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開棺有喜扎紙人免費閱讀

開棺有喜扎紙人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7 18:56:28
《開棺有喜:冥夫求放過》小說簡介

主角是姜琳周禹浩的小說是《開棺有喜:冥夫求放過》,本小說的作者是吞鬼的女孩所編寫的靈異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叫姜琳,是學美術的,可惜我大三那年父親得了重病,錢花了,人也沒治好,為了替父親還債,我只能退學回家,做起了我們家的老本行——開花圈店。現在的人有錢了,做喪事也肯花錢,我們花圈店業務廣,不僅扎花圈,還......

《開棺有喜:冥夫求放過》 第1章 扎紙人 免費試讀

我叫姜琳,是學美術的,可惜我大三那年父親得了重病,錢花了,人也沒治好,為了替父親還債,我只能退學回家,做起了我們家的老本行——開花圈店。

現在的人有錢了,做喪事也肯花錢,我們花圈店業務廣,不僅扎花圈,還扎紙人,紙房子,這兩年又扎些蘋果手機、平板電腦,還挺掙錢。

來買紙人的,往往要求要照著明星畫,比如范X冰、張X玉之類,因為我是學藝術的,畫畫很好,明星臉畫得惟妙惟肖,經常有客戶回來感謝我,說死了的長輩託夢,說對送去的紙人很滿意,還會給我一筆謝禮。

當然也有來鬧事的,上次有個人說,我扎的ipad沒給配充電器,他老爹託夢說用不了,要砸我的店。我只能免費又給他扎了個蘋果電腦,才算完事兒。

這天晚上看了看鐘,九點了,該關門了,做我們這行的,九點一過就不能再接單,因為很有可能買東西的不是活人。

門還沒來得及關上,一輛酒紅色的小車疾馳而來,停在我的店門口,我一看,馬薩拉蒂,這絕對是土豪啊。

車上下來一個中年男人,穿著西裝,問:「是姜家花圈店嗎?」

我點了點頭,他說:「我要做一整套,三個小時,能不能做完?」

我有些為難,所謂一整套,就是包括紙房子、紙人、傢具、家電等等,所有活人用的東西都要齊全,三個小時根本做不完。

「我們出三倍的價錢。」中年男人說,「其他東西可以用你們店裡現成的,但是紙人必須現扎。」

三倍價錢,當然要接!

我把工具找出來,開始扎紙人,扎出一個人形的輪廓,該畫臉了,我問他:「要誰的臉?」

「你的就行了。」他說。

「那怎麼行?」我不幹了,「哪有把自己的臉畫紙人上的,多晦氣。」

「我出十萬。」他說。

十萬!我動心了,如果再有十萬,我爸欠下的債務就能還清,到時候我就能繼續畫畫了。

「你真的給十萬?」我有些不信。

中年男人很乾脆,問了我的銀行卡號,當場就給我打了十萬,我收到錢,心裡很高興,也不管忌諱不忌諱了,很快就把我自己的臉畫好,還美化了一下。

一般這種紙人,都會畫上情趣服飾,我自己的臉畫那種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就畫了一件低胸的連衣裙,看起來很性感,又有點優雅。

這個紙人我做得很開心,客戶也很滿意,本來紙人一般要做一對,他說不用了,我就叫了一輛卡車,將東西全都送到他給的那個地址。

做完都十二點了,**脆就在店裡睡下,不知怎麼的,我感覺自己迷迷糊糊地走了出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了一棟別墅前。

那別墅特別豪華,還帶草坪和花園,我不知怎麼就進了那別墅,裡面裝修得也很豪華,這沙發、這床,一看就很貴,幾十萬那種。

忽然有雙手伸了出來,從後面抱住了我,我感覺有個男人貼在我的背後,湊到我的耳邊說:「你就是他們給我送來的女人?很好,我很滿意。」

那個男人身上很冰,我轉過身一看,好帥啊,我就從來沒見過那麼帥的人,我一定是在做夢,要是在現實中,這麼帥的男人怎麼會抱我啊。

我長得還算可以,但我們家是開花圈店的,從小別人就不愛跟我玩兒,就算哪個男生對我有點意思了,一聽說我家是做這行的,就沒有下文了,後來我自己扎紙人,更沒有男人理我了。

