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心理學與生活的關係劇情介紹

心理學與生活的關係劇情介紹

互聯網 2021-11-29 20:15:54

Hello~喵子們好~這裡是C~!

好久沒有在專欄里和大家見面啦~~~

    本期專欄,是系列視頻【光影心理學】的第一篇——得失效應 的配套專欄。

    【光影心理學】系列視頻,是通過心理學的視角解說影視作品的解說視頻,這個系列並不會向大多數的影視解說類視頻一樣,為大家介紹劇情,而是將其中涵蓋的典型的心理學理論和心理學現象提取出來,結合情節、人物設定和相關的心理學理論,對生活中常見又容易忽視的心理現象進行闡述。目的是通過電影獨特的對現實的表現手法,突顯人們微妙的、不易察覺的心理的表現方式,輔助我們更好地理解我們自身和他人的想法做法,從而同時拓寬我們的視角,加深對人性、對世界的理解。

    作為配套專欄,將補充無法在視頻中大段詳述的概念、實驗和實際生活應用。C會把實際應用放在最前端,把理論和實驗部分放在文章的尾端。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有選擇地進行閱讀。

【應用篇】

    視頻中提到的得失效應,在生活中無處不見,通常發生在較為親密的關係中,比如親子關係、夫妻關係、戀人關係、密友關係等。

   採用得失效應的視角,我們可以嘗試理解以下場景:

1、戀人總說我變了,可我自己沒感覺到啊?

戀人是一種長期共有親密關係,兩人之間最初相處時的相互付出的水平,會給對方心裡埋下一條基準線,比這條線付出的更多,對方才能體會到獲得,從而喜歡+N,付出更少,則討厭+N,而一直不變的付出,會由於時間線的攪和,被人理解為「長期沒有獲得感」,約等於「失去感」,或「不值得被繼續付出」。

因此戀人表達的「你變了」,其實是由於得失效應所產生的一種判斷錯覺,聽者沒必要把這句話當作惡意,但這句話在一定程度上表達了想要更加親密的關係的願望,雙方都比最初付出更多的願望。

戀人相處,彼此的付出總量是不斷增加的,但人的社會判斷,卻是按照時間段去結算的,如果為此吵架,又想安撫戀人,可以試著提示戀人愛的總量在慢慢增加,只是速度暫時減緩了而已。這樣的解釋在實質上基本等同於「談戀愛不就是這樣么」,但聽著比後者會更順耳,也更客觀。

2、父母自己勸不動我,找別人家的父母來勸我,另我很反感。

親子關係的緊張,幾乎存在於每一段關係中,不用擔心好像只有自己與父母相處不良,只是中國人講究「家醜不可外揚」,而我們又很少會在每次與父母發生摩擦的時候都向別人傾吐,所以在頻率上總感覺別人家「破事兒」比自己家的少。

其實都不少。

包括不同家庭的父母之間,他們也很少能聽到真實的別人家的「破事兒」,能聽到的都是被「加工」過的版本而已,因此父母也會羨慕別人家的親子關係。

這和得失效應又有什麼關聯呢?

關聯就在於,當父母想利用別人的父母勸說我們的時候,他們在無意間使用了得失效應。

同樣的話,從自家父母口中說的效果沒有外人說的效果好,古話說「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就是這個意思。

自家父母經常說,再說也還是那些內容,前後幾乎沒有變化,就不新奇;而外人來說,即使是同樣的內容,但也是從「沒聽過」到「聽到了」,是一種正性的變化,對應了得失效應中「得」的過程,是一種新奇的體驗,因此更能引起聽者的注意。

究其本質來講,我們並不是沒聽過某個道理,只是我們沒聽過這個人講這個道理。

此時如果你覺得「學到了」什麼,其實也有可能你本身就知道這些,只是沒聽我這個「陌生人」的版本。

在得失效應中,「陌生人版本」代表著獲得新鮮的東西,比重複老過程更能引起別人的注意,因此顯得效果更明顯,畢竟注意,是接受信息的第一步。

外人誇一句,比家人誇十句管用,也是同樣的原理,而且外人的誇獎,同時還代表了多了一個人認可自己,而家人已經誇過了,再誇多100句也只能算一個「名額」,因此分量沒有外人的誇獎重。

3、當初我倆一見如故,現在確漸行漸遠,桑心。

在得失效應的視角中,一見如故的後文就相當於「走下坡路」。正是由於前期的相識太美好,後期想要超過這個基準線,提供更好的相處體驗變得難上加難,反而變的沒有當初那麼親近,倒是很容易的事。

就這樣,當「失」比「得」更容易發生的時候,結果就基本可以預見了。

至於這樣令人黯然神傷的事情,怎麼破?

