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帝妃鳳華月傾城免費閱讀

帝妃鳳華月傾城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7 00:28:21

今天下午,月金妍帶給她一個紙條,說翼王找她。

翼王,是與她有婚約的二皇子,也是身體原主兒喜歡的人。

於是她就開開心心地跟著月金妍去了一個茶樓,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再回復意識的時候,就碰到五個流氓說要對她先~奸~后~殺。

然後,她被瘦皮猴活活掐死。

哼!

月傾城在心底冷笑一聲,如果不是她穿越過來,這具身體也許就會屈辱地躺在那兒,餵了魔獸。

月傾城知道自己的母親和兄長都不是好欺騙的人,月傾城將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告訴了二人。

「太過分了!他們以為我們不知道,金妍一直想要嫁給翼王,現在看傾城及笄了,著急了,竟然用這麼喪盡天良的辦法對付傾城。」

月翔宇雙手握拳,怒目圓睜,眼睛里熊熊燃燒的怒火如有實質。

「……我的兒,我的兒,幸虧你沒事,幸虧你沒事。」

風若曦抱著月傾城,不停地掉眼淚,聲音裡帶著濃濃的心有餘悸。

「可是,妹妹,你是怎麼逃回來的?」

而且,連性格都好似變了。

好吧,難解釋的來了。

「……三哥,我知道我不能修鍊,所以,一直琢磨一種其他自保的方式,這麼多年,總算有點成就。可是,我也知道二叔他們對我們一直虎視眈眈,我為了怕引起他們的警覺,所以,一直沒顯露,今天,實在是沒辦法了,我才不得不暴露自己的實力。」

月傾城只能用這種方式解釋。

「我的兒,苦了你了。都是娘沒用,不能保護你們。」風若曦哭得越發的傷心。

聞言,本來還有點不可置信的月翔宇臉上閃過一抹痛苦……

「娘,是我沒用,爹昏迷著,大哥不在了,家裡就我一個男人,而我卻雙腿殘廢,總是眼睜睜看著你們被欺凌,是我沒用……」

月翔宇邊說邊氣悶地捶自己的雙腿。

月傾城看向自己的三哥。

記憶中,他這三哥也算是天才,十三歲就到了五階武者……

可是,卻在四年前和人比武中,被人打斷了雙腿,打傷了丹田,從此變成了一個廢人,無法再修鍊。

而那個打傷他三哥的人,就是二房娘家的侄子——上官琦。

而她這娘,她剛才看她,就覺得臉色發青,氣息紊亂,她剛剛偷偷為她把過脈,經脈堵塞,原因是中毒……

據說,她娘親原本是八階武者,後來不知怎麼地,懷上她后,身體就變得不好,生下她后,就完全失去了元氣和修鍊的能力……

看來,有人一直在背後惦記著這個家庭,想方設法地想要毀滅一家人,不然,也不會一家人都如此倒霉……

父親在戰場上受傷昏迷不醒,導致國公爺的爵位落到了庶出的二房身上,母親中毒,大哥失蹤,三哥殘廢,而她,則從出生就是個廢物兼醜八怪……

她已經自檢過自己的身體,也是中毒,而且還是從娘胎裡帶來的毒,深入骨髓和血液。

如果不解毒,她活不過二十歲。

可惜,他初來乍到,對這個時空的毒並不了解,只能先蟄伏,然後再圖後事。

「娘,三哥,好了,好在,女兒沒事。以後,我們一起想辦法,日子會越來越好的。」月傾城一臉的堅定。

雖然,她很想說,她一定會讓那些鬼魅魍魎付出代價,血債血償,可是,未免她的兩個親人接受不良,她還是決定慢慢來。

「對了,我想去看看爹。」月傾城道。

她需要看看她爹的狀況。

月傾城跟著自家娘親進了父母的卧室。

床上,一個俊美無比的中年男人一臉青白,閉目昏睡。

月傾城在床邊落座,然後像是不經意般按上了自己父親的脈搏。

丹田全碎,經脈被震斷,頭部受到重擊,這就是他父親昏迷的原因。

看來,她的未來,任重而道遠。

告別了母親和兄長,月傾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洗去一身的污垢,換上了乾淨的衣服。

月傾城坐到了鏡子前。

鏡子里,一個瘦弱的少女一臉淡漠地看著她。

和原主兒的記憶一樣,巴掌大的臉,右半邊臉上,從額頭到下巴,一個青色的胎記幾乎覆蓋了整個右臉。

怪不得會被叫做醜八怪呢。

除此之外,少女稍顯瘦小的鵝蛋臉,水汪汪的大眼睛,挺翹的鼻子,花瓣一樣弧度優美的唇,黑緞子一樣的青絲……

倒是有做美人的潛質。

至於那胎記,完全不用擔心,那是體內毒藥的印跡,等到毒解了,那胎記就會消失。

而她的經脈也會變得暢通。

到時候,她要讓所有人驚艷到眼珠子都掉出來!

要讓那些傷害過她和她家人的人匍匐在他腳下乞求原諒!

上輩子,她父兄為了救她,被敵人重傷,最後和她一起被逼落懸崖,這輩子,她一定要讓自己變得更強,保護好自己的家人。

翌日。

一大早,月傾城剛剛起身,就發現外面一陣吵吵鬧鬧的。

「大小姐,夫人和三少爺讓我告訴您,您千萬別出去。二小姐找來了,說大小姐打了她的人,要找大小姐要個說法。」冬兒匆匆忙忙進來,一臉驚慌道。

月傾城眸色一冷!

月金妍!

她還沒去找她呢,她竟然自己送上門了!

那好,她就會會這個毒女!

在冬兒震驚的目光中,月傾城推開門,大步走了出去。

院子里,風若曦和月翔宇擋在一群人面前。

那群人,為首的是一個紅衣少女。

牡丹花一樣艷麗的容顏,倨傲的神情,一看就是千金貴女。

當然,月金妍也有驕傲的資本。

她今年也是十五歲,卻已經是四階武者,在同齡人中算是佼佼者了。

「大伯母,三堂哥,我雖然一直讓著大姐,但是,大姐這次太過分了,竟然打了我院子里的人,王嬤嬤和李嬤嬤的臉到現在還腫著呢。這次我若不給他們一個交代,以後哪個奴才還願意真心實意地跟著我?!」

月金妍抬著下巴,盛氣凌人。

昨夜,月季帶回了消息,刀疤等人已經死了,被魔獸啃得支離破碎、面目全非,完全看不出死因。

所以,一大早,月金妍就來找月傾城,她要探探月傾城的底……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