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上海迪士尼身高限制嚴格么

上海迪士尼身高限制嚴格么

互聯網 2021-06-14 16:15:46

2014年,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Oculus后,掀起一股虛擬現實熱。隨後互聯網、智能手機、遊戲、影視等行業巨頭均紛紛進軍VR領域。對很多有意涉及VR行業的內容開發者而言,該從哪裡入手,是一件非常令人頭疼的事。不光是出色的硬體,建立一個完整的內容生態也是VR大廠商需要考慮的問題。  

遊戲,原來可以這麼「玩」  

遊戲自互聯網興起以來可謂是日新月異,市場巨大、覆蓋各個層次的人群,層出不窮的花式玩法甚至引起了現實世界的變革——相應硬體設備的崛起。VR的發展備受遊戲領域人群的關注,從開發商到玩家,內心多少都升騰起炙熱的火焰。  

「VR會創造嶄新的遊戲世界。」摘下HTCVive,留學日本的遊戲愛好者1048這樣感嘆道。在此之前,他追求的是炫酷的畫面、驚人的貼圖和細節,乃至流暢舒爽的操控方式,卻未曾想過「實體」進入到遊戲場景,通過肢體互動參與遊戲劇情。  

「VR在娛樂方面內容的用戶群主要集中在兩個部分——觀賞性和參與性。看視頻和電影的用戶群體對硬體要求並不高,只需要顯示效果就可以了,但玩遊戲不同,對硬體的要求很高。分析過目前市面上遊戲硬體的總體情況后,會發現無論是主機的配置還是數據傳輸速度,都需要繼續攻克。」幻維世界聯合創始人兼COO王靜泊說。他帶著記者,推開了虛掩著的展廳大門,映入眼帘的是兩台巨大的VR遊戲機。另一側擺放著電腦設備和HTCVive頭盔HTCVive,有體驗者正穿戴齊備,憑空做出各種詭異的動作,連接著VR頭盔的主機上,正投射出一款科幻機甲遊戲,玩家正流暢地開槍轟擊著敵人的坦克和裝甲兵。  

「觀賞性質的硬體比較容易實現,並且體驗很好。我們的手機版VR眼鏡Mewoo非常清晰,1200度以下的近視不需要戴眼鏡。但想玩高品質的VR遊戲卻需要克服各種艱難險阻。」王靜泊對全套VR設備進行了一個估算,「能夠保證VR硬體運行的主機電腦價位在8000左右,畢竟要考慮散熱、內存和運行速度,再算上HTCVive的本體,整套下來開銷近2萬,一般家庭承受起來有難度。」一旁的工作人員幫助記者戴上了略顯沉重的頭盔,幾根長長的接線從腦後延伸出去,遠遠鏈接在電腦主機上。如今的VR系統雖然可以通過藍牙連接,卻無法解決傳輸速度問題,因此略顯「笨重」的設備依然無法避免。  

「與早期的電腦手機發展階段類似,現在的晶元等硬體還在迭代。目前而言,VR遊戲在大多數國家更適合線下體驗店,我們提供設備、內容和場地,玩家只需要『走』過來即可。」王靜泊表示,這種發展趨勢是目前最「靠譜」的。幻維世界為此制定了三個主要發展方向:VR體驗旗艦店、MiniVR體驗館和大型主題公園。  

排除硬體成本,場館提供的遊戲體驗也是家庭場所很難滿足的。運動捕捉是VR系統中的一大難題,即便是著名的OculusRift以及索尼PSVR也只是解放了人們的雙手,多數遊戲只能靜靜坐在原地進行。「線下體驗館卻不同,可以提供各式各樣的遊戲方式,如懸空設備和模擬滑雪運動的滑雪機。」王靜泊描述了幻維世界線下場館的一些細節,「線下體驗旗艦店集娛樂休閑購物等功能於一體,提供水吧、VR\AR遊藝設備和周邊產品;與電影院、健身房、網吧等娛樂場所合作,在他們原有的業務基礎上增加我們的MiniVR體驗館,不僅能為他們吸引客流,還能為他們提供額外的收入流;最後是由多個主題館組成的大型主題公園,每個場館1000~3000平米,使用不同的VR\AR\MR設備與技術。」幻維世界正在運行的項目很多,每個體驗館從建設到開放的周期約2個月,瀋陽大悅城的體驗館不久后就可以面世了。除去射擊類的器械外,還有滑翔機、太空艙以及背包頭盔等體感設備,讓玩家體驗不同類型的遊戲,甚至可以進行多人聯機移動對戰。  

