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麗江沐王府洗浴中心

麗江沐王府洗浴中心

互聯網 2022-01-19 01:14:37

木氏土司是指明清雲南三大土府之一的納西族木氏封建領主,歷經元、明、清三代,直到雍正年間改土歸流,歷經22世470年。

歷史追溯

木氏一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唐朝,按照傳說,木氏的先祖是個能耐極大和聰慧的人。

麗江境內的土司制度始於宋末元初。

宋寶祐元年,蒙古憲宗三年(1253),蒙古軍經境征大理國,第二年,封巨津州納西族首領和牘之子阿乾為茶罕章管民官。

宋景帝四年,蒙古中統四年(1263),將茶罕章管民官之職改封於麗江壩納西族首領阿良。

明洪武十五年(1382)阿良五代孫阿得歸附明朝,

明太祖朱元璋賜阿得姓木,並封其為世襲土知府,木氏土司世襲統治境內及周邊滇、川、藏部分地區。明洪武十六年又頒旨「授爾子孫世襲土官知府,永令防固石門、鎮御蕃韃」、「封中順大夫」。

從此,這個家族在延續父子聯名制的同時,擁有了漢族的姓氏「木」姓,並以「世襲土官知府」的身份統治麗江。而木氏土司為了保持統治集團姓氏的高貴,推行「官姓木,民姓禾」的制度。木氏土司代代承襲,一直沿襲到明、清時期,甚至是解放以後。

明代,木氏土司承前啟後,開採銀礦,用武力向北與吐蕃爭奪金礦、鹽礦,興修水利,發展農牧業及手工業、商貿業,與蒙化、元江並稱為雲南三大土府之一,富冠諸土司,並以知詩書、好守禮義而著稱於當時,影響於後世。

木氏土知府積極向朝廷捐餉銀、戰馬,多次派士兵幫助朝廷征戰,成為全省土司之首。清代,初期沿明制仍封木氏為世襲土知府。但實力大不如前。

至清雍正元年(1723),清王朝對麗江實行「改土歸流」,委派流官任知府,降木氏世襲土知府為世襲土通判,解除了木氏土司的統治權。木氏世襲土通判之職延襲至民國年間。

元代,隨著中央集權的強化和各族人民向心力的加強,中央王朝對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實行「土司制度」。與歷朝對連續少數民族採取的「羈縻」相比,中央王朝的管理加強了,表現在:(1)官吏任用權、承襲、考核權掌握在中央。(2)各地土官要向中央王朝繳納賦稅和定期朝貢。(3)中央王朝對各地土官所屬的軍隊有徵調權。即政權、財權、軍權等主要方面要屬於中央,土府、土州、土縣等本身,有一定自治權,其實質就是中央王朝郡縣制的一種變通形式。

土官的任職要有朝廷頒發的誥敕,明清制度一至五品以「誥命」授予。木氏土司任職的知府,為從四品或正五品,故稱誥命。

木氏每次承襲,均要本人或派親信進京朝覲,請給誥命。到明代中後期多派人去進京請誥。當時土官能否承襲,在吏部有驗封司「委官體勘,別無爭襲之人,才呈部具奏照例承襲」。在省內,先要通過布政司、按察司、都指揮司等「三司」會勘屬實,即應襲人姓名、所屬身份、住址、所管地方、人口、自始祖以來襲職事迹,官府查對紙號,以為憑據,還要地方官出具保結文書,這些材料齊全,才能上報朝廷請求襲職,稱「保勘襲職」。為了便於承襲,在家庭內部,木氏土司採取嫡系承襲制,

從元到明末,一直如此。元代4世、明代14世,均為長子繼承。秩序不亂,有利於家庭統治的交接。在其家譜中,將歷代的人物、事迹、長幼記述得十分清楚。誰是「承襲人」很明確,因而避免了「嫡庶不明,累年爭襲」的弊端。只是到了清初,原有的家法變了,木靖之後由胞弟木繇之子木堯承襲,此後,堯之次子木興、次子木鐘相繼承襲。

