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心底未亡人免費閱讀

心底未亡人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8 18:49:32

翟曜天什麼都好,唯一的缺點是不喜歡簡珈。

相識六年,結婚三年,從未變過。

秋深天寒,霜降夜長。

時針指向晚上11點59分,翟曜天準時回了家。

他穿著一身黑紅交錯的賽車服,身姿挺拔,張揚帥氣。

「曜天,你怎麼穿著賽車服就回來了?這麼晚還在練車?」

簡珈放下手中剛煲好的龍骨湯,連忙走到門口給他拿拖鞋。

「我的事,你管得著嗎?」翟曜天冷冷看著她卑微彎腰的姿勢,嗓音薄涼。

猝不及防的話,讓臉上還掛著賢妻之笑的簡珈心如刀絞。

三年了,他還是一如既往地厭惡自己……

簡珈直起身子,雙手無措地捏住衣角:「……我給你煲了湯,我去給你盛……」

說完,她便要轉身要廚房走去,但被翟曜天扯住了手腕。

「聽說你不僅跟你暴發戶老爸告狀,還找我媽說我結婚三年來碰你的次數,寥寥可數?」翟曜天無視簡珈眼中的酸楚,嗓音寒涼刺骨。

「我……」簡珈剛要開口,翟曜天已經將她逼至牆邊,抬手掐著她的下巴。

「翟太太,簡珈小姐?你為什麼就這麼喜歡我?喜歡到要在蘭怡的賽車上動手腳?」他臉色陰沉,一雙漆黑的眸子像是淬了毒。

簡珈下巴生疼,酸澀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卻不敢反抗。

「我沒有……」

翟曜天冷哼一聲,毫不留情地鬆開手,神情滿是憎惡。

「堂堂雷霆汽車俱樂部未來掌舵人敢做不敢認,真令人噁心!」

他冷聲譏諷著,直接進了側卧,隨後將房門重重一關。

「嘭」的關門聲,像匕首般扎進了簡珈的心臟。

渾身上下,頓時傳來了鑽心刺骨的痛感。

三年了,每天回家,他留給自己的,永遠都是這樣一個決絕的背影……

一夜無眠。

第二天,簡珈早早起了床,想給翟曜天做一頓豐盛的早餐。

可下樓一看,翟曜天的拖鞋已經擺在了鞋架上,人卻不見蹤影。

保姆張嬸在屋外打掃著衛生,見簡珈起來了,連忙進來打招呼。

「太太,早飯我已經做好了,在鍋里溫著呢。」張嬸客客氣氣說完,不敢抬頭去看簡珈。

據說,這別墅的男主人翟曜天曾有個情投意合的賽車手女友,但簡珈為了嫁給翟曜天,暗中命人在賽車上做了手腳,導致她的情敵車毀人亡。

所以這三年來,翟曜天和簡珈的感情一直都是相敬如『冰』。

張嬸兢兢業業給他們做了幾年保姆,工作得如履薄冰。

她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得罪了簡珈,以後的日子更難熬。

「他幾點出去的?」簡珈洗漱完,一邊吃飯一邊問道。

「天剛亮便走了……」張嬸欲言又止。

簡珈握著筷子的手一頓,輕聲問道:「他……又去了陵園?」

天剛亮便出門,也只有那個地方能讓翟曜天如此迫不及待了。

張嬸點了點頭,大氣不敢出。

「知道了,張嬸你去忙吧。」簡珈輕嘆一聲,對著張嬸說道。

放下碗筷,她再無一絲食慾。

陵園墓地,葬著許蘭怡——

一個如同魚刺般,卡在簡珈心中整整三年,無法剔除的名字。

那個女人,是翟曜天心中的硃砂痣,白月光。

——亦是他心底的未亡人。

小說《賽車手車神》 第1章 心底未亡人 試讀結束。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