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快樂星球第四部劇情介紹

快樂星球第四部劇情介紹

互聯網 2021-12-06 01:49:47

文|劉南豆

編輯|李鳳桃

「什麼是快樂星球?如果你想知道什麼是快樂星球的話,我現在就帶你研究!」

這已不僅僅是一句少兒歌曲,而是流行於整個網路的短視頻爆梗IP。過去兩周,看過這個IP短視頻的人,似乎已被魔性節奏洗腦,明星、素人間互相傳唱並製作上傳短視頻。全網回歸童真,掀起一股快樂星球風。

數據顯示,截至目前,#什麼是快樂星球#微博話題獲得了1.5億閱讀,抖音話題收穫了17.1億次播放。諸如陳赫、吳昕、張彬彬等明星也紛紛使用相關BGM(背景音樂)進行再創作,連韓國藝人金鐘仁,也在直播的時候被網友現場教學演唱;央視也據此改編了一首《什麼是中國高速》,在抖音收穫了80.3萬的點贊,其出圈程度可見一斑。

這首歌最早來自《快樂星球5》第五集中的一首插曲,演唱者為主演馬嘉祺,如今也是時代少年團的隊長。這首歌的原版名叫《不解之謎》,后改名為《什麼是快樂星球》,如今網上流行的是它副歌的片段,節奏性較強的beat配合上主演馬嘉祺稚嫩的說唱和自信的手勢,童趣十足。

在短視頻平台上,這首歌最早在3月23日由抖音達人「哦吼小閃電」發布,她通過與朋友一唱一和的方式來演唱這段歌詞,並開始了無限循環。由於其可複製性較強、記憶點明確,旋即在短視頻平台引發了再創作熱潮。

哦吼小閃電視頻截圖

之後明星們開始跟隨,最近熱衷分享美食短視頻的陳赫將榴槤當作他的快樂星球,其他明星更是花樣百出。

作為中國首部兒童科幻劇,《快樂星球》系列從2004年第一部播出開始,就接連創下了央視各類收視記錄,第一部更是獲得了豆瓣8.5分的高分,之後《快樂星球》因為被迫更換演員和劇情熱度不斷下降,2015年《快樂星球》第五部遇到資金困難並推遲上線,導演張惠民決定在第五部終結全劇。但是,沒想到在抖音意外出圈。

與抖音眾多神曲一樣,快樂星球IP的爆火只是一個意外,它能拯救一個即將終結的兒童科幻IP么?

魔性出圈

快樂星球IP的洗腦歌的發端者是抖音達人「哦吼小閃電」,她第一個將這首歌改編成短視頻發布在抖音平台。

「哦吼小閃電」告訴毒眸(ID:DomoreDumou),其實她本人也是《快樂星球》的忠實觀眾。「小時候就特別喜歡看,去年也看了《快樂星球5》,因為身邊有同學是《快樂星球》劇組成員,所以關注得更多一點。」

《快樂星球5》

她回憶,第一遍看《快樂星球5》時沒有那麼認真,但是上個月重新翻看之後,發現馬嘉祺演唱的這一段非常「上頭」,僅僅過了一遍,一整天腦海里都是單曲循環。「我平時創作短視頻的話,就是把日常生活中覺得有意思的東西記到備忘錄里,然後用一些誇張的方式呈現出來,所以能發掘到這個梗還是蠻偶然的。」

在她的理解中,這段歌詞的優勢不僅僅在於朗朗上口、容易模仿,還在於它提出了一個問題,但沒有給出解答,以至於每個人都可以給出一個自己的答案。「比如說我今天在馬路上撿到了一塊錢,那我就可以拍一個視頻,說這就是我的快樂星球。」

這與《快樂星球5》總監製廉潔的想法如出一轍。

「洗腦的節奏+開放的創作空間」,讓這首歌非常適合於短視頻。在抖音平台,諸如「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左手跟我一起畫個龍」、「我們一起學貓叫」等短視頻熱門歌曲,也是由一句朗朗上口的歌詞為核,不斷重複、循環,並且讓參與者能夠用非常低門檻的方式參與進來。

「小朋友你是否有許多問號」話題

而對於製作方來說,在製作之初就已經一定程度地預見到未來這一情景。

據廉潔介紹,快樂星球系列總導演張惠民在《快樂星球5》拍攝時,發現主演馬嘉祺很有唱歌天賦,於是專門為他量身定製了50首原創歌曲,每一集都有一首。張惠民根據當時攝製組人員對歌曲的反應判斷,這裡面有幾首歌可能以後會火。於是又專門抽調人員拍攝了MV,預備在電視劇播出時用以宣傳推廣。