木氏土司經元、明、清三朝,傳襲22代,共470餘年。

歷任土司

1.木得(1304~1389)【阿甲阿得】洪武十五年~二十三年任麗江土知府(1382~1390)1382年朱元璋賜木姓,1383年任麗江土知府。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8年。

2.木初(1345~1425)【阿得阿初】洪武二十四年~永樂十七年任麗江土知府(1391~1419)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28年。

3.木土(1364~1433)【阿初阿土】永樂十八年~宣德八年任麗江土知府(1420~1433)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7年。

4.木森(1401~1442)【阿土阿地】宣德九年~正統六年任麗江土知府(1433~1441)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9年。

5.木嶔(1429~1485)【阿地阿習】正統七年~成華二十一年任麗江土知府(1442~1485)太中大夫、資源治少尹,正三品,在任43年(在任最長)。

6.木泰(1455~1502)【阿習阿牙】成華二十二年~弘治十五年任麗江土知府(1486~1502)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17年。

7.木定(1476~1526)【阿牙阿秋】弘治十六年~嘉靖五年任麗江土知府(1503~1526)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24年。

8.木公(1494~1553)【阿秋阿公】嘉靖六年~嘉靖三十三年任麗江土知府(1527~1553)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28年。

9.木高(1515~1568)【阿公阿目】嘉靖三十三年~隆慶二年任麗江土知府(1554~1568)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15年。

10.木東(1534~1579)【阿目阿都】隆慶三年~萬曆七年任麗江土知府(1569~1579)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11年。

11.木旺(1551~1596)【阿都阿勝】萬曆八年~萬曆二十四年任麗江土知府(1580~1596)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17年。

12.木青(1569~1597)【阿勝阿宅】萬曆二十四年~萬曆二十五年任麗江土知府(1596~1597)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2年(在任最短)。

13.木增(1587~1646)【阿宅阿寺】萬曆二十六~天啟三年任麗江土知府(1598~1624)(讓位給子木懿,隱居芝山)。左、右布政使司布政使,從二品,在任26年(官職最高)。

14.木懿(1608~1692)【阿寺阿春】天啟四年~康熙七年任麗江土知府(1625~1668年)(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25年。

15.木靖(1627~1671)【阿俗阿胃】康熙十一年(木靖無子傳侄木堯,木堯又讓位給子木柚)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16年。

16.木堯(1647~1708)【阿胃阿揮】康熙十七年~康熙三十年任麗江土知府(1678~1691)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12年。

17.木興(1667~1720)【阿揮阿住】康熙三十一年~康熙五十五年(1692~1721)子木崇世襲,1722年病死傳給四弟木鐘。知府、中憲大夫,正四品,在任5年

18.木鐘(1723年)雍正元年1723年改土歸流,從此木府結束在麗江統治。

19.木德雍正三年(1725),木鐘病故。其子木德當時只有九歲,承襲土通判的職務。木氏在政治上失去了權力,經濟上的地位也今非昔比,田產牛羊都被充公,以致木家「室如懸磬,貧乏難堪」。後來幾番爭取,朝廷才同意發還一些土地,供其收取租稅。

20.木鐘死後,木德、木秀、木睿、木漢、木景、木暉先後繼任土通判。1911年辛亥革命后,雲南都督蔡鍔令木蔭任「土通判所使」,木標、木瓊繼任。

統治區域

元代以前,境內處於「酋寨星列,不相統攝」的局面。宋末元初,阿良一系受到元王朝的扶持重用。在改朝換代之際,任上土司審時度勢,適時地歸附新王朝,受到明、清兩朝的冊封。其直接統治區域為麗江縣域全境,今維西縣、蘭坪縣全境,中甸縣金沙江邊河谷地區。

明代以來,西北部吐蕃武裝力量多次南下,侵掠木氏土司的統治區域。在中央王朝的支持下,木氏土司擊退來犯之吐蕃武裝,揮兵長驅直入,將勢力範圍擴張至北部藏區。

西北面: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明太祖敕命土知府:「裨楊塘鎮(今香格里拉縣小中甸一帶),節制西番,禮際機便從宜,擯相體統行事,以彰國威。」

