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唐愛game2015主題曲

唐唐愛game2015主題曲

互聯網 2021-12-05 11:01:26

      都說時間是最好的良藥,無論多麼刻骨銘心的感情,傷痛都會慢慢被遺忘,可如果本身什麼都不記得了,那,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唐傲,他在找一個人,找了三百多年,可他誰也沒找到,只知道有這麼一個人,他要找到他,必須找到他,可他卻不記得他的名字,長相;他渾渾噩噩的在世間流浪,走過很多地方,卻連那人的影子都沒尋到,只是有時午夜夢回時,感覺身邊有人在看著他,依偎著他,可,當他醒來時,只有身邊的雙色流螢在圍繞著他飛舞。    

      又一個傍晚時分,唐傲憑著身體的感覺,來到一個地方,這裡的人 ,來去匆匆,互不交流他見一人從裡面走出,便上前詢問:「這位兄台,請問這是何處?」   

       那人抬頭看他,似乎在奇怪他為何會問這個問題,他將唐傲從上到下看了一遍(看他衣著,是唐門弟子啊,為何會問出這種問題?腦子有病吧)雙手抱著一支竹弩,一支骨笛,后腰還掛著一把鳳尾天機,那是唐門精英弟子才能擁有的武器,他將目光定在唐傲臉上看了一會,轉頭,抬步,留下「唐門」二字便離開了

    「唐門?」唐傲低頭看了看懷中的東西,「我們回家。」說著就尋著那縷對這裡的熟悉感向裡面走去,他身後,兩道透明的影子顯現出來,一高一矮,「回家啰」隨著他慢慢走遠。

    唐家堡後山,問道坡上的屋子因久無人住而變得破敗不堪,屋前的花樹還是開得那麼漂亮,只可惜以往在樹下陪著他的人不在了。許是太累,唐傲側躺在以前那人常坐的大石上慢慢睡著了,月上中天,四周一片安靜,只有草叢中不知名的蟲子在演奏著它們的曲子,金色與綠色的流螢圍繞著唐傲飛舞著,似乎確定了他已熟睡,那群流螢慢慢的匯聚成兩道身影,若唐傲醒著,一定能認出,那正是他努力尋找,確一直找不到的人兒——一身五毒教秦風校服的男子,一個扎著雙馬尾的紅髮小女孩

    「我知道,你又要偷親傲哥哥了,羞羞臉,我閉著眼不看,你快點吧」說著,真的用雙手遮住了眼睛,只是從手縫裡看見她睜得大大的眼睛,就知道,這小魔女又在偷看了

   曲沐白滿眼溫柔的盯著面前熟睡的人,眼中是深深的眷戀,「我的傲無論怎麼看,都是最帥的!」言語中滿是自豪,說著便俯下身,在那紅潤飽滿的雙唇上印下一吻。睡夢中的唐傲似有所覺,掙扎著醒來,眼前又是一遍流螢飛舞,抬手輕撫身邊的竹弩與骨笛,輕輕的問,似怕驚散了它們,「是你們嗎?」

    站起身來,四處尋找,周圍除了那滿天飛舞的流螢,什麼也沒有。

    「你們是誰?為何不出來見我?」本是高大的身影慢慢的跪了下來,像被拋棄了的小孩似的哭泣著,「我又是誰,你們出來告訴我啊,出來啊,別丟下我,別讓我一個人.....」一滴淚從眼角滑落,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四周的蟲鳴似也感覺到了他的傷心,鳴叫聲更大了,漸漸掩蓋了他哭泣的聲音............

     春天的巴陵很美,尤其是三月,田裡的油菜開得正盛,空氣里全是菜花的清香,一間茶館門口,戰行雲跟戰無痕對立而站,「無痕,你真的不跟我一道進去嗎?」

    「不了,你自己進去吧,我在這喝杯茶,等你出來。」無痕說著真讓小二給他上了壺春茶,慢慢喝了起來。見他真的不打算跟他一起去,行雲只好放棄了,「那好吧,你就在這等我,別亂跑,我拿了東西就回來。」

  「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別讓他們久等了。」無痕喝了一口茶,轉頭對行雲笑道。

「那我去了,很快就回來。」說完,戰行雲便向旁邊的客棧走去,無痕看著他的身影,笑著搖了搖頭,對行雲這種將他放在心間上的行為很是開心,本來他們跟章華他們是一道 出來,打算慢慢回花谷的,可今早行雲偷偷將他帶出來,說是讓清秋幫他帶了個東西來,要他跟他一道去取。本是答應同去的,可在離客棧只有一街相隔時,無痕改了主意,戰天雪以前那麼 怕他,見了他,怕是心裡也不好受吧,不如給他們兄妹一點空間,讓他們好好聚聚,便提出了要留在茶館喝茶。

    一壺茶才喝了一半,他便喝不下去了,誰這麼無聊,一直盯著人看的,雖然他知道自己長得好看,但也用不著一直盯著看吧,抬頭往那人的方向看去,是一身著唐門服飾的弟子,可他懷中卻抱著一支骨笛,一把竹弩。

「那笛子........」無痕睜大了眼睛..............