沒個破,唯有真誠交往,不逮到機會過分傾吐,相互尊重,相互關心。

無論是一見如故,還是如水之交,唯有真誠能保住友誼之藤長青。

4、打個巴掌給個甜棗真的有用么?

有用,但要有前提的用,掌握好度的用。

舉個栗子!

想追求一個女孩,又感覺她注意不到我,想到了得失效應,就想給她先營造一個壞印象,然後慢慢變好。

首先這個想法是很危險的,因為我們並不了解這個女孩的特點,她能接收什麼程度的「巴掌」,萬一這前期的「巴掌」打的太重,那後期給十畝棗樹都甜不回來了。

另外,姑娘要忍下這一巴掌,其實是有前提的,就是她本身對你有好感,在乎你對她的看法,或單純關注你的近況,不然你怎樣評價她,只要不影響她在圈子裡的形象,其他都沒什麼可關注的;但如果你前期這一巴掌給的重了,影響了她在共同圈子中的形象,那結果更可能是連朋友的沒得做。

可姑娘對你的這些小心思,你如何才能知曉呢?

如果你第一個想到的是去問閨蜜,勸你還是直接追閨蜜吧,要問就問本人,不是直愣愣地去問「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這樣問得到的回應有可能是「你是不是傻」

破解之法還是以真心換真心,直接簡單正面地表達自己的愛慕之心,真誠的誇獎,而不是秀辭彙量地浮誇狂贊,如果羞澀就表現出來,讓追求者感到緊張語塞,也可能會被認為是對姑娘自身魅力的認可,相反,由於羞澀就狂裝大的行為,很可能就要吃虧。

總的來講,用得失效應來追求戀情,並不是很實用,真的要使用的話,只能祝你好運了~

5、當我感到身心疲憊,應該怎樣回應他人想要更多的期待?

人人都體驗過疲憊的感覺,正面積極地去表達自己的疲憊,和想要放緩節奏,想要休息的願望,是最直接的方式。

當得失效應發揮作用,親密關係的雙方暫時難以突破關係瓶頸的時候,兩個人都會感到不適,甚至傷懷。這個時候人們經常會質疑彼此的態度,如果這種質疑出現,那麼了解過得失效應的你,就可以擔起撥亂反正的責任,及時把情緒安撫下來。

用理性控制感性,先不要讓自己去回應那些質疑,因為你知道,那些質疑其實並不是針對你,而是對方也不知道這時候的失落感從哪兒來,而你是TA眼前唯一的一個目標。

人總在歸因,無法為眼前的情緒和結果找到原因,就會渾身難受,這時候誰離TA最近誰就是「原因」。

所以在所有親密關係中,練習——不把矛頭指向別人,也不指向自己,先冷靜下來,再分析問題的能力,是人人都需要的。

有時在大家被得失效應影響,彼此都感受到了大量的失去感的時候,最先理性下來的人可能還會被依然不理性的對方所牽制,被對方越來越爆發的情緒所感染,還可能反過來怪對方不能向自己一樣控制住情緒。

即使知道這樣的相互責怪沒有意義,但這樣的情況怎麼破?

沒個破。

唯有本著一顆「路還長,咱倆繼續努力磨合」的心,慢慢彼此熟悉,並且不去期望有一天兩個人能完全理解對方。

因為這個世界上不存在能夠完全理解對方的兩個人。你當然可以不信邪地窮盡一生去尋找這樣的人,其結果更有可能就是窮盡一生。

人與人的差異需要的更多是尊重,而不是一味地趨同。

應用部分就先說到這裡,更多相關的生活案例,等待評論區的你來拓展~

【定義篇】

阿倫森本人對得失效應的定義:

根據得失理論,與來自另一個人的固定不變的正性獎賞行為相比,來自這個人的正性獎賞行為的增加,會對一個人產生更大的影響。

因此,假如我們將被人喜歡視為一種獎賞,那麼我們更喜歡的是那個在一段時期內對我們的喜歡逐漸增加的人,而不是那個一直喜歡我們的人。即使後者獎賞次數超過前者,這一點也是成立的。

同樣,正性行為的喪失,也會比來自另一個人一貫的負性行為,具有更大的影響。因此,與某個一向不喜歡我們的人相比,我們會更不喜歡一個對我們的尊重逐漸減少的人。

得失效應發揮作用的條件:

首先,構成獲得與喪失的,不僅僅是一系列正性或負性的陳述,還必須有體現情感變化的整合性連續體。

換句話說,假如你一度認為我愚蠢而且不誠實,但後來卻又認為我很大氣而且有魄力,這並不構成我所界定的「獲得」。另一方面看,假如你曾經認為我愚蠢而且不誠實,但後來你改變了自己的看法,現在你認為我是一個聰明而有誠實的人,這就是「獲得」。因為其中體現了某種遞變——一種肯定態度對否定態度的替代。戴維·梅迪和他的同時們所做的一項實驗,證實了這種區別,他們的實驗表明,「獲得」效應只有在情感出現明顯變化時才會起作用。

其次,態度的改變必須是逐漸的。

原因是顯而易見的:突然出現的態度得到巨大轉變(尤其是當這種轉變所一句的證據不充分時),會另背時感到迷惑不解,併產生懷疑。

假如瑪麗在見過薩姆三次后都認為他很愚蠢,卻在第四次邂逅之後認為他才華橫溢,這種戲劇性的變化一定會引起薩姆的懷疑。相反,態度的逐漸變化則順理成章,它不會引起懷疑,由此會增強人們對評價者的喜歡。

【實驗篇】

    阿倫森在《社會性動物中》對得失效應的實驗做了詳盡的描述:

當被試(一位女大學生)到來的時候,實驗者對她表示歡迎,並帶她走進意見觀察室,觀察室通過單向玻璃窗和一套擴音設備與主實驗室相連。實驗者告訴被試這一時間段安排了兩位女同學:其中一位是被試,另一位做實驗助手。由於他先到達,因此她可以充當助手。實驗者讓她稍候,便離開房間去看另一位女同學是否到來。幾分鐘后,這位被試透過蛋面鏡子看到,實驗者與另一位女同學(實驗者花錢雇傭的幫手)走進了實驗室。實驗者讓幫手稍作片刻,並告訴她自己很快就會回來向她說明實驗的做法。隨後,他重新回到觀察室,開始指導真正的被試(她認為自己是實驗者的幫手)。實驗者告訴她,她所要做的是幫助自己對另一位學生進行一項言語條件反射實驗;也就是說,假如那個學生在談話中使用了某些詞語,他就會對她進行獎賞。他告訴被試這些獎賞會增加那位女生使用這些詞語的頻率。他繼續說明,他的主要興趣「並不是僅僅為了增加我所獎賞過的那些詞語出現的頻率,這方面的研究已經做過了。在這項實驗中,我們希望搞清楚被試在沒有得到獎賞的新情境中(在這種情境中,她與另外一個人談話,這個不會因為她說出這些詞語而給予她獎賞)是否仍然會使用這些詞語。」

具體而言,實驗者向她解釋,他會儘力促使另一位女生增加複數名詞的使用次數,只要這位女士講出複數名詞,就用「呣……呣……嗯!」給她以獎賞。「最為關鍵的問題是:即使你不對她進行獎賞,她是否仍然會說出大量的複數名詞?」隨後,實驗者告訴真正的被試,她的任務是(1)在另一位女生與實驗者進行交談時,收聽並記錄她使用複數名詞的次數;(2)與她進行一系列對話(在談話中,她使用複數名詞將不會得到獎賞),以便實驗者可以聽到並確定是否會出現泛化。實驗者告訴真正的被試,他們將輪番同那位女生交談(先是真正的被試,然後是實驗者,接下來又是真正的被試)直到他們每人同那位女生交談七次為止。

實驗者使被試清楚,一定不能讓另一位女生知道實驗目的,以免結果無效。他解釋說,為了做到這一點,必須採取隱瞞手段。實驗者表述,儘管自己對採用隱瞞手段感到非常遺憾,但他仍然不得不告訴「被試」這是一向有關人際吸引的實驗。實驗者說,他將告訴那位女生要同被試進行七次短暫的談話,在每次談話之間,她和被試都會接受放他們——那位女生會接受實驗者本人的訪談,而被試會接受在另一個房間里的那位助手的訪談,從訪談中發現她們各自形成了何種印象。實驗者告訴被試,這種掩飾性情節會保證他們完成這項語言行為實驗,因為已經向那位女生進行了有關他們所採取程序的剋星的解釋。

在實驗者與幫手的七次談話期間,主要變數被引入其中。在他們進行談話是,被試呆在觀察室里,收聽他們的談話,並負責統計那位幫手使用複數名詞的次數。由於她已經相信幫手認為實驗是有關對人印象的,因此實驗者向幫手詢問她對自己(被試)的感受是件相當自然的事情。這樣,被試便會在接連進行的七次談話中,聽到另一位女生對自己的評價。

 

好啦~本期專欄的全部內容就是這些啦~~

說是圖文版,其實並沒有圖(捂臉)

對於得失效應,你還有什麼樣的疑問或聯想呢?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留下自己的爪印~~

我們下期專欄再見啦~!

【伴讀喵·光影心理學】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