只是不曾想,2015年殺青的劇集,直到2020年才終於得以播出。

5年的時間,短視頻從無到有,如今已經成為互聯網最常用的內容形式。許多早期具有爆火潛質的音樂和IP,也在短視頻平台上重新流行。比如,同為快樂星球系列的《月亮船》中歌句「再見了媽媽今晚我就要遠航」,《豬豬俠》里的歌句「聰明勇敢有力氣」、《黑貓警長》中的歌句「眼睛瞪得像銅鈴」等等,都是「童年回憶」系列。這些歌曲常被用作短視頻BGM,也都頗具洗腦屬性。

以《月亮船》為BGM的搞笑視頻

專做抖音流行「神曲」的音樂團隊成員兔子(化名)告訴毒眸,「像快樂星球這種偏』沙雕』風格的歌曲重新流行,基本上都是靠自流量意外起來的,如果是靠團隊推廣出來的歌,一般是正兒八經風格的。據我所知,一些音樂平台有的時候會去短視頻平台上推廣一些耳熟能詳並有獨家版權的老歌。」

關於抖音「神曲」的製作產業,毒眸在此前的文章中就曾分析過,相較於從前,如今的抖音「神曲」流量越來越分散,頭部作品減少,爆紅的持續時間更加短暫。據兔子介紹,做一首「神曲」,快的話一個月,慢的話做兩年的也有,而如果真的成為了爆款,存活時間大概也就一到兩個月,就會被新的爆款替代。

至於爆款所帶來的收益,除了歌曲本身的版權收益之外,更多的是一些間接收益。她說,「比如一首歌火了之後,可能會有人找詞曲作者去講課,然後就會吸引到更多想和你合作的人找上門來。至於視頻創作者,更多還是漲粉的作用,把粉絲漲起來之後再通過直播或者廣告等其他方式變現。」

對於意外爆火的快樂星球IP而言,實際上給核心創作者帶來的收益與它的熱度並不相匹配。「哦吼小閃電」表示,「除了那個視頻單條播放量很高之外,其實並沒有對我賬號漲粉帶來多大的幫助,可能也和我後續沒有繼續利用它有關,因為它和我平時其他視頻風格有點差異。」

對於快樂星球出品方而言同樣如此,《快樂星球5》的另一名總監製傅正告訴毒眸,「很多朋友打電話來問我,說最近這個梗這麼火你們是不是已經賺瘋了,但實際上完全沒有。最多就是給我們劇集重新帶來了一些播放量,然後也讓我們團隊考慮未來也會推出一些新的作品來回應大家的喜愛。」

《快樂星球5》騰訊視頻播放量292.5萬

截至目前,他們開設了一周左右的快樂星球抖音官方賬號,僅有6.3萬粉絲。狂歡還在蔓延,主角及時跟上了節奏。

快樂星球不快樂

那些十年前沒有嗑過《快樂星球》的成年人或許很難理解,這個奇裝異服、特效粗糙的真人劇集對少年兒童的吸引力究竟在何處。但對於有過《快樂星球》陪伴的95后、00後來說,快樂星球的吸引力是威力十足的。

2004年,《快樂星球》第一部在央視八套下午時段播出,結果收視率卻超越了晚間黃金檔的最高收視記錄,迅速形成全國幾十家電視台搶播之勢。到了2010年第四部播出時,儘管移到了上午時段,但也創下了央視八套同時段收視新高,平均收視率超出這一時段原收視率的兩倍以上。

《快樂星球1》主角丁凱樂

《快樂星球》劇集衍生品也相當火熱。2004年,《快樂星球》同名系列小說和漫畫銷售量一度超過《哈利·波特》,位居全國5萬多個少兒圖書品種銷量第二名。2005年,《快樂星球》第一部劇照版圖書上市,至第二年年底,該書發行近200萬冊。

但這部劇集受歡迎的背後,製作團隊的故事卻是一波三折。

在《快樂星球》誕生之前,陪伴中國兒童成長的是「米老鼠」、「奧特曼」這樣的國外卡通形象,中國本土的兒童劇毫無聲量。彼時的中國文聯副主席仲呈祥先生髮出了「三億兒童,嗷嗷待哺」的呼喚。

兒童劇之所以沒有人願意投資,是因為投資回報率實在不盡如人意。張惠民導演曾在採訪中透露,國外的兒童影視作品收入75%來自相關衍生品的開發,只有25%來自播出本身,而且國內沒有成熟的產業鏈。因此,兒童劇的市場空間遠比做其他類型的劇要小。

但即使在這樣的市場背景下,彼時已經通過幾部主流電視劇作品躋身一線導演行列的張惠民,毅然接下了這個「吃力不討好」的項目。他跑到央視去洽談合作,組織了三十多位編劇從零開始創作劇本,從河南的各個小學中海選小演員,最終耗時三年推出了《快樂星球》第一部。