事實上,VR體驗館備受全球人們的關注。TheVoid已經成功在美國猶他州鹽湖城落地了一個虛擬主題公園,也是目前世界上第一家虛擬現實主題公園,擁有「地表最強娛樂設施之一」的稱號。整個主題樂園都由灰色石牆構成,內置大量氛圍設備——噴霧器、鼓風機、裝飾掛墜等,再利用自主研發的可穿戴設備使遊戲場景與和現實建築無縫結合。  

就VR遊戲體驗而言,場地限制依然是需要攻克的難題。不過TheVoid擁有定向行走、射頻追蹤系統以及自己定製VR穿戴設備,這樣使用者雖然在極小的範圍內「迂迴」,卻能在遊戲場景里獲得「走遍全世界」的體驗。  

雖然HTCVive只能小範圍進行移動,但記者依然深深沉浸在各個遊戲場景中,被科技的力量所震撼。耳邊不斷傳來機器的轟鳴,感受著手柄的震動,記者彷彿置身於真實的槍林彈雨中,驚人的細節刻畫讓人產生迷失在異度時空的錯覺。「這樣的遊戲我們一般開發兩周,在我們的線下體驗館會隨時更新,方便玩家體驗更多更好的內容。」王靜泊告訴記者,想在VR領域發展,必須學會聯合,和全球優質的軟硬體公司合作,打造全產業鏈生態體系,「暫時內容和硬體無法完全分家,開發內容需要對應相應的設備,因此我們的內容都是由我們VR產業基金所投的近20個團隊自主研發的。」  

VR行業發展之勢自2014年起在國內扶搖直上,持續2年的硬體最佳創業期已經過去,開啟了淘汰階段,內容的重要性漸漸凸顯出來。「內容會逐漸升值,早期因為市場不明朗、變現困難,如今硬體領域逐漸步入正軌,越來越好的硬體產品不斷被研發出來並投入市場,行業比拼的重點就在於如何提供更優質的內容了。」王靜泊說道。 

在採訪準備初期,《創意世界》編輯部還對VR遊戲類型進行了一些討論,認為恐怖類型的遊戲或許更有市場,這樣的想法過於單薄。Bilibili知名恐怖遊戲實況主滲透之C菌說道:「我覺得VR遊戲目前的類型基本都局限於第一人稱的遊戲,彰顯了嵌入式體驗,但千篇一律,VR的特點遠不及此。VR在以後勢必是會擴張到其他類型的,比如用VR來操控遊玩即時戰略遊戲、模擬經營遊戲等『上帝視角』的遊戲。」  

用戶群體與應用場景的不同造成了內容的差異,因此就某一領域的遊戲內容而言,並不會出現「獨大」的場面。女性更傾向於休閑與觀賞性遊戲,而男性偏愛射擊和戰爭遊戲,兒童的低齡教育和老人的釣魚等項目也有固定的市場。  

另外,VR遊戲的流行也引起了人們對身體和心理健康的關注。普遍關注的焦點是視力與心腦血管疾病,不過VR設備尚且處於興起階段,具體影響還需要不斷觀察試驗。目前廣大玩家遇到的多數不良反應,基本是由於使用了劣質產品、或自身擁有3D眩暈症導致的。雖然許多商家都對VR內容進行了一定把關審核,但諸如《高空救貓》或「打喪屍」等部分內容依然對個別人群具有極強的刺激性,判斷遊戲是否「安全」仍需要體驗者自己把控。  

「VR設備的好處就在於,實在受不了,可以隨時脫下裝備終止。」知乎網友這樣形容自己玩恐怖遊戲的感受。在國外有不少恐怖實況,將玩家進行遊戲的場面錄製下來,突然出現的怪物令那些五大三粗的壯漢也不禁發出刺耳的尖叫,甚至有人把VR設備高高甩了出去。  

這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同樣也體現在VR直播上。  

足不出戶,身臨其境  

2015年10月25日,半個娛樂圈都是其粉絲的韓國超人氣組合BIGBANG在澳門開唱。有比知名醫院的專家號還難買到之稱的BIGBANG演唱會門票,一眨眼的功夫全部售罄,黃牛黨手中的看台票被炒到了1000~5000元不等,而第一排中間位置的兩張VIP票更是一口價12萬元。  