明永樂四年(1406),木初遣通事禾節,與錦衣衛鎮撫司指揮使朱程至中甸,開設楊塘、鎮道二安撫司,明成化十九年(1483)木氏土司開始進軍中甸,至嘉慶三十年(1551)佔領中甸全境,繼而向北推進。

《巴塘縣誌》政區建置載:「明隆慶二年至崇禎十二年(1568~1639)雲南麗江土知府納西族木氏土司攻佔巴塘,並派一大臣駐紮巴塘,以巴塘為中心建立得榮麥那(得榮)、日雨中咱(中咱)、察哇打米(鹽井)、宗岩中咱(宗岩)、刀許(波柯)等5個宗(相當於縣)進行統治。這時期,巴塘屬雲南麗江土知府管轄。」

1991年纂修之《理塘縣誌》第一篇第三章載:「元明時期,理塘被雲南麗江土知府納西族木氏土司佔領,統治約70餘年,在此期間,木氏土司先後將大批麗江納西族人強行遷入理塘。」木氏土司的勢力範圍往北延伸至昌都地區。

東北面:明天順六年(1462)始,木氏土司始進征鼠羅(今木里)、鹽源、鹽邊等地,后逐漸延伸到九龍、稻城、康定等地。

《義敦縣誌》遺迹部分載:「木天王死後,人民神之,凡所轄之地東由打箭爐(康定),西至察木多(昌都)各寺院皆塑其像於正殿,名曰木王殿。」

西南:今怒江州,緬甸境內的恩梅開江一帶均屬木氏土司勢力範圍。

明崇禎十二年(1639),蒙古族和碩特部首領固始汗佔領昌都、巴塘、理塘、中甸等地,結束了木氏土司在北部藏區的統治。

明末清初,木氏土司的實力逐漸衰弱,對東北部、西部的勢力範圍漸漸無力控制。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新疆蒙古族準噶爾部東陵敦多布佔領西藏及今川滇藏區。

康熙五十九年(1720),康熙帝命川、滇同時進征西藏。土知府木興奉命親領土兵500名,委土守備二員,土千總二員,沿途幫安台站,搭造橋船,把守要渡,偵探嚮導,護軍糧餉。木興之子木崇授扎符一張,任隨征游擊,並委土守備二員,土千總二員,土把總四員領精壯土兵500名,隨軍進征,由欽差伍標調遣,充當先鋒。土知府木興,欲乘朝廷用兵藏區之際,收復木氏對北部藏區的統治。

木興請求雲貴總督蔣陳錫向朝廷奏疏,要求將中甸等地仍歸木氏管轄。朝廷上諭:「應如所請,將中甸地方及巴塘、理塘仍為麗江土知府管轄。」其時川軍已佔領巴塘、理塘等地,四川總督年羹堯奏疏:「四川現在用兵,一切用糧調遣之事,道經巴塘、理塘,關係緊要,…請仍歸四川管轄,有濟軍務。」

朝廷上諭:「應如年羹堯所奏,…其巴塘、理塘地方,應暫歸四川統轄,俟事平之日,再照原議改隸雲南。」川督年羹堯,因巴塘、理塘之爭,與雲南方面結下隔閡,年借雲南方面運送糧遲之事,彈劾雲貴總督蔣陳錫、雲南巡撫甘國璧,朝廷將蔣、甘二人革職,並命二人自備口糧,運米進藏,蔣於途中病死,甘留藏三年始還。

木興督運軍糧至喇普地方,當地土目巴松「耽擱公文,攔截軍餉」,木興部下將巴松殺死。年羹堯向朝廷參劾木興:「八月二十日,木興帶領蠻兵,前至喇普,因番目巴松,以已歸四川為辭,即被殺死,又示威蠻番,勒令歸已,以至蠻番欲圖報復,各思揚兵,巴塘之運路遂阻。木興狂悖生釁,殺良阻運,請革職拿禁省城,俟西藏事平,嚴審究擬。」木興得悉,驚悸成疾,遂拮据返家,於十一月初九日亡故。

