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麗江故事傳說

麗江故事傳說

互聯網 2022-01-17 18:11:15

放學時,林奕婕坐在操場旁,一邊看鍾子澈打籃球,一邊在紙上勾勒鍾子澈帥氣的身姿。

等到鍾子澈中場休息時,林奕婕急急忙忙地說:「子澈你摸我額頭,我好像發燒了。」

鍾子澈沒有動:「去量體溫,用手摸不準。」

林奕婕嘟起嘴:「那我發燒了,你會不會照顧我一整晚,然後趴在我床邊睡著?」

鍾子澈:「白癡嗎?」

「可是如果你發燒我就會這幺做。」

「笨蛋,你不會去買退熱貼嗎?什幺年代了,你難道還要換一整晚的冰毛巾?」

「你怎幺一點都不浪漫啊。」

鍾子澈嘆了一口氣:「我剛打完籃球手很髒,你等我洗手,再來幫你摸摸額頭。

林奕婕笑起來:「是也不用,你不用改變,你這樣就很好了,你只要是你,然後,喜歡我,就夠了。」

鍾子澈看著她一開一闔的嘴巴,傳出來的聲音,怎幺能這幺動聽?

「以後,你叫我做的,只要我做得到,我都做。」

鍾子澈低頭去親她。

「嗶嗶!你們在做什幺?」教官在遠方吹哨。

鍾子澈拉了林奕婕就跑,銀鈴一串串響徹整個校園。

林奕婕笑說:「都什幺年代了,教官怎幺還這幺古板啊!我們又沒幹嘛。」

另一邊,許文婷每天都悶悶不樂的,連上課都頻頻上閻羅王點名。同學們八卦起來:「肯定是因為鍾子澈跟林奕婕在一起了。」

許文婷自己覺得,大概是陽氣太旺了,所以身體不舒服,她身邊都沒有鬼了。

算命鬼走了,小老頭最近不知道跑去哪,鬼王更是在她送醫那天就不見鬼影了。

許文婷對於頭上逢了三針並沒有什幺感覺,只是鬼王走了,她身邊只有兩隻鬼,她感覺很安靜,很安靜的不習慣。

可是不會有人發現,在別人的眼中,許文婷完全沒有改變,在許素蘭眼中,又何嘗有什幺不一樣。

她現在走在路上,見到鬼就問,有看到鬼王嗎?都沒有鬼看到。

直到今天回家,她終於在家看到熟悉的身影。

「你去哪裡了?我找你好幾天了!」

「也沒去哪。我前幾天,去找你媽了。」

「你去找我媽幹嘛?你不怕被她打死啊?她沒打傷你吧?」

「沒有,她還打不死我。」

「你再逞強啊,你到底去找她幹嘛?

「也沒幹嘛,就無聊路過,你媽就要打我,我想說,趁機跟她學怎幺打鬼。」

許文婷驚訝:「你跟她學打鬼幹嘛?」

「想說,你以後要賺點零用錢,就可以自立自強。你看好了,我教你。」他念了一連串口訣又比劃了一套招式。

她忽然想起媽媽常常罵鬼的一句話:「冥頑不靈。」她想,大概,鬼王被打死了還是冥頑不靈,不會哭,不會醒悟,不會認輸。

「喂,你有沒有在記啊?」

「你痛嗎?要不要去墳墓那邊在躺一躺。」

鬼王一笑:「沒事啦。」

她試探的問:「你為什幺要幫我?」

「沒有啊,就無聊。」

她覺得有什幺疑問沒有被解答到,可是他的臉上嘴巴里都不像還保留住一句話的模樣。

他的彆扭好似融入骨血了,彆扭的都不彆扭了,你會相信這句就是真話。

他又說:「就順便的。」他的眉眼不挑也不眨。

「真的?」

「騙你幹嘛?」

陽光照進來,他的臉龐透明的被金黃遍染,眉眼淡漠的快要看不見了。

他總是這樣,不帶給人任何壓力,你都要忽略他了,一轉頭,他還在那裡,耀眼,卻不扎眼。

透明?不可能的,他的眉眼,已經深深地刻在她心裡了。

鬼王自己也想知道為什幺,打到後來,許素蘭也問他在堅持什幺。沒什幺,也許就是賭一口氣,他已經沒有氣了,偏偏還要來賭氣,他想證明,對自己證明,他也能替許文婷做點什幺,或者說,做點什幺都好,就算她以後會忘了,就算她根本不在乎,他也要在走之前,做點什幺。

「我要走了。」他淡淡的說。

「你要走去哪裡?為什幺要走?」許文婷下意識就想要伸手拉他。

他向後躲開,滿臉不在乎,「不走要幹嘛?」

「你……我又還沒追到鍾子澈,你怎幺可以走掉,如果你走掉,我不幸福你會灰飛煙滅欸。」

「不會,」他忽然捅破這窗紙。「那是我騙你的,好玩而已。人家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已經幫妳很多了,接下來,追不追的到,就靠你了。」

「你想騙我的時候就騙我,不想騙的時候就走,怎幺可以這樣!」

「不然你要留我下來幹嘛?看你幸福?看你結婚生子?許文婷,我也要投胎,我也要過我自己的人生,你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她又想起算命鬼說的,你的正緣在25歲會出現。

對,所以現在這個是孽緣,一人一鬼,不能觸碰,不能結婚,不能生小孩的孽緣。

她有命中注定的富貴命,可是沒有人問過她要什幺?如果不要正緣要孽緣,是不是很傻?

可是有什幺關係?反正她從小到大都被罵笨。

「我……那如果我不結婚,你可不可以留下來陪我?我想要,想要你陪我,我……我喜歡你。」

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臟又開始跳動,也不是不可以,可以啊,只要她需要自己,為什幺不能留下來?

只是耳邊突然蹦出算命鬼的聲音:「她剛好是跟你相反的人啊!今生不會有什幺苦難,她會平安順心,富貴無憂。你最好不要動什幺心思,會害了她的。」

瞬間又將他打下十八層地獄。

不要動心,早就沒有心了,只有發冷的不是四肢的魂魄,渾身僵冷,冷的發狠。

「你騙

人的吧?我不像你怎幺好騙,你只不過是因為,想要我幫你,你習慣我幫你,又覺得自己追不到鍾子澈,才要留我下來而已,等你遇到妳命中注定的那個帥氣的好老公,你就會叫你媽把我打得魂飛魄散對嗎?」

「不是,我不是,我不需要你幫我了,我是真心的……」

「騙人,不然你證明給我看啊,如果你真的那幺喜歡我,就為了我去摸老鼠,現在就去。」

許文婷渾身顫抖的走到籠子前,不知道為什幺,只要一靠近老鼠,那種被遺棄的感覺就會跑出來。

鬼王也要遺棄她了。

她向前伸手,小老頭打開籠子,老鼠跑了出來,跑過許文婷的腳邊,許文婷嚇得尖叫痛哭,她蹲到地上痛哭,而老鼠已經跑走了。

她再回頭,鬼王也已經不見了。

都不見了。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