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嘉陵江邊主題曲

嘉陵江邊主題曲

互聯網 2021-12-09 03:51:10

        寧靜,是油菜花盛開的這個季節嘉陵江的主題。在江邊,感覺江面波瀾不興,只有細看才能看到潛流涌動。船,是岸邊人們出行和作業的工具,隨處可見,有人工的,有機器的,大型點的有采沙船和渡船。

        登高俯瞰青居鎮碼頭,嘉陵江似乎很溫順,也不見船隻往來穿梭,只有一些作業船隻和渡船平添了一分江河特色。時逢趕場,曲水鄉的鄉親們在青居鎮玩耍購物后,三三兩兩來到碼頭。

        碼頭不大,但規矩很嚴,有「六不發航」的規定:船況不良不發航、證照不齊不發航、乘客超載不發航、停航封渡不發航、氣候不良不發航、不穿救身衣不發航。其中,第三條和第六條很實在,有關老百姓生命安全的事必須要嚴格。

        事實上,一上船,每個人必須要拿上一套救生衣。紅色的救生衣和紅色的圍幔,形成了整個渡船的色彩基調,連乘客們也個個紅光滿面、喜笑顏開。

        船老闆開始收費了,一人一元。因為我們乘船去河西還要回到碼頭,所以五個人收了35元,有20元是他們的額外收入。朋友說:很想體會一下行船走一天的感覺,哪怕只坐一段也好。據了解:這個想法無法實現,因為青居電站的修建,攔截了嘉陵江,江水只能在上碼頭處通過引水道和船行道,流入下碼頭,客運已經停了好幾年了。如今(註:幾年前)的下碼頭,每天只有兩艘機動客船跑客運,上午各從河西鄉發來,下午回去,船費無論大人小孩,均是一元,按滿載計算,即便這樣,船家一天收入不足兩百元。一年也就千把塊錢收入。

        我朋友與船家攀談起來,船家女一臉無奈:不幹這個,又能夠幹啥?干吧,收入實在太少,旅遊者想看看嘉陵江的奇特自然奇觀,也不行了,哪有我們掙錢的機會哦。朋友還發現有一個原因,船家沒有意識到,或不願意說,那就是乘坐船的,絕大多數是老人和小孩,青壯年很少,這樣的狀況也許會越來越糟糕的。而上碼頭處已開挖了船舶航道,碼頭消失,一橋飛架,公路從鎮旁穿過,古鎮失去了幾許靈氣。

青居鎮的嘉陵江大橋

        不想驚撓這些淳樸的鄉民,又想記錄下這難得的路途際遇,只得採取偷拍的方法記錄下當時的景況(要不然,讀者就看不到這些生動的場景了),當然,隨和的鄉民們不一會兒就不在乎我們的行為了:

        青居古鎮農曆的一、四、七逢場,今天正好二月初一逢場天,鄉親們滿載而歸,笑遂顏開。老太太去鎮上逛了一趟,十分開心。有位小夥子看見我們在拍照,很樂意讓我給他和他的寶貝拍一張(他們很高興看到照像機屏幕上的自個兒呢)。

        這些漸漸走遠的鄉親們,像是沿岸一個村子的。原來這只是中途一站。

        船又啟航了,兩岸寧靜而美麗,有放牧的老人和他的牛,還有年輕夫妻在江邊玩耍打鬧,而保姆正照看著他們的孩子。

        我站在船頭,讓江風吹拂著,好愜意,還來了個「泰坦尼克」的精典造型呢。

        船最終到達西岸,所有的鄉親們都上岸去。有位老人很吃力地欲背起裝滿的背筐,見狀我快步上前幫了他一把。我追上岸,詢問老人家高壽?得到的回答讓我吃了一驚:81歲!

        為修建水電站,嘉陵江千百年地質景觀被截流斷水,此地之「曲水」不復存在,僅留下了曲水鄉之名,不禁讓人遺憾。然而人類要生存,要「進步」,要用電,這就是「破壞」(美其名曰:「改造」)大自然最大的「理由」。

        上世紀40年代在青居曲流頸部的青居鎮修建了引水隧洞和電廠,但工程因資金等原因未能竣工,直到60年代才續建完成併發電,爾後又在其旁側於70年代建成了另一座利用隧洞引水發電的電廠。現在,這兩座電站已成歷史陳跡,但它畢竟是最早利用嘉陵江曲流發電的見證。

        帶著遺憾也帶著滿足,我們離開了渡船,繼續著嘉陵江小鎮的「發現之旅」。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