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開棺有喜冥夫求放過全文免費閱讀 m.zhuaji.org

開棺有喜冥夫求放過全文免費閱讀 m.zhuaji.org

互聯網 2021-09-26 23:38:40

那個男人,正是我在機場碰到的那個,周禹浩說他是國家特殊部門的人。

那個男人饒有興緻地打量著我,那眼神讓我很不爽。

「這位是……」洪培恩說。

「在下易森。」男人和洪培恩握了握手,洪培恩點頭道:「易先生古道熱腸,在下實在是感謝。等女兒救回來,我一定會重謝。」

易森看了看我,笑著說:「這位女士是同行吧?不會有什麼意見吧?」

洪培恩向我投來詢問的目光,我勉強笑了笑,說:「怎麼會,既然易先生自願幫忙,多一個人,自然多一分勝算。」

「這位女士真是年輕啊。」老方打量我,說。

洪培恩連忙解釋:「姜女士雖然年輕,但法術高強,老方啊,你不知道,你老哥我中了江珊珊那小賤人的道,差點連命都沒了,是姜女士救了我。」

易森看了看他,說:「洪先生中了情咒,而且中咒有些深啊,沒想到姜女士竟然能把洪先生救回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老方看我的眼神有些驚訝,我笑了笑,說:「各位,還是先不要敘舊了,問出田田的下落要緊。」

「對,對。」老方點頭,「你看我,居然忘了這才是大事。來,來,跟我來。」

他來到書架前,抽出一本大部頭的英文書,書架悄無聲息地移到了一旁,裡面居然有一個密室。

我不由得感嘆,真跟電視劇似的。

密室里是一個小型的辦公室,江珊珊的身體被綁在椅子上,腦袋軟趴趴地垂著。

易森冷冷地看了看她:「她的靈魂不在身體里。」

「抬進來。」洪培恩說。

兩個黑人保鏢抬著一隻實木箱子進來,箱子上用硃砂畫了一個符。

易森露出驚訝地表情,仔細看了看那個符:「這個禁錮符是誰畫的?」

我看了他一眼,說:「我。」

他眯了眯眼:「畫得很好。」說完,他抹去上面的符咒,打開蓋子,裡面立刻跳出一個娃娃,凶神惡煞地朝他撲過來。

他一把抓住娃娃的脖子,乾淨利落地將它的四肢卸了下來。

娃娃的身上還套著一個木符,他說:「也是你畫的?」

我點頭。

他扯下木符,然後將娃娃舉到江珊珊的臉前,娃娃的嘴張開,一縷魂魄從裡面飄了出來,鑽進江珊珊的口鼻。

江珊珊的身體猛地抖動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醒了過來。

她驚恐地看著我們,目光落在洪培恩的身上:「培恩,救救我,我是你最愛的珊珊啊。」

洪培恩憤怒地瞪著她:「你這個魔鬼、巫婆!你在我身上下情咒,你想要害死我!」

江珊珊流著眼淚說:「培恩,那是因為我太愛你了,我不想失去你,我身邊的漂亮女人那麼多,我怕你轉眼就不記得我了。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我還為你生了個兒子。」

她說得很誠懇,洪培恩有些動容,我忍不住提醒他:「在洪家的時候,她想殺你,想想你的妻子。」

洪培恩深吸了一口氣,臉色陰沉下來,江珊珊憤怒地瞪著我,怒吼:「姜琳,你這個賤人,你敢壞我的好事,我要殺了你!」

老方走過去,往她臉上打了一拳,打得她吐了一口鮮血,眼眶立刻就腫了。

洪培恩再也沒有半點憐香惜玉,冷酷地問:「我女兒在哪兒?你要是把田田的下落告訴我,我就饒你一命。」

江珊珊將頭側到一邊:「我不知道。」

洪培恩憤怒地說:「她是你綁走的,你會不知道?你把她送給你那個變態的老師了,對不?」

江珊珊臉色未變:「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的老師,叫馬忠世。」易森忽然走上前去,說,「他是你們那個組織隱殺的小頭目。」

江珊珊臉色終於變了,變得煞白一片,驚恐地瞪著他:「你,你是誰?」

易森冷聲說:「我們查了你們兩年了,你的那個老師有些本事啊,前幾天才把赫赫有名的沈家老三煉製成血鬼,現在又想用童女來采陰補陽,怎麼,他要衝擊三品了嗎?」

三品?

