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張鈞林嫻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張鈞林嫻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7 17:57:25

《神針透視眼》小說全本資源;主角是張均林嫻,都市爽文神針透視眼張均全文免費閱讀精彩呈現:頑疾?怪病?一眼便可得知癥結所在!憑此獨特能力,張均濟世天下,神針妙手治癒絕症,拯救世人!

張均林嫻小說簡介

他是威震國際的武學宗師,武道神化,十步殺一人;他是溫文爾雅的古玩大家,賭石賞畫,收藏富可敵國;他是鼎鼎大名的玄門高手,能斷風水,善察吉凶,讓佛道兩教共尊。他更是醫道聖手,偵察之王,投資奇才!他便是張均,因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佛陀眼珠舍利,從此遍閱世間美人,傲視天下!

神針透視眼張均完整版免費閱讀

第22章 偶遇超級神醫

林嫻不為所動,她緊緊盯著被打磨的原石,等待著結果的出現。沒多久,張均關了機器,將那開了窗了石頭拿給林嫻看,笑道:「冰種陽綠,還算可以。」林嫻連忙湊近了,拿出強光手電筒照射,她只看了一眼,眼睛便是一亮,道:「是冰種!」張均微微一笑,將這塊開了窗了石頭放到一塊,拿起了第二塊翡翠。就這樣,十塊翡翠原石都被他開了窗。無一例外,這些原石都賭漲了,而且價值都暴漲了幾十上百倍!此時此刻,林嫻對張均的話再無半分懷疑,她愣愣地盯著地上那十塊石頭,心情一陣激蕩。保守估計,地上這十塊翡翠的價值不會少於兩千萬!張均拍了拍身上的石粉,笑道:「學姐,要不要繼續剖開它們?」林嫻回過神來,她擺擺手,道:「不用了,我完全相信你。你去洗把臉,我有事情和你說。」張均點點頭,不急不徐地走向洗手間。林嫻則陷入了沉思,她的思緒迅速運轉著,她要藉助這短暫的時間,做出決定。「居然是真的!這世界之大,果然無奇不有。能與張均合作,我們兩人必能成為翡翠行業的霸主,將事業越做越大。」林嫻心中暗道。她又想到了林家的情況,心道:「父親目前雖為林家的家主,卻並不能掌控一切,家族的大半產業被二叔把持著。而且進一步野心勃勃,已經在威脅父親的地位了。看來,我們的合作必須要避開林家,由我和張均共同經營。」短短的時間,林嫻卻想了許多。等到張均返回,她已經下定了決心,第一句話便說:「學弟,我願意與你合作!」張均「呵呵」一笑:「好,那咱們現在就制訂一個大概的計劃出來。」林嫻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去酒店。」返回酒店的時候,已經過了午飯時間,兩人都腹中飢餓,就胡亂吃了一些,然後回到房中商議合作開店的事。兩人談話的時候,連李虎也避開了,只能鐵塔似地守在房門外。這一番深談,足足持續了三個多小時。其間,二人初步確定了合作方向,以及合作方法。兩人分別出資一億作為啟動資金,成立「***珠寶有限公司」,並各自擁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經營方面,張均將負責貨源這一塊,林嫻則主要負責各大渠道。現在的張均,身上並沒有一億的資金,所以他會將之前購買的翡翠原石解開一部分,以市價賣給林氏家族,用於入股。這次合作,單純是林嫻個人與張均之間的合作,與林家在資產上並無關係。當然了,林嫻會藉助林家成熟的渠道,去發展這家新成立的珠寶公司。不知不覺,天色已晚,兩人正在商議一些合作中的細節問題,林嫻的手機響了。打電話的人是徐博,他邀請林嫻今晚參加一個宴會。這次宴會,由賭石節的舉辦方組織的,參與之人都是珠寶行業的知名人物。所以,林嫻接到電話之後便答應了。放下電話,她對張均笑道:「張均,你和我一同過去,我介紹幾位珠寶行業的前輩給你認識。」張均想了想,道:「算了,我跟那個徐博不對眼,就不去了。」林嫻點頭:「也好,你好好休息,明天咱們再談。」林嫻換上晚禮服,在李虎的陪同下去參加宴會。留下張均一人,感覺百無聊賴,於是一個人出了酒店,準備到外面吃點東西。東海是國內最發達的幾座城市之一,基礎建設方面非常到位。張均吃過晚飯後,就順道去了附近的幸福公園,藉此消磨肚裡的食物。幸福公園的面積可不算小,佔地三十餘畝,裡面山水掩映,環境優美。此刻,正值公園人流量的高峰期,三三兩兩的遊人在公園中往來行走,做著各種各樣的活動。公園廣場上,幾百位大媽踩著「最炫民族風」的節奏,歡快地扭動著或肥或瘦的身軀,場面蔚為壯觀。