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麗江聽花堂花園美宿

麗江聽花堂花園美宿

互聯網 2022-01-18 23:37:03

原標題:聶劍平|拿下設計界頂級大獎,聽他聊一聊關於設計

今年3月,編輯出差麗江,其中一程便是前往玉湖村,看看傳說中的」墅家玉廬·雪嵩院「,編輯至今也還記得初見它時的震撼:與村落風情完美結合的石頭牆、巧妙體現納西民俗的魚鱗窗格、涓涓不息的水渠、一棟棟仿當地民居的別墅背靠玉龍雪山、依起伏山勢而建……其顏值與地段優勢絕不亞於近年來在麗江陸續開出的幾個國際五星度假酒店。

回來一個月左右,就得知,墅家玉廬·雪嵩院斬獲」2016-2017屆國際設計界最強競賽之一,A』design Award(義大利A』設計大賽)建築設計類最高榮譽鉑金獎」。得獎這天,也是美籍華裔建築師貝聿銘先生100 歲生日,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都在向這位偉大的建築師表達敬意。這位老先生曾說:「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尊重文化、環境友好、項目獨特、社會影響良好」是A』design Award國際設計大賽評委會在雪嵩院獲獎原因里頻繁提到的關鍵詞。而通過獨具匠心的設計賦予建築更多的人類情感、記憶,尊重、傳承並創新本土納西族文化,讓建築成為人與自然、人與人溝通的橋樑,也正是墅家創始人兼總建築設計師聶劍平老師打造雪嵩院的初衷。

其實,聶老師對於麗江墅家玉廬·雪嵩院的設計理念,相信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喜歡或者從事非標住宿的朋友都有所了解,再親眼感受下作品,心中都會不由讚歎:確實名至實歸。

但從酒店的視角來看,好酒店一定離不開出色的建築,同時僅有出色的建築也是遠遠不夠的,一套具有遠見性、執行力、與市場相吻合的運營理念更是重要。而墅家,從2014年首次亮相的婺源墅家墨娑·西沖院、墅家墨娑·耕心堂到麗江墅家玉廬·雪嵩院,再到今年十月即將開業亮相的大型親子度假+辦公住宿項目「微微聯伙-墅家·同里社」……品牌在發展,而且前三個項目的口碑與運營狀況都是比較良好的,那麼這背後到底是怎樣的理念在支持著?

今天,Meisu就請聶劍平老師聊一聊,關於設計,關於品牌。

▲聶劍平,墅家人文度假品牌創始人兼總設計師。

Meisu:恭喜獲獎,這次獲獎除了開心之外,還有哪些感想?

聶劍平:從得獎本身來講,是好事,但我好像也沒有特別開心,第一次婺源那個項目拿獎的時候是有點驚喜。其實,兩次得獎有一個共同點,國外的評委都投了我的票,的確我的東西可能更被他們接受一點,大家對文化和產品的理解還是有相似的地方。所以,為什麼說也沒有特別興奮,因為我們最終的目的是希望更多的中國客人真正能夠欣賞這個東西,而不僅僅是因為它得獎了,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就大部分中國旅遊客人來講,還是缺乏獨立鑒賞力。

▲玉廬·雪嵩院坐落在玉湖村村裡頭,站在最高處的觀景台:抬眼便能望見終年皚皚的巍峨山,低頭可將整個村落盡收眼底;遠眺麗江古城的繁榮全貌。項目從選址到落成一共花了五年,現共有13棟別墅,1棟是博物館,1棟是兼具大堂和餐廳功能的樓宇,總佔地面積近10畝。在保留納西傳統民居質樸之美的同時,用現代的設計手法滿足現代人對居住的舒適要求。整個院落建築形式紮根於原來的土壤,風格、材料、調性都與當地的自然環境及原始村落渾然一體。

Meisu:從婺源的墅家墨娑·西沖院、墅家墨娑·耕心堂到麗江墅家玉廬·雪嵩院,您的突破點在哪?

