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御天武帝全文閱讀免費閱讀全文

御天武帝全文閱讀免費閱讀全文

互聯網 2021-09-27 19:07:17

不知不覺,兩個人已經來到一家酒樓。

「算了,傾城,我也知道,婚約這種事情你改變不了,不過你我相識多年,現在你馬上就要成婚,最後我請你吃一頓飯,咱們小飲一杯,你總不會拒絕吧?」

柳傾城是很想拒絕的,可是她心情確實不好,所以猶豫再三后還是輕點下螓首。

當看見柳傾城點頭一刻,秦瘋立即興奮起來,一想到馬上就能得到柳傾城,他雙眸都是忍不住噴出火來。

「喝酒啊,這種好事怎麼能不叫本少呢,秦三少,你不夠意思啊。」可就在這時,楚岩很不和諧的出現在兩人身旁。

突然看見楚岩,秦瘋和柳傾城都是一愣,特別是秦瘋,眼底之下一閃殺機。

「你怎麼來了?」柳傾城一臉嫌棄的冷道。

「你是我老婆啊,你出來跟陌生人喝酒,我當然要跟著,再說,這要是秦少想對你做點什麼圖謀不軌的事,我不是還能保護你呢么。」楚岩當初秦瘋的面,毫不顧忌的笑道。

「你別胡說,秦少不是這種人。」柳傾城瞪了一眼楚岩,才急忙的看向秦瘋:「秦少,你別誤會。」

「哈哈,對,對,秦少你別往心裡進啊,我這人說話就這樣,不太好聽,不過說真的,這也不怪我啊,反而要怪你們。」

「怪我們?」秦瘋的嘴角抽搐一下,你說話不好聽還能怪到我們?

「是啊,你想啊,要不是你們太客氣,我哪會這樣跋扈啊,可是沒辦法,你看,你那叔叔,昨天對我說話那個客氣,又是點頭又是哈腰的,我能不狂么,這都是怪你們,給我慣的。」楚岩理直氣壯的說道。

「你……」秦瘋一下憤怒的捏緊拳,楚岩這話,分明就是在羞辱他秦家。

「怎麼,秦少不服啊?你還想要在看你叔叔來替你道歉么?」楚岩冷笑聲。

可不料在這時,秦瘋卻突然收斂,當然,收斂的只是表情,他眼底那一道殺意卻怎麼藏也藏不起來。

「哈哈,楚老弟你真會開玩笑,不過說真的,昨日之事確實是我多有得罪,今日楚老弟來的正好,一起喝一杯?我也好給楚老弟道個歉。」秦瘋說道。

「酒就不必了,要是道歉的話,那你現在就跪下吧,誠懇點,我說不定真的會原諒你……我可和你說,我的忍耐僅限一次哦!」楚岩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秦瘋被氣的火冒三丈!

「楚岩,你夠了!你要是不願意喝,你就回去,現在我們還沒成婚,我輪不到你管!」就在這時連柳傾城都看不下去。

楚岩一陣無語,他是真的很想說:傻丫頭啊,我可是在保護你啊,你還這麼凶我,真是一點良心都沒有。

可是見柳傾城真的有一點不開心,他才嘆了口氣的搖搖頭。

「你真的要喝酒?」

「對,我就要喝酒,怎麼樣?」

「那能怎麼樣,我陪你唄。」

楚岩突然一收頑劣,然後很誠懇的看向秦少:「哈哈,秦少,不好意思啊,剛才是我多有冒犯,哈哈,你別介意,我們還是喝酒吧,走走走,今天我請客,不用客氣!」

秦瘋和柳傾城看見楚岩的樣子都是一愣,柳傾城這時就想不通,世上怎麼會有楚岩這種不要臉的人,剛剛還那麼羞辱秦瘋,現在卻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秦瘋也是狠狠的捏緊拳,可是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在推脫,不然只會暴露他的目地。

「怎麼能用楚少請客呢,你們兩位是新人,當然是我做東。」

「我也沒想請,就是跟你客氣客氣,別當真。」楚岩說著拉起柳傾城的手,朝著酒樓里走去。

看著楚岩的背影,秦瘋才不用再繼續裝下去,他雙眸噴火。

「楚岩,這是你自己來送死的,那就別怪我了!」

秦瘋一早就在酒樓里訂好了酒桌,是一個單獨的雅間,房間很寬闊,能容納下二十幾人。

三人剛一坐下,秦瘋便是笑眯眯的說道:「楚兄,我和你說,這一家酒樓在天墉城很出名,你才來天墉城不久,好好品嘗一下,小二,來走菜,記得,一定要拿上好的美酒!」

美酒兩個字被秦瘋咬的格外的重,然後看見小二回應了他一個明白的眼神,他才放下心來。

很可惜,秦瘋並不知道,這些小動作全部都被楚岩看在眼裡,他獨自一個人手中把玩著一個酒杯,深深的嘆了口氣。

秦瘋啊秦瘋,我剛才可是給過你機會的,是你自己沒有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這家酒樓確實不錯,不多時房間里就香味四溢,小二將一道道美味佳肴上來,並且刻意端來了一壇美酒。