我愣了一下,怎麼修道之人還分品級的嗎?奶奶的書里並沒有提到這個。

江珊珊驚恐地瞪大眼睛:「你,你是第九組的人?」

易森冷冷地看著她:「你是現在自己供出來,還是等我用點手段讓你招供?」

說完,他伸手捏住她的下顎,將一張符籙塞了進去,江珊珊臉色發白,痛苦無比。

「你的身上,有你那個老師給你下的一日咒,一旦他發現你被抓,就會催動咒語,讓你死。」易森說,「這個符是專門破一日咒的,你應該感謝我救了你一命。」

江珊珊猛地咳嗽了一下,說:「如果我告訴你們了,老師絕對不會放過我的,我會死得很凄慘。」

易森冷笑,連我都覺得那個笑容特別可怕:「我現在就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江珊珊咬著牙不說話,易森側過頭來看了看我,說:「各位還是先迴避吧,下面的場面有點驚悚。」

老方帶頭,我和洪培恩很識趣地退了出去,密室的門合上,隔音效果很好,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

洪培恩問:「老方,你這個朋友什麼來頭?」

老方抽了根煙,說:「老哥,你就別問了,總之能找回侄女就行。」

不到半個小時,密室的門又開了,我走進去,看見江珊珊軟趴趴地癱坐在椅子上,神情恍惚,臉色煞白,滿身都是冷汗。

她身上沒有什麼傷痕,易森應該用了些其他的手段。

奶奶那些書里有記載一些拷問鬼魂的手段,比如把高度濃縮的黑狗血滴在鬼魂的手上,會讓鬼魂極度痛苦。

這種傷害,是直接作用於魂體的,用在活人身上也管用,因為活人也有靈魂,卻不會留下傷痕。

易森說,江珊珊招了,她的老師已經抓了六個童女,還差一個,就可以進行采陰補陽的邪術,提升實力,衝擊三品。

洪培恩連忙問:「易先生,他們到底把我的女兒弄到哪裡去了?她說了地址了嗎?」

「說了。」易森說,「就在鳳湖西苑的一棟別墅里。」

洪培恩臉色劇變:「他,他就跟我住在一個小區?」

我頓時明白了,怪不得泰迪熊將洪田田帶出洪家之後,很快就不見了。

老方說:「那我現在就帶人去把田田救出來。」

易森抬手制止他:「不用了,去再多的人都沒有用,反而會增加很多不必要的犧牲。」他看了看我,「只需要這位女士陪我一起去就行了。」

我嘴角抽了抽:「易先生也太看得起我了,我沒什麼本事,就是會畫兩個符。江珊珊的老師一看就很強,我去反而是個累贅,就不給你添亂了。」

開玩笑,這個易森一看就是非常精明的人,李城秀那事兒還沒個結果,我哪裡敢和他一起去找什麼咒術師。

易森笑了一聲:「姜女士太自謙了,你年紀輕輕就能畫出這麼多種類的符咒,可以說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個二品的咒術師,肯定不在話下。」

我正想說話,易森又說:「姜女士一直推脫,難道是有什麼隱情?」

這話一說出來,老方和洪培恩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對了,我咬了咬牙,在心裡問候了他家十八輩兒祖宗,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只要易先生不嫌棄我礙事兒就好。」

「當然不會。」易森嘴角上勾,眼神很危險,讓我如芒在背,渾身都不舒服。

喜歡開棺有喜:冥夫求放過請大家收藏:(www.ax999.org)開棺有喜:冥夫求放過愛心999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