話分兩頭,戰行雲來到客棧房間,隨清秋與戰天雪迎了上來,「哥」   「行雲」 

「清秋,我要的東西呢?」戰行雲向他們點了點頭,便直奔主題

「在這呢"隨清秋從身後拿出一個物是,那物渾身潔白,只在尾部用一個紅色的繩結作為裝飾,正是」雪鳳冰王笛」

「這就是那把笛子嗎?」行雲接過,輕輕的撫摸著笛身

「嗯,這是我從紅衣教,紗利亞那用重金換來的。不過,我倒是好奇,你為何突然要我尋這笛子?」隨清秋搖著扇子,很是不解的問。以他對戰行雲的了解,他就是一音樂白痴,一點都不懂這些風雅之物。可半年前卻突然傳信讓他尋找此物,他當真是好奇。

「不是我要,是無痕在找。」戰行雲輕輕的說,「半年前,我無意見聽到他讓章華幫他尋找此笛,想必這對他很重要吧。」

「無痕?可從小到大,我從沒聽說過無痕會吹笛子啊」隨清秋更是不解了。

「別說是你了,我在他身邊這麼久,也沒見他吹過笛子。琴,倒是聽他彈過一兩次。」戰行雲在一旁說道。「清秋,許是與無痕分開了兩年吧,他身邊多出的那些奇怪的人,我以前從未聽他說起過,除了那個章華見過一次外,其他那四個總是纏著他的傢伙我一個也沒見過。可他卻對他們是那麼的熟悉,對他們那麼的寵愛,就像對當初剛進無雙城的我一樣。若不是那四人都有自己的愛人,我恐怕會以為,他們對無痕也是那種感情........」

戰天雪看著哥哥那種害怕失去重要之物的樣子,心裡也是不好受,原來,他對他真的那麼重要啊。兩年的分別讓他更明白了自己的感情,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她現在只慶幸,當初戰樓楓救回了他,否則,哥哥也不會獨活吧。

「哥,你知道關於這笛子的故事嗎?」戰天雪見行雲的情緒有些傷心,便轉移他的注意力,行雲又何嘗不知她的心思。

「這笛子有什麼故事?」

「我可有查過的,相傳這笛子是三百年前,一薛姓侯爺送給他的伴讀的,說是當作定情信物,後來那侯爺,被人害死,而他那伴讀也無故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最後,還是他那伴讀的弟弟將這笛子交與他們的一個朋友,與他的遺體一道送回雁門關合葬,那時,人們才知道,原來那伴讀,早已為救他而死,最後還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場。對了,那人的弟弟也叫樓楓,你說奇怪不奇怪?」戰天雪遞了杯水給行雲,行雲接過水杯,緊緊的抓著杯子,「那後來呢?」

「後來.....」戰天雪想了想「哦,後來,那侯爺的母親不顧老侯爺的阻攔,隻身闖宮,刺殺太子,為兒子報仇,但最後還是死在了太子的箭下,而老侯爺看著先是兒子不明不白的死在京城,又是老婆死在自己面前,雙目血紅,仰天大問:「我薛無忌自問一身沒做過愧對朝廷之事,愧對百姓之事,為何,你們要害我家破人亡。十二親兵列陣,護我取那太子狗頭!「

說到這,戰天雪奇怪的看了眼行雲,不知為何他紅了眼眶,「哥,你怎麼了?」

「沒事,你繼續說,那老侯爺最後怎麼了,還有那十二親兵,他們最後怎麼了?」行雲擦了擦眼睛,急問道

「最後,老侯爺雖然殺死了太子,但他也死在了暗箭之下。而那十二親兵,當時的皇帝 念在他們以前的功績,沒有殺他們,只是將他們各打了一百軍棍,軟禁在京城之中。」戰天雪將書中所記載的內容說與他聽。

「你不是說這笛子與那小侯爺的遺體合葬的嗎?為何會落在沙利亞手中?」戰行雲對此很是不解

「這是因為,小侯爺不是戰死的,不能入將士墓林,他母親便將他葬在了映雪湖邊,後來奚人來犯,毀了那墓地,裡面的陪葬品被搶奪一空,那他的屍骨,也被那些人附之一炬。」說到這,隨清秋也是唏噓不已,堂堂忠烈之後,居然死後也不得安生。

「我知道了,無痕還在外面等我,我先走了」說完便開門往外走去,許是門外的陽光太刺眼,讓他不由的抬手擋了下,看著手中的玉笛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光。心中不由生出一抹感嘆。「還好,你沒丟。」

當戰行雲來到茶館時,說好要在那等他的人已經不見了身影..................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