聶劍平:其實墅家玉廬這個項目是最早開始設想的,03年就去過麗江,對這裡很熟,玉湖村也去過很多次了。12年的時候,我就想要在這裡做這個項目,但是這個項目由於選址和融資的一些原因做得很漫長。

兩處是完全不一樣的項目,麗江的項目更驚艷,婺源的項目更雅緻些。婺源就是老宅改造,在建築設計時,會受到比較多的局限,不能拆也不能蓋。麗江這個項目,把村落、自然以及現代人對審美與舒適度的需求平衡得更好,對得起自然,對得起村落,對得起自己。

墅家玉廬·雪嵩院應該說把我關於度假產品的設想基本都呈現出來了,建築、配套、服務方式等等。

▲婺源 墅家墨娑西沖院,位於婺源縣西沖村。前身「正和堂」是典型的徽派建築,始建於道光年間,距今已有兩百餘年。2014 年,聶劍平親自主持設計、改建完成,這是他首個老宅改造項目,也可謂開了「徽州老宅改造式精品酒店」之風潮。青山綠水間, 斑駁的牆面、木製的長廊、精美的木雕、古舊的窗欞搭讓人彷彿穿越,卻又可以享受舒適的現代度假。

Meisu:為什麼一直專註於鄉村項目?

聶劍平:墅本身來講是野土,是一個別院,是一個有鄉村、自然元素的產品。所以,做度假產品是我的第一選項,同時我不拒絕回城市,但是我一定不會做城市商務酒店。墅家是兩個概念組成,一個是物質的,就像「墅」,是一種高級的居住形態;一個是精神的,就像「家」,有一種像回家一樣的放鬆的心情。商務酒店幾乎沒有第二點。

Meisu:會有某些類似「鄉建」這樣的情懷因素在鼓勵您做這些事嗎?

聶劍平:要說我沒情懷肯定是假的,但是我從來不談這個。情懷有兩種情懷,家國情懷,個人情懷,我不贊成讓別人來為你的個人情懷買單。墅家不是為我一個人做的,我要對投資人負責,我要把它做得掙錢,一個商業品牌只有當它開始盈利的時候,你才有閑工夫去談情懷。真的要去解決農民的問題,鄉村的問題,不是蓋兩個房子能解決,農民也想往城市裡走。就像那句老話「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到目前為止,墅家玉廬一下子解決了三十幾個人的就業問題,我自己也經常會給村裡捐款,這些都是很實際的,這就是情懷吧。當然,我來這邊做事情也不是為了當雷鋒,我有自己的商業目的,但是商業要跟情懷結合,這是良性循環的。

▲婺源 墅家墨娑耕心堂位於婺源思口鎮西沖村,緊鄰於西沖院西。經過9個多月的精心雕琢,將 「耕心堂」、「齒德兼尊」兩幢老宅打造成清新雅緻的閑適小築。

Meisu:不管哪個項目,室內設計也是您親自在做嗎?可否分享下您的一個系統的建築設計理念。

聶劍平:目前,室內設計也是自己來。我關於建築設計的理念,幾十年來都沒變過,我追求建築的本真狀態。「極致的環境,本真的建築,在地的文化,原創的藝術」是我們產品的四要素。

我一直認為民居是最好的建築,所有民居基本都是自然而來地在堅持一種本真的狀態,這個本真就是回到事物的原點,比如:我在這樣的地方,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建築?他在那樣的山裡面,他要有安全感,還要解決氣候問題、男人出去女人待在家裡還得生活得好的問題,這些都是人的本真的生活需求,出於這些本真的需求而最後做成的這樣的建築。而這個建築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顏色和造型,是因為它用當地的材料,它的坡頂也是結合了當地的山勢,其實所有古代人蓋民居的時候,他們就是在這個地方感應到的,應該這樣做,這樣做舒服,這也是我們說的天人合一。所以,我一直特別反對,用現代的方盒子到處造房子。整個墅家玉廬,造型、用色都是按照當地特色來的,木板、石頭、黃泥巴……基本就是這些材料。

室內設計方面,整體格調都比較簡約、自然,我更注重空間的布局,我的室內是順從於建築來做的,寬敞明朗,室內外相交融。另外,我是實用主義者,我會很注重舒適度,比如選沙發,舒適是第一位的。

Meisu:您是如何定義「墅家」這個品牌的,民宿還是精品酒店?