既然是做夢,我就不管那麼多了,捏了捏他的臉,說:「帥哥,你長得真好看。」

他笑了笑,笑起來更好看,眼睫毛很長,我還沒欣賞夠呢,他就把我打橫抱了起來。

我有些臉紅,但一想這是做夢啊,臉紅個什麼勁兒,我都二十三歲了,再過兩年都是剩女了,做個美夢怎麼了?何況他長得這麼帥,恐怕那些電影明星都比不上他,這樣的夢也不是天天都能有的。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寵物。」他的聲音特別好聽,低沉有磁性,我胡亂地答應著,緊緊抱住了他的腰。

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我拍了拍臉,沒想到我居然會做這種夢,可惜啊,要是現實中我也有這樣好看的男朋友就好了。

我去廁所洗漱,照鏡子的時候發現我居然變好看了,真不是我自戀,皮膚也白了,眼睛好像也稍微大了一些,感覺連肚子上的贅肉都少了好多,以前我是有小肚子的,還有個小小的游泳圈,現在都沒有了。

我有點小得意,再這麼瘦下去,我就成名模身材了。

可是,怎麼感覺小腹有點痛?難道是大姨媽來訪了?

我也沒太在意,照常開店做生意,沒想到晚上一睡著,又夢見了那棟別墅,還有那個好看得不得了的男人。

第二天一照鏡子,感覺自己又好看了一些,這種夢還有美容的功效?

我正欣賞呢,忽然發現我脖子上有一團紅的,再往下看,發現身上到處都有這種紅的,特別是胸口,非常多,腿上還青一塊紫一塊的。

怎麼回事?

我沒吃過豬肉,但還看過豬跑,這不就是書上說的那什麼吻痕嗎?

難不成那不是夢?

再仔細一想,我嚇得臉都白了,怪不得我覺得那別墅很眼熟呢,那不就是我扎的紙房子嗎?照著國外的莊園扎的,要價三千,放在店裡很久都沒賣出去,那天賣給那個開馬薩拉蒂的土豪了。

等等,那屋子裡的傢具不都跟我扎的一模一樣嗎?還有我夢裡穿的低胸連衣裙,不就是我當時給紙人畫的嗎?

我見鬼了?

我嚇出了一身冷汗,找出中年男人留給我的地址,打了個車過去,是一處私人墓地,修得特別豪華,還立著兩隻石頭獅子。

我找到墓碑一看,嚇得差點暈過去,墓碑上貼著一張照片,照片里的年輕男人,不就是我前兩天晚上夢到的那個男人嗎?

墓碑上寫著:周禹浩之墓,生於一九九零年,死於二零一五年。

他已經死了一年了!

突然,我看見照片上的年輕男人似乎對著我笑了一下,我嚇得連忙爬起來,頭都不回地跑了。

我不敢去店裡,直接回了家,我無力地躺在沙發上,我做這一行兩年多了,曾經有人讓我仿照活人扎紙人,據說那是一對青年夫妻,剛結婚不久,老公出車禍去世了,老婆一連幾個晚上都夢到他回來,說捨不得她,要帶她走。

老婆嚇壞了,她家老人是懂行的,帶著她找到我,要我照著她的樣子給她扎一個紙人,然後在紙人背後寫上她的生辰八字,到老公的墳上燒了,讓紙人代替她去陪她老公了。

用紙人代替活人的事我聽得多,用活人代替紙人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忽然我聽見卧室里有聲音,我嚇了一跳,難道是夢裡的那個男鬼跟來了?還是有小偷?

我戰戰兢兢地問:「誰?」

卧室的門開了,一個身材很瘦的男人走了出來,我驚訝地問:「熊睿?你怎麼在這裡?」

熊睿是我的表哥,他媽媽和我媽是親姐妹。我這個表哥不學無術,初中畢業后就沒再讀書了,總是和社會上的混混們一起鬼混。

他手上拿著一張銀行卡,我又驚訝又生氣:「你拿著我的銀行卡幹什麼?」

熊睿衝上來拉著我說:「姜琳,我走投無路了,你幫幫我吧,借我十萬。」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