其子木崇,隨清軍入藏作戰,染上寒濕症,回師調治不愈,亦於康熙六十一年(1722)二月三十日亡故。至雍正五年(1727),朝廷勘定滇川兩省疆界,凡江外中甸,江內其宗、喇普、阿敦子等地俱還滇轄,巴塘、理塘、查木多等地歸四川管轄。

府邸木府

木府(Mu Fu Mansion)是麗江木氏土司衙門的俗稱,位於麗江古城獅子山下,是麗江古城文化之「大觀園」。整個建築群坐西向東,是一座輝煌的建築藝術之苑。明末時達到鼎盛,其府建築氣象萬千,古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曾嘆木府曰:"宮室之麗,擬於王室"。

「北有故宮,南有木府」,木府是一座輝煌的建築藝術之苑,它充分反映了明代中原建築的風采氣質,同時保留了唐宋中原建築古樸粗獷的流風餘韻,而其座西朝東,府內玉溝縱橫,活水長流的布局,則又見納西族傳統文化之精神。

據《麗江府志》記載,從前的木府殿堂巍峨、布局嚴謹,僅中軸線就有369米長,中軸線上分別有議事廳、萬卷樓、護法殿等大殿,兩側房屋羅列,樓台亭閣,數不勝數;花園迴廊,風格別緻。其總體建築風格為「仿紫禁城而建」。

木土司城堡

木土司城堡位於香格里拉縣小中甸鄉聯合村公所貢下村西側,城堡具體始建年代不詳,小中甸作為迪慶境內較廣闊而豐膄的藏區平原,是當年木氏土司屯田屯兵的一個好場所。同時,小中甸作為向藏區進發的第一道兵城,具有較強的戰略優勢,易攻、便守、利退。

木土司當時在藏傳佛教噶舉派勢力範圍內修建城堡,也利於創造機會與噶舉派高僧接觸,推崇藏傳佛教,利用藏傳佛教對藏民的感召力,來實現對藏區的統治。自公元1253年開始,納西族世襲土司木增就成為滇西北地區有較大影響的納西族首領,民間稱其為「木天王」。

有關影視

《木府風雲》是於榮光執導,秋瓷炫、於榮光、呂良偉、潘虹等演員主演的民族古裝影視劇。劇集講述了明代雲南納西木氏土司在當地統治時期,木氏家族內部風雲變幻的恩怨情仇。該劇是央視第一部收視率破2億的電視劇。

專家見解

木氏土司研究專家談《木府風雲》

夾縫中崛起的一方霸主

電視劇《木府風雲》中的「木王府」,已不是木氏土司主宰麗江時的府衙,這座佔地43畝的雄偉建築,重建於1996年的麗江大地震后。「總體上,它比原來的木府更加雄偉。」

「木王府」原名「麗江軍民府衙」。在余嘉華教授看來,木氏家族不會將木府命為「木王府」,對於低調內斂、忠君愛國的木氏家族來說,這種僭越之舉不會發生,慎行也是納西先民的生存之道。

納西族的祖先,是黃河流域漢代南遷的羌民。物產豐富的四川鹽源,正是他們在漢唐時期的活動中心。這個土地肥沃、風光旖旎的大壩,四周還生活著漢、藏、彝等族民,納西是其中的一個弱小民族。

據余教授之見,鹽源出產大量鹽鐵。在農耕社會,鹽鐵是國家的經濟命脈,也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族民爭奪的重心。戰亂頻仍,在夾縫之中生存的納西族,便只有遷徙一途。

選擇麗江,是納西先民的智慧之表現。這個地方,風景秀麗不說,海拔也才兩千多米,不高不低。區位上遠離中央王朝,東北遠離四川涼山的彝族,西北遠離藏族,往東南遠離雲南的行政中心昆明。遠離權力和征戰的中心,便有了相對寬鬆穩定的生存空間,為納西族崛起為一方霸主奠定了基礎,至此,木氏家族的精彩故事拉開序幕。

三次高明的審時度勢

現今耳熟能詳的木氏土司及其先祖,是納西族在長期的發展中,選擇的民族領袖。從三次高明的審時度勢中,可以看出這種選擇的正確性。

稍懂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提起元世祖忽必烈,腦海中肯定會響起草原民族嘶吼的群馬和山響的鐵蹄。而這樣撼天動地的大軍,正與雲南有過親密的接觸。