這情景把張均這個從小城市出來的人震撼了一把。張均慢騰騰地走著,臉上雖然一本正經,可凡是從他身邊經過的***,全部被他用眼「剝」得精光,大好***盡心眼底,看得他熱血沸騰,雙眼充血。忽然,前方一陣混亂,一群老頭圍在了一起,有人呼救,有人打電話,似乎有人昏倒了。張均三步並作兩步趕到現場,只見一名七十多歲的白鬍子老頭,表情痛苦地躺地草地上。他雙手捂著胸口,臉色蒼白如紙。旁邊圍了不少人,有人道:「老王的心臟病犯了,快給他吃藥。」說著走近了,在躺倒的老者身上一陣掏摸,卻什麼也沒找到。「壞了!老王身上沒帶葯啊,這可怎麼辦?」那人焦急地四顧,希望能想到辦法。「別急,我已經打了120,救護車馬上就到。」另一個人道。「恐怕等不及啊!老王得的是冠心病,這病分分鐘都要人命,快想辦法!」那人顯然認識老王,知道情況,此時大聲道。張均近前觀察,目光盯住對方心口的位置。透視能力立即顯威,對方心臟肌肉的收縮、血管的流動等等情況,都落入他的眼底,看得分明。他就發現,這位犯病老者的心臟外面,有一條血管。此時,這條血管正在發生痙攣,並且血管內壁上堆積了一層環形斑塊。這兩種情況,直接就導致血管的管腔被堵塞,血液無法在血管中流通。張均雖不是學醫的,但他通過透視知道,看出這條血管專門負責向心臟供血,它一旦堵塞,就會瞬間導致心臟缺血,產生極其嚴重的後果。才半分鐘的工夫,犯病老人的心肌開始發生變化,有些肌纖維開始逐漸喪失生命活力,心臟的泵血功能也越來越弱。「糟糕!這老頭的心臟怕是要缺血壞死!」張均心中吃了一驚,心中也焦急起來。此刻,老人的額頭上,豆大的汗珠紛紛滾落,五官因為疼痛的原因扭曲在了一起,他鼻孔中發出陣陣悶哼,顯然已處於萬分痛苦的境地。「我不能見死不救,不知道左眼中發出的金光,能不能救這老頭一命?」張均突然想起自己的左眼之中,可以發出金光,說不定就能夠緩解這老頭的痛苦。想到這裡,他便將目光鎖定老人的病變血管,集中精神。大約十秒鐘,一縷微不可察的金光從他左眼射出,打入老人心口,隨後滲入血管之內。那金光速度太快,周圍的人還沒看到,它就已經消失了,並沒能引起他人的注意。就在此時,旁邊閃出一名中年男子,他穿了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裝,身高一米八開外,猿臂蜂腰,五官英朗。此人顯出一種獨特的氣質,既有儒雅之意,又有風塵俠客的氣概。中年人彎下腰,對張均道:「小兄弟,我是醫生,讓我看看病人。」張均這時已經把金光打入對方血管之中,最後能否有效果,他也不能左右,於是就站起身來,讓這位醫生出面救治。中年人拿起老者手腕,右手食指、中指、無名指,輕輕往脈上一搭,幾秒鐘之後,突然伸指在老者心口輕輕一點。隨他這一點,老者的腰背突然一弓,痛苦的表情頃刻就收斂了。這一幕,讓旁觀的張均神色驚變,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他是什麼眼力?再隱秘玄妙的動作,也逃不過他的眼睛!中年人剛才給病老人把脈,那看似隨意點出的那一指,其實暗藏玄機。此人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手指連續做出了八個精妙的刺擊動作!他還看到,中年人的手指連擊之下,產生的八道勁力就透過老者的體表,深入體內,最終作用到了那病變的血管之上。霎時,血管痙攣就消失了,並且血管的半徑硬生生擴張了一圈,由此恢復了通血。當然,張均打出的那道金光也並非沒有效果。血管壁上的粘附物,因為金光的原因,正在以肉眼可變的速度,慢慢融入血液之中,彷彿冰塊融化一般。短短几分鐘,那些異物就消融了近十分之一,老者也感覺好多了,臉色漸漸恢復了紅潤。他坐起身子,忙不迭向中年人道謝:「大夫,太感謝你了,這這條老命是您救回的啊!」中年人微微一笑,道:「不客氣,你回家好好休息。」然後轉身看了張均一眼,眼中似有深意。對方的眸子深邃若海,這一下注視,讓張均心頭狂震,他連忙別過頭去。同時暗暗納悶,心想:「奇怪!怎麼這個人看了一眼,我就有一種靈魂被看透的感覺?」他見老人已經脫離危險,便不再多留,轉身大踏步離開。他心裡清楚,中年人的出手屬於治標,把老者從鬼門關拉回來。而他的出手則是治本,直接就讓血管內壁的雜質慢慢融解,將使得老者徹底恢復,不再犯病。一邊走,張均心中還在思索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心頭的震撼還未消失。「那個人真厲害!隨便一指,就能精準地讓血管擴張,真是神乎其技!」他心中想道