第一部劇集播出后,《快樂星球》大獲成功,但之後幾部的IP影響力逐漸減弱。從口碑上看,豆瓣評分顯示,快樂星球每一部的評分比起前作均有下滑。談及《快樂星球》,大部分觀眾的第一印象也是第一部中丁凱樂小朋友的故事。

外部環境變化也帶來了劇組的資金壓力。2004年到2010年6年時間,《快樂星球》的四部作品都是由央視參與投資並進行回購的,對於劇組而言沒有後顧之憂。但在後續拍攝的《快樂星球》第五部,央視不再參與投資和回購,只能由張惠民自己找資本注資,播出平台也遲遲難以落實。這也導致第五部在2015年完成拍攝,但到2020年才得以播出。

據總監製廉潔向毒眸獨家透露,在張惠民導演原本的構想中,快樂星球如果拍續集,應該一直延續第一部的主演,分別講述主角們從小學一直升到大學,最終成人的故事。但第二部開拍之前,隨著第一部播出而爆火的個別小演員的家長,開始向劇組要求更高的片酬,達到了一個劇組無法承受的價位。

於是,整個快樂星球系列的規劃被完全打亂,劇組只能重新尋找演員,並且將故事的主人公更換。

失去了故事的連續性,後續作品不能延續前作口碑和熱度,IP影響力逐漸降低。從此以後,每一部《快樂星球》都會有一波全新主演出現,儘管背景設定一致,但全新的人物形象要在前作的基礎上有所突破難度頗高,這也成為了《快樂星球》系列難回巔峰的重要原因。

《快樂星球3》主角

和《快樂星球》當前的窘境一致,《快樂星球》大電影在市場中反應也比較冷淡。這一部投資了3000萬的電影,最終只收穫了68萬元的票房。但儘管如此,這部電影仍然是中國內地同類題材電影中票房最高的一部。

張惠民導演在自己的微博中寫道:「這是承載我心血最多,也是我挨罵最多,也是我看透了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的一部劇。

市場是殘酷的,在失去了央視托底之後,國內兒童科幻題材影視劇實際從未真正打開市場。《快樂星球》製作團隊原先希望藉助IP嘗試更多商業開發,也均以失敗告終。比如,曾希望被打造成中國兒童第一門戶網站的快樂星球官網,如今已無法打開;曾接待全國十萬名少年兒童參觀的《快樂星球》拍攝基地,現在也已經拆遷殆盡。

難以拯救的星球

「什麼是快樂星球?」抖音上,明星和素人都在傳唱,隨之而來的是,《快樂星球》已經成為了一個突破兒童圈層的大眾IP。

圍繞該音樂的二創還在繼續

在IP破圈的帶動下,《快樂星球5》從兒童圈層破圈,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原劇組也開始在抖音號發布短視頻,廉潔在短視頻中表示,「只要大家開心快樂每一天,那麼我們生活的地方就是快樂星球。」

「如果你研究出了什麼是快樂星球,我就給你發個大紅包。」原本已經在微博上表示「翻篇」的張惠民導演,如今在快樂星球官方賬號中再度出鏡。

《快樂星球》兒童劇本已決定劇終,但此時劇組重燃希望,開始構思下一步開發這個IP的可能性。據廉潔透露,快樂星球系列事實上已經完結,推出第六部不太可能,團隊更傾向基於「什麼是快樂星球」這一問題,開發全新的微短劇項目。

「體量大概是12集到20集,總時長不低於60分鐘。目前初步的構想是,整個劇就以尋找什麼是快樂星球為主線,每一集找不同的主演去闡釋他心目中的快樂星球,從中體現人一生經歷的不同階段,貫徹』萬物皆可快樂星球』這樣一種核心精神。」廉潔告訴毒眸。

作為影視行業的下一個潛力風口,微短劇在形式上更加符合短視頻受眾的觀看習慣,投資成本也更可控。目前雖然微短劇市場中的頭部作品數量有限,但眾多影視公司已經開始搶佔先機。

微短劇《做夢吧晶晶》

從《快樂星球》第一部上映到第五部終結,主演馬嘉祺已經從一名12歲的小演員成長為18歲偶像團體成員,而第一批快樂星球的小粉絲們已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

對於國內新一代少年兒童來說,網路新時代為他們提供了太多內容選擇,《快樂星球》已成過去;而對於原《快樂星球》製作團隊來說,從兒童科幻轉向經營成人粉絲的集體回憶,或許是快樂星球IP更可行的未來路徑。

然而,十多年後,長大成人的丁凱樂已邁入了婚姻殿堂,而當年痴迷《快樂星球》的成人們,如今還想被《快樂星球》帶著研究嗎?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