公元1253年,忽必烈率軍征雲南,「蒙古大軍攻克一寨,抵抗者必遭屠城,只留下婦孺和工匠。」途徑麗江,納西先民的部落酋長麥良主動迎降,忽必烈稱帝后,屢次封賞,麥良曾經官居正一品。這是木氏家族真正的崛起。

朱元璋的故事,我們也並不陌生。公元1382年,他派大將藍玉、傅友德、沐英征雲南,這時的麗江納西族首領是阿甲阿得,他汲取了先民麥良的經驗,率眾首領歸附明軍,后得朱元璋「賜木姓」,並以「世襲土官知府」的身份統治麗江。

到了明末清初的改土歸流時期,木氏土司又來了個華麗漂亮的「轉身」,安穩過渡。雲南大學木霽弘教授接受都市時報記者採訪時說,改土歸流對地方官的任職進行改革,木氏家族主動放權,家族子女不任行政官,而是到各地任莊主,以生產維持基本生計,從而避免了殘酷的流血鬥爭。

不過,余嘉華教授則認為,歷史有其複雜性,木氏土司其實並沒有真正放權,但確實做到了和平過渡,其過程非常複雜,此處按下不表。而在滇東北地區的改土歸流中,土司與清兵的抵抗導致雙方傷亡慘重,「血肉淋淋,幾百里不止。」

1723年的雍正元年,木氏土司的統治衰落,麗江由清朝派出「流官」治理,統治麗江共達470年的木氏土司退出歷史舞台,土司制度成為歷史記憶。

治下三百年無大亂

木氏土司統治下的麗江,在明代時期300年無大亂,麗江壩安定和平,百姓安居樂業。一個弱小民族,能在與其他各民族的碰撞中生存下來,已非易事,最終還成為保一方平安的大土司,統治麗江近五個世紀,還讓文化影響到了中原,這就稱得上是歷史的傳奇了。

元明清時期,土司遍布西南。余嘉華教授說,那時的一般土司,有權有錢之後,通常是殺牛宰羊,大碗酒、大口肉,歌舞昇平。有的土司妻妾成群,因此還流傳著「八百媳婦國」的故事(相傳在西雙版納以南的某個部落,酋長有妻八百,各領一寨,故稱『八百媳婦國』)。

而木氏土司統治時期,重視衛生而引進醫生;重視教育而引進教師;重視手工業而引進位鞋、制銅、造紙、建築等工藝;重視文化藝術而引進繪畫藝人、廣交天下名士……在今天的鹽源地區,木氏土司曾將稻作文化傳播過去(。

談起木氏土司的厲害之處,余嘉華教授屢屢稱讚,尤其是對文化的重視。「他們有錢,捨得在文化上搞投資;他們有力,捨得在文化上花力氣。」這其中的故事,就更具啟示意義了。

以文化團結、化育邊民

余嘉華教授發現,明朝中葉,木氏土司木泰大力提倡本民族學習漢文化,開創了納西族用漢字寫詩的先河。

重視漢文化,可從木氏土司在麗江建設的「萬卷樓」窺見一斑。木氏土司用十餘代人的心血,花巨資引進藏書。致使「凡宋明各善本以數萬計,群書具備。」木氏家族也非常重視對後代的教育,在麗江木府旁的一座牌坊上,「天雨流芳」四個大字,在納西語中便為「讀書去吧」之意。遺憾的是,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木氏後人的萬卷樓,后毀於清朝咸豐同治年間的「亂世十八年」。

因得豐厚文脈的滋養,木氏家族出現了文采斐然的「木氏作家群」,在中國詩詞的歷史長河中投下了漂亮的波光艷影。其中最值得大書特書的,便是電視劇《木府風雲》中,給了眾多情節描摹的木增。

木增11歲時世襲土司,治世之才和詩文之才兼備。自幼埋頭博覽群書,承認「好記性不如爛筆頭」,邊讀邊記,還留下了一部名為《雲過淡墨》的讀書筆記。其中顯示,木增廣泛涉獵儒、釋、道、佛、醫學、天文,以及寫詩的音韻格律,知識廣博。