神針透視眼張均完結版在線閱讀

第23章 小子,你得罪人了

正琢磨剛才發生的事情,忽聽身後傳來一聲輕笑,肩膀也被人拍了一下,有人道:「小兄弟,你剛才用是什麼手段?居然能夠恢復人體生機。」張均心頭一驚,猛然回頭,只見剛才那位給老人治病的中年人,就站在他的身後,笑吟吟地看著他。張均吃了一驚,心道:「不好!這人能看出我出手救人,千萬不能被他知道我的秘密!」他急轉念頭,臉上神色卻不變,故作疑惑地道:「這位大叔,你在說什麼?」中年人輕笑一聲,右手一伸,快如閃電,瞬間就把張均的手腕捉住。張均感覺腕上一緊,就被人扣住了脈門,隨後半邊身子都酸酸麻麻動彈不得。他大驚之下,臉上變色,怒道:「你幹什麼?」中年人不管張均的叫嚷,而是搭著他的脈門凝神思索。大約半分鐘之後,他臉色露出震驚之色,喃喃道:「世間居然有這種脈象,難道是傳說中的仙脈?」原來,中年人是一位中醫國手,手段神奇,眼力非凡,自然能瞧出張均在病老人身上做了手腳,並且根除了對方的頑疾。於是,震驚之下,他便暗中跟蹤張均,想要弄明白。此時他一出手,就感覺張均的脈象非同小可,居然有些類似醫家古籍中所記載的「仙脈」。古往今來,能夠擁有仙脈的人,無一不是鼎鼎大名的人物。比如道家之祖的老子,開宗立派的張三丰,追求仙道的呂純陽等人。這些人修為精深,肉身強大,所以脈象異於常人,玄奧處若仙若佛,非比尋常,因此被稱之為仙脈。張均被人制住,又驚又怒,掙扎了幾次都不成功。可就在這時,中年人鬆開了手,然後目光灼灼地盯著張均看,道:「小兄弟,你天資非凡,是學醫的好材料,你若願意,可從我這裡學到世間最高明的醫道。」張均甩了甩手臂,感覺身上的酸麻已經消失,便翻著白眼道:「鬼才要跟你學醫,我還有事,沒空跟你閑扯!」說完,他氣呼呼地轉身就走。中年人也不生氣,「呵呵」一笑,在身後道:「你要是想通了,隨時可以找我。」「找你個鬼!」張均心中暗罵,說實話他心中很怵這個中年人。對方不僅能夠施展那樣神奇的指法,還能一眼就看破他的手段,這讓他很沒安全感。「還是不要和這人接近,否則被他發現我的秘密,那就危險了。」他心中這樣想,腳下的步子更快了,迅速離開了幸福公園。看到張均越走越遠,漸漸消失在人流中,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一抹思慮之色,片刻之後,他低聲道:「張五,你跟上他,隨時報告行蹤。」不遠處的一株樹后,閃出一道黑影,黑影微一點頭,然後閃電般朝著張均消失的方向移動。路燈下,彷彿有一道鬼影晃動,人瞬間就不見了,驚世駭俗。張均出了公園,直接朝酒店的方向走去,行走途中,他時不時往後看上一眼,在發現中年人並沒有跟來后,才長長地鬆了口氣,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十字路口,車來車往的非常繁忙。此刻,路口處站著一名黑衣男子,他注意到張均之後,立即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阿虎,那小子出現了,你們準備好。」「明白!」放下電話,黑衣男子低下頭,快步向張均的方向走過去。與此同時,路口對面的一輛白色麵包車啟動,加速急馳而來,朝張均逼近。