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棄婦太逍遙免費閱讀休夫記

棄婦太逍遙免費閱讀休夫記

互聯網 2021-09-27 18:46:01
《定情書》 免費試讀

走前和善地對她道,「七姐兒先回屋去,別擔心,此事伯父來處理,一定給你個公道!」

霍繁縷紅著眼,一臉懇切地點頭。

她有什麼好擔心的?反正怕丟官兒的不是她。

不管怎樣,為了自己的官聲,大老爺肯定會讓這事兒平息下去。

霍繁縷很放心地回去了。

回到後院時,霍繁縷的腳一拐去了她弟弟的院子。

小院荒涼,野草幽幽。

三個七八歲的小孩蹲在院子里,揉著手腳,嘴裡嘶嘶地吸著氣。

霍繁縷跑過去,果然看見三人一身的淤青紅腫。

霍繁樓一抬頭看到自家姐姐,哇的一聲就哭了。

小孩圓乎乎的臉生得**嫩,小肉手上全是划傷刮傷,大大的杏眼裡泛著淚花,看得霍繁縷心肝疼。

她抱著他就要去上藥,卻看見他衣服上腿上還沾著泥巴草屑,嘆了口氣還是決定先幫他洗澡。

秋色和落暉都還未回,約莫是被老夫人那邊扣押了。

霍繁縷看了眼同樣一身傷的兩個小童魏樹和魏山,嘆了口氣,當了那麼多年的大小姐,今天當回丫鬟吧。

抱著木盆就去了廚房取水。

燒水的灶頭沒人,霍繁縷便自己拿了木勺,盛滿一盆水就自顧自走了。

她心裡想著事兒,壓根就沒注意到,角落的柴堆里,一雙黑眼睛正靜靜地盯著她。

木盆裝不了多少水,霍繁縷便多跑了幾趟,卻不料,在她跑第四趟時,一個黑影從天而降。

柴堆里猛地蹦出一個人,嚇得霍繁縷差點把手裡的那盆水給潑出去。

她踉蹌地後退了幾步,望著眼前板著一張臉的男人。

灰布短打,同色布巾束髮,長相普通,微圓的靈動桃花眼。

這不是剛剛偷跑去書房的那小廝?

怎麼又跑到廚房來了?

反正與她無關,霍繁縷冷下臉,只做沒見過他,「你想幹什麼?」

她挑了挑眉,抱著手中的木盆,清亮如水的杏眼裡明明白白地寫著兩個字:找、打!

那小廝冷著臉,語氣也冷冰冰的,一串話語毫不停歇如驟雨般打過來,「你是哪個院的丫鬟?不知道一個人只能打一桶水嗎?看在你用的是木盆的份上,我已經讓你打了三盆水了,決不能讓你再打第四盆!」

他睨了眼霍繁縷手中的那盆熱水,「盆子放下,你走吧!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