木增統治麗江時期,不止保護本民族的文化,還幫助其他民族進行文化傳承。余嘉華教授說,現今存於拉薩大昭寺的藏文版經典——大藏經《甘珠爾》原刻本,便是木增治下,用十年時間完成書稿,並送到蘇州「汲古閣」(當時中國最高水平的出版社),花巨資精刻而成。

木增還主持將大理佛寺中的「善本佛經」,送到「汲古閣」精校、精刻,然後送給全國各大寺廟,將雲南佛教文化傳播至中原。而經手此事的,正是昆明呈貢人、明末第一詩僧蒼雪。

木增重視文化、廣交天下名士的故事,遠未完結。

徐霞客與木增的不解之緣

1638年臘月二十二日,53歲的明代探險家徐霞客抵達「奇峰挺拔」的賓川雞足山。徐霞客到來之前,喜歡捐款廣修塔寺的木增,早在此處花了巨款捐蓋了悉檀寺、尊勝塔院等宏偉建築,還向明熹宗皇帝討得了御賜佛經678函,藏於寺中。

徐霞客必然看到了這些。此時遠在麗江的木增,已在朋友陳繼儒(明末大家)的介紹中,聽說了見識廣博、才華卓絕的徐霞客。

1639年正月二十日,木增委派翻譯,專程趕到雞足山接徐霞客。五天的風雨兼程,當徐霞客足踏麗江古樸而風雅的青石板街道時,已是燈火輝煌的傍晚。成為木府的座上賓,這位覽盡天下美景的探險家,面對盛情款待的佳肴大為驚嘆。「大餚八十品,不能辨其孰為異味也。」他在木府吃到的「柔豬」,骨俱柔脆;氂牛舌,甘脆有異味。如此山珍,不一而足。

在麗江,徐霞客參觀了麗江府衙金碧輝煌的宏偉建築,以及廣布在麗江古城以外縱橫百里大大小小的莊園,諸如果園庄、芭蕉庄、玩鷹庄、氂牛寨、狗飯田等。對於木府,徐霞客在遊記中記下了濃重一筆,稱其「富冠諸土郡」,其「宮室之麗,擬於王者」。

抓住時機「以窺中原文脈」

對於向來喜好詩文歌賦的木增,必然不會放過與徐霞客「如切如磋」的機會,於是請徐霞客圈點詩文,並邀其為自己的詩集作序。木增還請徐霞客教其孩子作文,目的在於「以窺中原文脈」,可見其謀略眼界之高遠。

據余嘉華教授考證,當時木增邀徐霞客指導其兒子寫作,稿酬是四兩黃金,還不算贈予的其他寶物。「四兩黃金能購物多少沒有做過計量,但至少夠徐霞客花大半年。」余教授如此猜測。

在麗江覽勝觀奇完畢,常年在風雨深山穿行的徐霞客,雙足帶病——患上嚴重的風濕關節炎——無法行走。木增派出大概8人甚至更多,用轎將徐霞客抬送回鄉,從麗江到湖北黃石,前後走了150天。對此大義之舉,徐霞客感懷不已,在日記中回憶,若無木增此義,必定客死他鄉。回鄉次年,徐霞客即去世。

至於木增,他36歲便放棄權利,因為受道家歸隱思想的影響,隱遁束河后的芝山「解脫林」,埋頭讀書寫作,從事學術研究。正如他在詩文中所呈現的意境一般:斗笠蓑衣情坦蕩,短蕭橫笛任悠揚。昏夜歸來恆醉飽,惟斯真樂在山莊。

民間也有一種說法,木增獨自一人隱入芝山,從此去向成謎。不管真假,讓好故事留下謎,終究是好的。

電視劇《木府風雲》的熱播,麗江「木府」由默默無聞一躍成為家喻戶曉。木府是麗江納西族木氏土司衙門的俗稱,由明洪武十五年(1382)傳至清雍正元年(1723)改土歸流為止,共歷十八位土司341年。電視劇主要表現的木增,正是木府幾百年歷史中最傑出的一位土司。