「嘎!」一聲急剎,車子在張均旁邊停下,車上迅速地衝下三名黑衣男子,出手就要拿人。聽到剎車聲,張均就轉過身,頓時看到三人猛撲過來。他們神情猙獰,動作迅速,一下子就衝到了身前,悍然出手。心中大吃一驚,他意識到不妙,撒腿就跑。可這個時候,那個打電話的黑衣人也趕到了,堵住了去路,並低喝道:「兄弟們手腳利索點!」四個人一下子就把張均圍到中央,其中一人揮手就抓向他的頭髮。此人身材高大,這一抓虎虎風生,很有壓迫感,讓張均的呼吸為之一窒。自從擁有透視能力之後,張均的動態視力就得到了極大提升,所以這些人的動作在他看來,都非常的緩慢,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個細節。眼看就要被人抓住,張均猛一側身,抬腳踢向對方下襠。他這下***極猛,就聽「噗」得一聲,那下手的大漢慘叫一聲,雙手捂著襠蹲下,臉上全是痛苦之色,五官變形。可是他這一動手,就讓另外的三人逮著了空當,一下子圍上來。一人掐住了他的後勁,另外兩人則分別按住他的肩膀,將他身子鎖住。張均的動態視力雖然超越常人,卻沒有打架的經驗,在***一個人之後,自己也被對方給控制了,無法反擊。「放開我!你們是什麼人?」張均怒吼。那打電話的人握緊拳頭在張均後腦狠狠擊打了一下,冷聲道:「小子,你得罪人了,乖乖跟咱們走!」說完,幾個人強行把張均推進麵包車,而後車子快速發動,絕塵而去。遠處,一名身穿運動服的男子,看上去三十許,此人目光如電,外形精悍沉靜,他拿起電話,淡淡地道:「老闆,我跟蹤的那個小子,剛剛被來歷不明的一伙人綁走。」電話里響起一個清朗的聲音:「張五,一定要保護好他,這個人對我非常重要。」張五道:「老闆放心,我保他平安無事。」說罷,他掛斷電話,徒步朝汽車行駛的方位急趕。東海是一個大都市,交通有時候會非常擁堵,而此刻正值車流的高峰時段,等上一回紅燈都要五分鐘以上。所以,後面的張五很快就追上麵包車。麵包車內,張均被四個人狠狠按住。那個被踢了下襠的人,正惡狠狠地盯著他,不停地陰笑,道:「小子,一會到了地方,老子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張均的情緒已經平靜下來,他皺眉道:「我不認識你們,為什麼抓我?」那人一巴掌抽在張均臉上,打得他腦袋「嗡」得一響,思緒出現了片刻的失神,嘴角也被崩破了,流下一絲血線。「媽的!你小子作死,敢得罪咱們徐少。老子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你會死得很慘!」這人明顯記恨那一踢之仇,此時要報復張均。張均心頭大怒,原來是徐博!這***一定是因為那場賭輸了,因此才要報復他。他的思緒閃電般轉動著,想著如何才能脫離險境。就在這時,「嘭」得一聲巨響,車窗玻璃被人一拳轟碎,一隻手閃電般伸了進來。***的衝擊力,將玻璃爆成粉碎,兜頭扎向眾人,打得他們頭臉生疼。張均就看到拳影一閃,然後對方化拳為指,閃電般在幾人胸口都點了一下。他可以清楚地透視到,對方這一點之下,這些人的氣血運行被破壞掉,血管、神經、筋肉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一下子就喪失了行動能力。