「幾位客觀,好好享受!」

小二分別給三人倒好酒,這才笑眯眯的離開,一想到秦瘋承諾他的,他心裡就忍不住興奮起來。柳傾城,天墉城的第一美女,自己竟然能撿到這樣一個大便宜,簡直就是三生有幸啊,所以他在離開時,特意又貪婪的看了一眼柳傾城。

當房間里只剩下三人時,秦瘋立刻端起酒杯,一臉色眯眯的笑道:「哈哈,楚兄,昨天大水沖了龍王廟,你也別怪罪。傾城,你們大婚在即,我先敬你們一杯,祝你們喜結良緣。」

對於秦瘋的祝福,柳傾城很不想接受,可是不等她說話,楚岩已經哈哈一笑的端起酒杯:「多謝秦少,多謝秦少,傾城,你愣著幹嘛呢!」

柳傾城白了一眼楚岩,可她還是舉起了酒杯。

看著柳傾城將酒杯舉起,秦瘋的雙眼之中的興奮越發濃重。

「乾杯!」

三人全部都是一飲而盡,秦瘋這才滿意的坐下身,接下來,三人便是有一嘴沒一嘴的聊著。在聊天的過程中,秦瘋時刻觀察著柳傾城的情況,差不多半柱香的功夫,柳傾城便感覺渾身發熱,變的鬆軟起來。

秦瘋知道,春心丹已經起了作用,他的機會就要來了,急忙明知故問的說道。

「傾城,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呢?」

「沒什麼,就是有一點不舒服,秦少,今天就到此結束吧,我要先回去了。」

柳傾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自從打開修鍊大門,覺醒命體以後,她就從未生過病,可是現在腦袋卻暈乎乎的,整個人變的十分燥熱。

可就在這時,秦瘋突然陰邪的笑了起來,手一邊敲著桌子一邊興奮的道。

「走?這可不行!你可能今天走不了了!」

柳傾城立刻蹙下眉,隨後雅間的房門突然被推開,三名穿著夜行衣的黑衣人一下將柳傾城和楚岩包圍起來。

「柳小姐,你還是留下來好好的陪少爺喝酒吧!」三名黑衣人冷冰冰的說道。

柳傾城再傻,這時也能明白是怎麼回事,她不敢置信的看向秦瘋。

「秦瘋,你竟然在我的酒里下藥?」

柳傾城剛一要站起身,卻發現她渾身酥軟,根本使不出一點立起來,體內的元氣這時也是一片混亂,完全被打成了結,根本沒有辦法釋放。

「柳傾城,老子這麼多年對你一直阿諛奉承,殷勤著你,可是你呢,竟然寧願嫁給一個廢物都不願嫁給我,這是你逼我的!」

「混蛋!」

柳傾城柳葉眉蹙緊,她這時極力的保持理智,可是藥力太強,她雖不至於像是秦瘋的小婢女一樣被完全迷暈,可現在也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尋常女子。

「柳傾城,你沒想到吧,你也會有今天?只是可惜,我原來夢寐以求的希望能娶你,但是自從知道你要嫁給這個廢物以後,我對你就沒興趣了,哼,等會老子先爽一下,接下來會讓你體驗一下什麼叫做人生真正的樂趣!」

「另外啊,我勸你最好不要掙扎,你也別指望誰能夠來救你,那樣只會讓我更加期待的想要羞辱你。」秦瘋興奮的道。

「秦三少,這不對啊,怎麼會沒人救她呢?你是不是忘了一個人啊?」

這時秦瘋淡淡的一笑,從始至終,他都淡定自若,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當中一樣。

「你么?」

秦瘋冷笑聲:「楚岩,我不知道你有多大的背景,可是這酒樓千米之內都已經被我派人給包圍了,我就算現在殺了你,也不會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柳傾城在這時看向楚岩也是十分絕望,每個女人都幻想過,自己在受到威脅的時候,會有白馬王子來救自己,就像是十年前,自己被妖獸包圍,救自己殺出重圍的那個小男孩。

可是現在呢,楚岩是在這裡,但他不過是一個廢物,命體一星,凡塵境一層,連體身都是最垃圾的凡體,就算他在這又能如何?

柳傾城現在只是後悔,早知道會這樣,她一定不會跟秦瘋出來的,可惜,天下並沒有後悔葯。

「那你為何不動手呢?」可楚岩依舊是不慌不忙的把玩著手中的酒杯。

「哈哈,別急啊!現在殺你,太便宜你了,我要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女人是怎麼被我蹂躪的,等到時候我在殺了你,不過你放心,你死以後,我也會把這個我玩過的女人送上路去陪你,等到明日,天墉城所有人都會認為,是她柳傾城不想嫁給你這個廢物,結果殺了你后又自殺的,等到時候,你背後的勢力就算要報復,就讓他們報復柳家去吧。自此以後,天墉城,不會在有柳家!」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