朱元璋賜姓「木」

木氏一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唐朝。到宋理宗寶祐元年(1253),忽必烈率蒙古軍征討大理,巨津州阿塔剌率軍抵抗,而通安州的麥良不但備下厚禮前往迎接,還主動配合蒙古,消滅了抵抗者。忽必烈即位為大汗后,封麥良為從二品的「茶罕章宣慰司」,又累功升至「提調諸路統軍司」。

明洪武十五年(1382),朱元璋遣傅友德、藍玉、沐英平定雲南。麥良的後人、納西族首領阿甲阿得歸附明軍。朱元璋將自己的姓去掉一撇一捺,給其賜姓「木」。第二年,木氏第一代土司木得親往南京,進獻麗江產的「玉馬」。七十多歲高齡的木得在路上跋涉三個月,終於見到了大明朝的開國皇帝。朱元璋十分高興,接見之後,頒旨讓他「世襲土官知府,永令防固石門、鎮御蕃韃」,下轄四州一縣。木得之子木初即位后,也親自入京朝貢。明朝十四代木氏土司中,至少有十二位曾到京城面聖,進貢十九次。

依靠中央政府是木氏土司的既定「國策」,木公曾說:「凡是我的子孫,接受朝廷封賜的官職,拓守邊城,不可動搖、叛亂,以致給中央王朝造成憂患。要遵照朝廷世代相傳的教訓,不能夠紊淆變亂,而敗壞木氏家族的家訓。」在木府各門上都掛有「誠心報國」、「崇德」等匾額。有趣的是,因為一個「木」字,木府雖然仿造紫禁城,修得繁華壯麗,但其所在的麗江古城卻沒有城牆怕「口」圍「木」,成了「困」。

當朝廷遇到困難,木氏家族都會慷慨解囊。嘉靖年間修築宮殿,木高出銀5600兩;萬曆時朝廷對外用兵,木增「助遼餉銀兩萬兩」;到了明末的天啟二年(1622),木氏還「捐銀一千兩助國,頒賞陣亡忠孝」。對於朝廷在西南地區的軍事行動,木氏土司也都儘力協助。明王朝對木氏土司也是投桃報李,常常予以賞賜,使麗江成為與蒙化、元江並稱的「雲南三大土府」。麗江木府的轄境擴大到雲南、四川、西藏交界處的中甸、德欽等地。

木府統治下的麗江軍民府實行軍政合一的行政管理體制,即所謂「木瓜制」。「木」意為「兵」,「木瓜」就是「兵營」,在這種體制下,民眾既是士兵,又是農夫,有戰事時就從軍打仗,和平時期就在家務農。

木天王」木增痴迷道教

在雲南所有的土司中,「知詩書,好禮守義,以麗江木氏為首」。木氏土司中甚至出過不少的作家,其中以木泰、木公、木高、木青、木增和木靖成就最高,被後人尊稱為「木氏六公」,有「文墨比中州」之譽。

木増(1587-1646年),即是電視劇《木府風雲》的主人公、麗江第十三代木府土司。

木青在位只有兩年,其子木增即位時剛剛十一歲。他在母親的支持下,在宗族會議上嚴正宣布:「雖然連遭喪故,但朝廷法度,祖宗陳規俱在,誰敢有不利於我而想敗壞法規,決不饒恕!」一下子鎮住了所有人。

趁著木府有喪,江北鄉城的土著民族造反,向麗江發起進攻。少年木增挂帥親征,一舉消滅來犯的敵人,鞏固了木氏的統治。

成年後的木增於明末亂世之中,多次率軍平叛,擊退吐蕃的侵擾,被朝廷封為從二品的布政使,這是歷代木氏土司獲得的最高官職。他在位的二十六年是納西族歷史上最為強盛的一個時期,因而被尊為「撒旦傑波」(麗江王)和「木天王」。

