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麗江酒吧駐唱一個月多少錢

麗江酒吧駐唱一個月多少錢

互聯網 2022-01-21 15:43:21

來源 | 搖滾客

500

海闊天空音樂:信 - 閃光的樂隊 第1期500

今日BGM,《海闊天空》,信

《閃光的樂隊》這綜藝播出三期了。

不知多少人是奔著張楚去的,畢竟昔日「魔岩三傑」如今也只有這一位老炮活躍在熒幕上了。

上世紀的搖滾氣息,在他身上可窺一斑。

看一場,少一場。

當然了,看點不止張楚一個,一眾人里,還有一位老炮讓人又驚又喜:

他就是蘇見信。

500

節目里,他率真、沒有架子,與各個年齡段的嘉賓都能打成一片。

剛出場時,挽著品冠胳膊走出來,像拉著家長袖角的害羞男孩。

大家打趣道:這還是唱「死了都要愛」的那個搖滾野獸嗎?

500

信這種表現也確實圈粉。

人們見慣了太多的憤怒和叛逆,誰能想到玩搖滾的可以這麼可愛。

但叛逆也好,率真也罷,真性情的人永遠年輕。

不裝,就是最好的搖滾。

這趟綜藝之旅,我見到了一個無比真實的信。

500

最新一期,信與尚雯婕合唱了《愛就愛了》。

因為搶歌失利,才無奈選了這首。

這對組合,並不搭。

從舞台形象,到唱法上。

呈現的現場,也是讓人迷惑的搞笑風。

當信頂著西瓜頭髮型登場——

尚雯婕恰好唱了第一句「他剪了新頭髮...」

嗯,我承認被笑到了。

包括彈完鍵盤后,他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還是那麼逗。

500

兩人合作,限制了各自的發揮,有點1+1<2的反效果。

倒也不是尚雯婕的問題,只是信的個體屬性太強。

有唱功,有唱商,有辨識度,跟人搭配,難以融合,倒顯得對方弱了幾分。

誰也駕馭不了這位搖滾老炮。

說到底,信更適合個人solo。

初場秀唱《海闊天空》,我更喜歡。

原以為他會唱《死了都要愛》、《離歌》這類,符合首期設定的「爺青回」調性。

但他沒有,選擇《海闊天空》,我覺得更有意義。

因為這首歌是他經歷人生低谷之後發行的。

情感豐沛,更有內涵。

這一現場,信高音仍充沛,現場仍穩定,眼神仍堅定。

看完感受是:

那個驕傲的、不屈的搖滾浪子回來了。

500

節目里的搞笑、逗趣,當然也是真實的。

但一定不是全部的信。

當你了解背後的故事後,你會看到一個更叛逆、更有血有肉的他。

500

信出生在台北一個中道沒落的家庭,小時候家世顯赫,後來衰敗了。

從豪華的花園別墅,搬到十幾平的寒酸出租屋。

那時他在著名的造星學校華岡藝校讀書。

尚未成年的他,不得已一邊打工賺錢, 一邊繼續學業。

在餐廳當服務員、賣口香糖、賣盒飯...

500

做的最長的是在酒吧駐唱,不是環境優雅的那種清吧,是魚目混雜的喧囂場所。

下面人打群架,甚至發生槍戰,信還要故作鎮靜地繼續唱歌;

有時候觀眾遞上來酒,敢不喝下一秒就收拾你;

還有一次,唱嗨了模仿Nirvana拆鼓,酒吧老闆氣的當即找人暴揍了信一頓,那一個月薪水也全扣光。

500

這不是電影里的情節,而是信身上發生的真實事件。

同齡人剛畢業,他已經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很多年了。

見識過太多牛鬼蛇神,也嘗過生活太多的苦。

他開過火鍋店,規規矩矩做生意卻遭同行妒忌,上門打砸過兩次。

往來朋友賒賬吃白食,最後經營不下去倒閉了。

好處也有。

比如賺到錢,在酒吧一晚上唱六場,差不多有七八百人民幣入賬。

即使放到現在,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最大的好處是音樂上的。

為日後的好唱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跑遍全台灣酒吧的信,據說學會了3000多首英文歌,後來參加內地節目被主持人、觀眾當場考驗,也都能絲毫不費力哼唱出來。

△不插電現場版《離歌》

有一句雞湯是:你經歷的苦難,都會變成你人生的寶貴財富。

信卻不這麼認為。

寶貴的從來不是痛苦本身,而是被痛苦不斷捶打,依舊不朽的鋼鐵意志。

他說:如果能重來一次,我不希望自己那麼早熟,我失去了青春該有的單純。

500

所以成名后的信,很多時候都是以「叛逆」一面以示外界。

公開聊自己的私生活,換女朋友頻繁、未婚生女、做音樂也向來不太考慮市場,只為了自己喜歡....

他失敗過,曾自嘲窮的吃不了飯學抽煙,一根煙抵一頓飯;

失意過,因為一碗賣不出的咖喱飯,陷入無盡的絕望;

也失去過,入行伍耽誤了寶貴的出道機會。

以前沒有選擇,現在只想按自己的方式,不那麼拘束地活一次。

剩下的,管他呢。

500

大多數人認識信,都是因為信樂團。

那是2002年,華語樂壇人才輩出的黃金年代。

信樂團問世,在不大不小的樂壇佔據了一席之地。

他們很多歌,也都耳熟能詳,是KTV必點系列。

離歌音樂:信樂團 - 挑信 (新歌+精選)500

死了都要愛音樂:信樂團 - 愛的主題歌500

只是才過5年,信便選擇了離團,單幹。

官方說法是:

合同到期,沒有繼續續約。

這是個雙方都必輸的決定。

樂團還在上升期,熬了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走到地上么?

一拍兩散,對誰都不利。

但信還是堅定內心的想法。

圖片

也有人說:

信在團里並不快樂,代表作都是翻唱,走到哪裡都被要求穿奇裝異服,扯著嗓子唱《死了都要愛》。

以至於多年後參加《歌手》唱《人質》時,大家驚呼:

原來信這麼溫柔嗎?

唱《告別的時代》沒靠嘶吼,以溫柔征服觀眾。

他不是變了,他原本就是這樣。

搖滾硬漢下面,也有一顆柔軟的心。

就像這次參加《閃光的樂隊》,所有的詼諧幽默,只是他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圖片

現在他如自己預期,終於可以做想要的歌了。

從《我就是我》這張專輯開始,便慢慢成為創作型歌手了。

十幾年過去,當年的叛逆青年,如今也成了老炮。

他的叛逆,不是對抗世界,而是改變自我。

不妥協,始終有跟這操蛋生活死磕到底的勇氣。

參加《歌手》時他說:

花了這麼多心思,去做這件事情(音樂),我只求以後老了不要後悔。

十幾年時間,他一直踐行這句話。

莫問前程路,昂首自逸行。

即使有一天他唱不動了,站在聚光燈下,也該笑著跟歌迷們揮手。

笑的眼裡都是淚。

點擊「搖滾客」閱讀原文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