聶劍平:在官方場合,我從來只說我們是人文度假,不說是民宿也不說是精品酒店。一開始,我們品牌定位就很清楚:要做一個介於五星酒店和民宿之間的產品,它有明顯的酒店基因,它是很舒適的,它的服務是很到位的;但是又有民宿基因,我希望它是更人性化的,但這並不是民宿那種「老闆/老闆娘」式的個人化。我一直在跟團隊灌輸這樣的理念,我希望客人提任何要求的時候,員工第一個先幫人家解決掉,而不是首先去考慮規範問題。我的考核是八分標準,兩分靈活。

「質樸的浪漫,自在的優雅」這是我希望墅家這個產品所表現出的核心價值,度假的時候你可以不用穿得很奢華,還原到一個本真的狀態;同時,你是發自內心的喜歡這一切,在跟自然對話。

Meisu:任何項目跟酒店性質結合,一定要重視它的舒適性。

聶劍平:那是肯定的,我們的硬體產品都是上乘的,真想做好這一點其實不難,對我而言,最難的,還是怎樣把我的理念真正執行起來,就是我說的人性化。

Meisu:為什麼不把墅家玉廬·雪嵩院打造得更奢華,這樣你可以賺更多錢,整個墅家的品牌調性也會進一步提升?還是有客人是享受那種奢華酒店的,而且麗江完全有這樣的消費市場。

聶劍平:我還是想打造一個性價比比較高的酒店。再者,如果你想做這樣一家酒店,它的地段一定要具有唯一性,玉湖村現在還不算,因為它太大了。

Meisu:方便介紹下,目前墅家項目的融資模式是什麼?

聶劍平:私人投資為主,加眾籌。我希望我的合伙人是三位一體:投資人、參與人、使用人,投資人得到的不僅僅是金錢回報,還能使用我們的項目、享受度假,還能結識人脈、擴展業務。

Meisu:介紹下您的新項目?

聶劍平:婺源和麗江的項目,我把它們都歸為目的地度假。但這離我的理想還有點遠,我最終希望的是,墅家是給中國的社會精英在度假時的一個社交平台,大家願意在這個平台做分享交流。同里這個項目就是,後面杭州、寧波、溫州都會有,這類項目選址一定要靠近大城市邊緣,同時周邊環境非常好。

同里項目國慶前會開,叫微微聯伙-墅家·同里社,選址在同里濕地公園內,由「親子、辦公、度假、市集」四大版塊組成,是一個綜合性的體驗場所。對於辦公來講,我們是針對某一部分職業的人,它可以就在這裡度假地辦公,類似國外的「移動辦公」。同時它也可能會成為海龜俱樂部,這方面合作我們已經在洽談,像新東方留學機構,微微聯伙-墅家·同里社可以成為四面八方而來的海龜的一個聚集平台,我們會舉辦講座等活動,給他們提供社交、創業的機會。周末,基本就是針對親子,並且我們把親子教育和度假結合在一起,比如:孩子可以參與我們的繪畫、音樂、戲曲、舞蹈等課程,父母就定心享受度假。這裡的餐飲也會非常豐富,中餐、西餐、素食、BBQ、鐵板燒……都會引進。

在未來,我們還會繼續開發目的地度假產品,尋找有大美風景、極致人文的的地方。同時也會在全國各大城市布點微微聯伙系列產品。

▲微微聯伙-墅家·同里社外景效果圖

▲微微聯伙-墅家·同里社公區效果圖

▲微微聯伙-墅家·同里社客房效果圖

Meisu:近年,中國的非標住宿市場可以說處在一個井噴時期,在未來,可能會供過於求,所以您不擔心您的項目擴展地過快過多嗎?

聶劍平:現在中國的民宿狀態一定是有問題的,在未來,供過於求是完全可以預計的,而且價格肯定都會滑落,因為現在的定價可以說是不合理的,因為投入其實很低。從墅家產品的體量、配套、運營模式方面來講,我們的競爭對象不是民宿,所以我不會太擔心因為民宿開太多。墅家在探索新模式,我認為社交是關鍵,由此開展豐富的線下活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