樂。

    整個高中時代,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悅居多還是痛苦居多。

    但是他知道, 人的一切痛苦,本質上都是對自己無能的憤怒。

    他和沈蓉蓉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這種差距在高三被拉到極致。

    陳迦只能考慮q大和b大哪個更好,沈蓉蓉卻在準備申請國外的名校。

    他不能離開這裡,他爸爸還在住院,出國留學資金也不是一筆小數目,他暫時負擔不起。

    沈蓉蓉有些失落,也有些不舍, 看著少年漸漸沉穩堅毅的面孔, 明知道他會拒絕, 還是忍不住問「錢我可以暫時借給你,陳叔叔也可以找人照顧,我一個人去國外都沒人陪。」

    陳迦看著越發明媚的少女,笑了「不用,我們還有寒暑假,而且我還可以出國交換,還可以考研,到時候再去找你。」

    他平時隨和,都聽沈蓉蓉的,但是決定了事情誰說都沒用,出乎預料的固執。

    沈蓉蓉沒有辦法,賭氣「那我也不去了。」

    「不行!」陳迦第一次沉了臉色,近乎兇狠的看著她,「你必須去!」

    她是s的繼承人,她肩負著整個公司數萬人的生計,她必須做到盡善盡美,她註定要光芒萬丈,誰都不能成為她成長路上的障礙,包括他自己。

    為此沈蓉蓉和他生了好久的氣,足足有一個月沒怎麼搭理他。

    陳迦近乎自虐一般督促著她準備出國的所有事宜。

    高考之前,沈蓉蓉終於消了氣,扯了扯他的袖子,小聲問「看在馬上就要分開的份兒上,我原諒你了。」

    兩人正式和好。

    陳迦高考考得非常好,和當初沈昀一樣,是這一屆的理科狀元。

    沈蓉蓉第一次沒有因為成績暗暗憋悶,衷心的祝賀他。

    拿到狀元會有政府的獎金,對陳迦來說,這筆錢很重要。

    「你都這麼有錢了,就不用一天一塊的還了吧?」

    她家裡已經攢了很多很多硬幣了!

    陳迦「欠債的才是大爺,我說了算。一天一塊,不能再多了。」

    「……無賴。」

    無賴就無賴,陳迦笑看著她,除非哪一天他真的放棄她了,否則這一萬塊錢,他永遠還不完。

    不知道是不是陳迦高考奪冠的喜訊刺激,突然有一天,失去意識將近十年的陳衛平突然對外界有了反應。

    之前陳衛平查的那個案子幾年前就破了,但是缺了一項證據,讓大老虎跑了。

    陳衛平一定掌握了重要的證據,才會被人殺人滅口。

    檢察院安排了人輪番守衛,就怕幕後之人狗急跳牆。

    這天陳迦和沈蓉蓉一起來看陳衛平,剛出電梯就看見一個醫生打扮的男人朝步梯口狂奔而來。

    「小迦,抓住那個人!」檢察院的同志在後面大喊。

    不等陳迦動作,沈蓉蓉手裡的包就狠狠砸了過去。

    她小時候也被姜倚瀾操練過,反應速度比一般人要快得多。

    男人被沈蓉蓉撲倒在地,下一秒,她眼前寒光一閃,一柄匕首朝她破空而來。

    緊接著,血花綻開。

    陳迦右手握住刀刃,鮮血順著他的手掌肆意橫流,滴落在她臉頰上。

    他沉著臉,甚至沒有一絲痛苦之色。

    檢察院的同志跑過來,把那人按住,沈蓉蓉冷靜的帶著陳迦去找醫生,辦手續,把他送到手術室……

    一直到手術結束,結果出來,她都出乎預料的冷靜。

    陳迦傷得並不重,只是每到晚上閉上眼,她眼前總是一片血色。

    少年沉著臉,面無表情的抓著刀刃。

    又過了幾天,陳衛平醒來,了埋藏十年的證據,抓到了最大的那隻大老虎。

    舉國震驚。

    沈蓉蓉出國的那天,她在機場等了很久,陳迦沒有去送她。

    她只收到他一條簡訊,四個字「一路順風。」

    醫院復健室內,父子兩個一起複健。

    陳衛平「真的不去送她?」

    陳迦搖頭。

    他永遠不會去送她,但是如果她回來,不管多大的風雨,他會去接她。

    「高考志願填好了嗎?」

    「嗯,我想修是雙學位,生物技術和計算機。」

    「不學法律了?我記得你小時候理想是和爸爸一樣當一名檢察官。」

    「不學了。」

    他想和她並肩而立,要麼和她齊頭並進,要麼成為她的不可或缺。

    學法幫不了他。

    陳衛平嘆了口氣,沒有再勸。

    愛情使人盲目而且瘋狂,可誰年少時沒有瘋狂過呢?

    q大開學以後,幾乎每個學生都知道這一屆的理科狀元是個機器人。

    除了吃飯睡覺,他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在實驗室,或者在某位教授身後請教觀摩。

    狀元同學能力強,人又帥,不少女生被他迷倒,去實驗室和圖書館堵人,想追求表白,可無一例外,全都鎩羽而歸。

    「陳迦真的是個機器人,完全不需要感情那種。」

    後來但凡提起陳迦,總有人吐槽這麼一句。

    陳迦大三那年,修完了雙學位,提前畢業,在sci發了好幾篇非常優秀的論文。

    沈昀是q 大畢業的,平時給母校捐了不少錢,其中一項就是資助優秀學子出國留學,所有費用。

    陳迦大三那年拿到了麻省理工的offfer。

    時隔三年,他第一次踏上這塊和沈蓉蓉相隔不遠的土地,當天夜裡,他失眠了。

    他拿著手機,看著她的發的各種動態。

    有時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狂歡,有時是在圖書館挑燈夜戰。

    她過得開心又充實,每一天都肉眼可見的在蛻變。

    她好像……還交了男朋友,是個藍眼睛的白人帥哥。

    他收到她的消息「陳迦,你到波士頓了嗎?聽說你在it對不對?和我們學校就隔了幾條街,你明天有空嗎,我們見一面?」

    麻省理工和哈弗校區離得很近,兩所學校的學生經常會互相蹭課。

    這三年兩人聯繫並不多,彷彿橫跨整個地球的距離也割斷了從小到大的親密無間。

    可是回想一下,兩人又何曾真正的親密無間過?

    陳迦有些憤恨的想,如果是以前,沈蓉蓉絕對不會問他有沒有空,她只會命令他明天騰出空來招待她。

    分寸,疏離,客套,禮貌……

    他痛恨這些。

    「我剛過來,還沒有熟悉,等過幾天再說吧。」

    然而他的態度比他痛恨的那些更甚。

    沈蓉蓉看到他的回復,抿著唇把今天抽空出去逛街買回來的一大堆新衣服扔進柜子里。

    她蒙頭倒在床上,想起三年前,她還沒有離開家的時候。

    那段時間她閉上眼就是陳迦的臉。

    她後知後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