點倒後面的三人之後,那人又迅速拉開車門,閃身沖入車廂,一拳打在司機的後腦。司機悶哼一聲,直接暈倒。出手之人看上去三十多歲,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動作精練,眼神冷酷。他看了張均一眼,冷冷道:「小子,下次小心點。」說完,他一把將張均拉出車外,然後將司機移開,坐到駕馭的位置發動了汽車。綠燈亮起了的時候,他頭也不回地直接將車開走。張均愣愣地站在原地,悸意猶存,同時心裡充滿了疑問,這個人是誰?為什麼要救自己?看到車子走遠了,他搖搖頭,苦笑一聲,抹去了嘴角的血跡,大步向酒店走去。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名平頭青年暗中跟隨著張均。當看到張均進入酒店之後,此人拿出手機,低聲道:「五哥,那人進了一家酒店,我要不要跟上?」手機另一端是張五,他正在開車,道:「小野,你給我睜大眼,千萬不能跟丟。」青年人一臉奇怪的表情,道:「五哥,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值得您老人家親自出馬?五哥您可是咱們東海地下世界的王者,這回也未免小題大做了。」「放你娘的屁!」張五大怒,「老闆交待的,都是天大的事情!你要是因為大意壞了事情,小心老子扒你的皮!」名叫小野的青年人聽后,嚇得一縮脖子,連忙道:「是是,五哥把心放肚子里,絕對不會出問題。」掛斷電話,張五隨即撥通另一個號碼,恭敬地道:「老闆,那批人已經控制,要不要處理掉?」電話中傳出平淡的聲音:「問清楚他們的來歷,以及幕後主使是誰。另外,不到萬不得已不可殺人,你跟了我這麼多年,應該早磨去殺性,怎麼還這樣噬殺?」張五道:「是,張五明白。」這個時候,張均已經進入房間,他一***拍在沙發上,臉色陰沉。今天發生的事情,讓他大受***,那個徐博居然這樣膽大妄為,敢直接找人下手!可以想像,如果不是神秘人出現救他一命,後果將非常嚴重,他十有八九將丟掉小命,客死異鄉。「太大意了!」他喃喃道,眼中滿是燃燒的怒火,「徐博這種人陰險毒辣,錢多勢眾,惹上他就意味著陷入危機,我早該想到的。」在這個世界上,有錢人佔據更多的資源,他們很容易就能威脅到普通人的安全。以徐博為例,他的家族資產上百億,黑白兩道通吃,他若想要張均這樣的小人物消失,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隨後,他又想到那個救了下他的人,以及到在公園遇到的神秘中年人。這兩人都擁有神奇的能力,前者一指之下就能救活病老人,後者能瞬間點倒幾名強壯的大漢

小編推薦

神針透視眼(張均林嫻)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小說含蓄蘊藉,如泣如訴,以細膩的筆觸撥動讀者的心靈,曲終掩卷,迴腸盪氣,餘韻繞樑。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