木增大力發展經濟,在南坪、中甸、維西、寧蒗及四川木里、西藏鹽井等地開發銀礦、銅礦、金礦、鐵礦、鹽礦。

在康巴藏區組織興修水利,引種稻穀。同時在先輩的基礎上,擴建宮殿,新建了木氏府署、忠義坊、白沙大定閣等建築,規模之大,徐霞客讚歎其「宮室之麗,擬於王室」。

在這些功業之外,木增還留下詩文一千多篇,被收在《嘯目堂詩》、《山中逸趣》等六部集子中。明朝翰林學士蔡毅中稱讚木增詩「古似陶沈,律如李杜,奇麗似商隱」,將他與陶淵明、李白、杜甫等大詩人相比。

木增與八大山人、董其昌等人也有書信往來。徐霞客在麗江遊歷時,木增請他到木府給兒子木懿上課,教授中原漢文化。在徐霞客的遊記中留下很多有關麗江的記載,成為後世研究木府的重要史料。

電視劇中木增的妻子阿勒邱也是史有其人,她心靈手巧,持家有道,是納西族婦女的典範。所以後來「阿勒邱」成為聰明能幹的納西婦女的統稱。《木府風雲》中的另一位女主角阿室則是出自虛構。

天啟二年(1622),36歲的木增正處於事業巔峰,但他目睹明朝江河日下,頓感心灰意冷,索性傳位給兒子木懿,自己住進了玉龍雪山的芝山別墅。

隱居期間,木增時而博覽群書,時而定坐思禪,寫下了二十多萬字的讀書筆記《雲鶯淡墨》,既彙集有天文、地理、生物等各學科知識,也摘錄有儒、釋、道三教箴言。

作為文治武功都很出眾的一代王者,木增竟「獨愛玄同契老莊」,信奉神仙,對道家清靜無為的理論身體力行,自號「滇西華馬水月道人」。他寫的詩中,流露出的也是道家思想,如「有心豈得妙,無年適真和」。

木增死後,民間傳說他的身體化成了雪山,並預言:雪山將在四百年以後崩塌。又傳木增升天時曾說:「若雪山崩塌、金沙江斷流,便是我回來之時」。

末代土司夫人秘藏檔案文書

吳三桂降清后,率兵掃蕩雲南,木增之子木懿像元朝時的祖先一樣,率先投誠,獲准繼續世襲麗江土知府。木氏家族雖然掌控麗江,但中央權力已經日益滲入進來。

木懿在位的後期,土知府就徒有虛名了。吳三桂以平西王身份統治雲南時,給木懿扣上一個「私通吐蕃」的罪名,押解到昆明,向木氏土司勒索錢糧。

雍正元年(1723),納西族地主阿知立、阿仲苴等,請求「改土歸流」。朝廷當即同意改設流官知府,把木氏世襲的土知府降為土通判。

改土歸流即改土官為流官。土官是一族世襲,而流官由中央選派,實行任期制。雍正四年(1726),清政府以鄂爾泰為雲貴總督,兼轄廣西,在西南地區主持大規模的改土歸流,鎮壓了反抗的各地土司。少數民族地區的「自治」被廢除,中央政府實現了行政權力上的統一。

木鐘是麗江末代土司,他自幼被寄養在漢文化與少數民族文化接壤的姚安,飽讀儒家典籍,對這種政治變故的意義,十分清楚。

聞知失去權力后,木鐘頓足捶胸,深感「危疑憂患,內外交攻」,以致卧床不起。一直到辛亥革命后,雲南都督還任命木蔭為「土通判所使」,木標、木瓊相繼任職。

木氏土司驟然失勢,清朝官員趁機向木鐘夫人高氏索要古玩珍寶,高氏回答:「我到麗江不久,僅有妝奩,並未見過木氏傳留一物。」清吏們燒毀檔案文書的時候,她將木氏歷代保有的敕書、誥命秘藏起來,所以今天我們才能清楚地知道木氏土司的歷史。

引用來源 • 麗江木府稱雄雲南四百年 朱元璋賜族人「木」姓(圖) 搜狐新聞 2018-11-28 • 木氏土司統治區域及勢力範圍 麗江古城官網 2018-07-12 • 木氏土司研究專家談《木府風雲》 新浪 2015-06-28 • 麗江木府:稱雄四百年的雲南土司(圖) 搜狐 2015-06-29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