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深幾許周勛免費閱讀

情深幾許周勛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5 01:24:28
《情深幾許》 免費試讀

001 奔喪

我匆匆從帝都趕回花臨,給母親奔喪。

飛機降落在機場,我卻沒等到家裡的車,當我獨自打車趕去殯儀館時,迎面便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子挽著我爸的胳膊,站在門口和賓客寒暄,儼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態。

這個女人,我至死都不會忘記。

她叫龔珊,是我高中時期最要好的同學。

見到我,她的手從我爸臂彎里滑落,面露尷尬。

我爸也看到了我,安撫似地拍拍她的手背,而後牽著她走過來,停在我跟前。

他淡淡道:「回來了,先去給你媽上香吧。」

龔珊則是一臉的愧疚和小心翼翼,喊我道:「念念……」

我面無表情地看她一眼,沒有理她,直接越過她往裡走。

我媽的骨灰被放在一個古樸的盒子里,小小的,很精緻。

桌子上擺滿了瓜果香錢紙,到處垂掛著輓聯的花圈。

她是跳樓自殺的,據說面目全非,所以乾脆直接火化。

我望著遺照上我媽甜美青春的笑容,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眼淚忍不住滾滾而落。

龔珊和我爸跟了過來,她蹲在我腳邊,伸出手替我揩淚,柔聲道:「別哭,不然阿姨在天堂也會不開心。」

我下意識避開她的手。

或許是這個動作刺激到我爸,他沉聲喝道:「蘇念君,你什麼時候能懂事,別盡給你媽丟臉!」

我跪在我媽的骨灰盒前,抬頭冷冷地盯著他:「你在婚姻期間,和你女兒的高中同學搞到一起,你從來不覺得丟臉,我為什麼要覺得丟臉?」

我爸臉漲得通紅,一巴掌扇過來。

他用了十足的力道,我措不及防,倒在地上,臉上火辣辣地疼。

眼看他還要伸腳踹我,龔珊連忙站起來拉住他,溫溫柔柔地勸道:「彆氣,這麼多人看著呢。你先去招待客人,讓我來勸一勸念念。」

兩人雙手交握,親昵十足。

而我媽屍骨未寒。

我爸冷哼一聲,到底沒再動手。

等他走了,龔珊重新蹲到我腳邊,壓低聲音道:「蘇念君,你肯定很恨我吧?」

我冷眼掃過她。

她淡淡地笑:「我也恨你,恨不得你去死。」

我雙手慢慢地握成拳頭。

她慢悠悠地道:「四年前我就盼著你媽死,如今她終於死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

我咬牙道:「你也不怕遭報應!」

高一那年我和她成為同桌,她是下面農村考進學校的,並沒有鄉下孩子進城的那種自卑和萎縮,反而溫柔大方,人長得漂亮,成績又好,大家都很喜歡她,我也不例外。

我和她成了好朋友,周末經常帶她回家。

她因此成了我們家的另外一個女兒,我有的東西,我媽都會給她買,不管是穿的還是吃的,就連學校的學雜費,我媽媽也給她交了,畢竟那點錢對我家來說不算什麼。

她也的確很會哄長輩開心,我媽無數次感嘆,她是貼心的小棉襖。

哪裡想到,在高三那年暑假,她會爬上我爸的床。

她貪戀我爸的錢財,偏偏被發現后,還裝得特別委屈柔弱,跪在我媽和我面前痛哭流涕地懺悔,轉頭卻向我爸告狀,讓我爸和我媽離心。

在我考去帝都大學的這四年,我媽每天以淚洗面,她和我爸卻出雙入對。

我陷入回憶里,心臟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狠狠地撓著,汩汩地流著血。

龔珊卻笑得更厲害,那笑就像是粹了毒的罌粟,張狂惡毒:「我勸你對我尊敬一點,不然你爸肯定繞不了你,他現在可疼我了,因為……」她的手放在肚皮上,貼到我耳朵邊,低低低笑,「我懷了他的寶寶。」

我驚訝地瞪大眼。

所以,我媽會跳樓,是因為知道她懷了身孕,知道再也等不回我爸嗎?

龔珊勾著嘴角,聲音里透著志在必得和不加掩飾的興奮:「我去查過了,寶寶是男孩,你爸別提多高興,說以後的家產都會給兒子繼承。」

我冷冷地瞧著她。

她輕蔑地瞅我:「可惜啊,你不看八卦緋聞,不然你早該想到有這一天。」

「幾年前,我看過一個港城富豪的真實新聞,他年老后扶持第三者上位,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給了第三者,原配的兒子只拿百分之二十,至於原配的女兒,早被他忘到九霄雲外。他說第三者最溫柔,對他最好。但你想想,他比第三者大四十歲,第三者為什麼會對他好?還不是為了錢……」

「你看,這就是男人。」

「我按照那個第三者的方法,對你爸百依百順,他果然疼我到了骨子裡。」

她笑得好不得意,那笑就像是粹了毒的罌粟,張狂惡毒。

我指尖幾乎掐進掌心裡,恨不得叫她一頭撞死在我媽的遺像前。

可我不能動手。

她足夠聰明,手段也足夠陰毒,要是鬧起來,我不一定能佔到便宜。

我垂下眼瞼,道:「今天是我媽的葬禮,我不和你計較,你也別來惹我。來日方長,咱們走著瞧。」

龔珊似笑非笑:「可惜我就是不想放過你,你說如果我假意摔一跤,對你爸說是你推的,因為你忌恨我懷了孩子,你說你爸會不會把你趕出去?」

她臉上的笑歹毒又扭曲。

我暗暗戒備。

這個女人,果然就只有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之前四年,她就是用這樣的法子,惹得我爸厭惡我媽,而她牢牢地抓住了我爸的心。

她慢慢地起身,似乎是要實施她的假摔計劃。

正在這時,有人走了過來。

龔珊看到來人,不但停了動作,連表情也立刻變了,恭恭敬敬地喊:「周先生,您來了。」

我也看過去,頭頂的男人捧著一束點綴著紅豆的滿天星花束,慢慢地走到我媽的遺像前,將花橫放在桌面上。

比起那些掛著輓聯的花圈,這束花很是特別。

但更叫我震撼的是,紅豆和滿天星,是我媽最喜歡的花。

我默默地看了男人一眼。

這個男人,我當然是認識的。

周勛,叱吒花臨商界的厲害人物。

兩年前他來到花臨,出手就收購幾個上市公司,整個花臨商圈都為之震驚,我爸也因此忌憚不已。

那時候我剛好考上帝都大學,我爸便借著擺酒的機會,和周勛搭上了關係。

此刻的周勛,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

但即便他滿臉肅容,也依舊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他身材高大挺拔,眉眼清俊正氣,才二十八歲的年紀,卻已經坐擁一切。

據說他是帝都周家的小兒子,來花臨不知是有別的目的,還是純粹來賺錢。

龔珊站在旁邊,望著他,不知想到了什麼,滿臉通紅。

我忍不住冷笑。

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這個女人,從來就沒有知足過。

就是不知道周勛會不會受她gouyin。

龔珊可是難得一見的大美女……

我正想著,周勛突然回頭,我臉上的譏諷來不及收斂,被他一眼看到。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