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念念長安小說免費閱讀

念念長安小說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18 16:41:26

不能。被迫清楚的感受著男人的蹂躪和羞辱,體會著生不如死的絕望。眼淚早就流幹了,她的眼神變得空洞。

像破碎的娃娃般,任由賀時琛粗暴的翻過身。

她忍受著腹部一陣強烈過一陣的墜痛,模糊視線中,賀時琛滿目厭惡和冷酷化為內心深處最可怕的夢魘。

每每午夜夢回,驚得她遍體生寒。

恍惚間,許寧歆覺得自己好像笑了。

她看到賀時琛驟然緊縮的瞳孔、僵硬的身軀,呵,原來這個冷酷的男人也會在意自己的反應嗎?

「呵……」

「不準笑!」

賀時琛表情猙獰,大手毫不客氣的遮蓋住許寧歆的臉,像是害怕看到她的表情。

明明這個女人只是工具而已,他的心卻因為她麻木的表情而痛,甚至慌亂。內心深處那股恐慌和不安讓他不敢再看她的臉,最終草草結束這一場性事。

匆匆整理好衣服,賀時琛落荒而逃。

空蕩的客廳只剩下彷彿被抽走靈魂的許寧歆。

溫熱的液體沿著大腿下落,空氣中瀰漫著麝香以及淡淡的血腥味兒。

「唔……」

肚子,好疼。

許寧歆一手覆蓋著平坦的小腹,一手死死的捂著嘴巴。本來乾澀的眼眶忽然濕潤起來,大顆的淚珠滾落。

「寶寶,拜託你,堅強點!」

驚恐又慌亂的自語著,死寂的客廳漸漸響起壓抑的啜泣。

儘管肚子疼的厲害,許寧歆也不敢讓任何人知道。她要守住懷孕的秘密,孩子是她的,絕對不會允許賀時琛跟那個女人搶走。

這夜,怎麼會如此漫長。

許寧歆不知道自己疼暈過去幾次,最深切的印象是在黑夜中惶惶不安的驚恐和絕望。當疼痛終於過去,她又忍著疲憊把血跡擦乾淨。

艱難又小心的支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回到卧室,許寧歆站在淋浴頭下,麻木又機械的搓洗著身上被賀時琛留下的青紫痕迹。

之後的幾天許寧歆一直小心翼翼的卧床休息,身體才算恢復。

這段時間賀時琛一直沒有回來過,又不是排卵期,他那麼厭惡自己又怎麼可能犧牲跟那個女人的甜蜜時間。

對他,許寧歆已經不再奢望了。

再深的感情也經不起消耗,她不要再做撲火的飛蛾,太痛苦了。

……

「時琛,你怎麼了?」

徐彤皺眉,擔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