騰訊視頻憑藉超強實力成功拿下BIGBANG澳門演唱會全球唯一直播權,然而,真正讓這次演唱會與眾不同的是,騰訊視頻的直播不但為粉絲提供了豐富的互動方式,還為提供了多種視角選擇:主視角、後台視角、VIP視角和360度全景視角。最後一項,360度全景視角,用戶還可以選擇通過騰訊新上線的「炫境」App搭配VR眼鏡來觀看演出,這在演唱會在線直播中還是第一次。  

當勁爆火熱的舞曲加上酷炫的視覺效果再次來襲時,你不必擁擠在人潮人海中,只需在家中吹著空調,享受著VR這項技術帶來的全新體驗,還可以和偶像做近距離的互動。一場成功的在線付費演唱會直播,考驗的不僅僅是歌手的人氣,更考驗的是直播平台的超強整合能力。  

VR直播最大的一個優勢就是彌補了大家不能去現場觀看的遺憾,最大程度的讓觀眾身臨其境。6月7日,花椒直播宣布花椒VR直播專區正式上線並開放體驗。據了解,花椒VR直播專區的總投資將超過1億元。  

雖然VR+直播可以帶來無限的可能,但大多數企業在VR領域仍然停留在概念階段。就像VR技術在電影中的嘗試則更是機遇與挑戰並存。「美國業界的共識是,到2050年,大部分電影院都會關門。在歐洲,每天都有電影院倒閉。人們可以在手機、iPad、電視屏幕上看電影,不限時間,不限地點,無人干擾,這才是電影業的未來。電影藝術永遠存在,電影院不是。」(引自《故事:材質·結構·風格和銀幕劇作的原理》作者羅伯特·麥基,這本書被奉為「編劇界的《聖經》」。)無論這句話是否正確,它都給予VR從業者一劑強心藥。  

關於VR,黃曉明曾在微博中調侃到:「老革命遇到新問題,聽說他們拍了我第一支VR技術的宣傳片,還要把我洗澡的鏡頭弄進去.....我好『方』!360度看別人洗澡真的好么。」  

演員黃曉明是娛樂圈為數不多的敢吃螃蟹的人,由他投資的年代情感經典IP大戲《萬水千山總是情》將成為國內首部VR電視劇產品。  

2016年3月30日,在《萬水千山總是情》發布會現場,公布了一段採用VR技術拍攝的電視劇宣傳片。大家帶上VR眼鏡,穿越回十里洋場的上海灘,一幕幕的熟悉場景展現在眾人眼前,彷彿回到了那段跨越萬水千山、歷經歲月滄桑的愛情經典故事中。金屬質感的異度空間里,通過360度的體驗,讓該劇整體概念得到震撼至極的展示。  

《萬水千山總是情》的導演李密透露,這段短短兩分鐘的VR短片拍攝卻花了三天的時間,後期做了整整半個月才完成,「因為拍攝中間不斷穿幫!」  

「VR必須保證在空間範圍內360度都不能穿幫,棚內拍攝燈光要隱藏到道具中,外景拍攝攝製組人員也不能出現在鏡頭範圍內,同時VR拍攝對演員要求也比較高,一般長鏡頭居多,所以演員必須要熟練台詞,連續表演三五分鐘以上,空間內任何人出現失誤都必須重拍。」李密介紹,由於需要360度拍攝、以觀眾眼睛為軸心,VR對場景的要求十分嚴格,在拍攝中也極其容易穿幫。傳統電視劇往往只需要顧及單一平面內畫面整潔就可以,周圍站滿工作人員、擺滿燈光道具也不會影響拍攝,但當拍攝要求提升到全景拍攝后,總有一個方向會有設備或是場外的人或物出現,這就需要不斷的重拍,很容易影響拍攝進度。  

雖然不少公司都在布局VR,但目前真正生產出內容的公司卻很少,主要原因就在於VR拍攝充滿了挑戰性與難度。所以目前VR只適合以短視頻的形式出現,還並不太適合拍成長電影等形式,而且長時間觀看VR視頻也容易造成頭暈。  

黃曉明對於這些都很了解,他也闡述了自己的態度:要做出好作品,一定要敢於冒險嘗試新技術,但是對於VR的未來也不能盲目樂觀,成熟的技術一定需要有個試錯的過程。  

但很多電影人並沒有黃曉明那麼「豁達」,他們似乎更謹慎,畢竟拍一部VR電影遇到的挑戰比過去拍電影都要多,沒有任何教科書,也沒有經驗可循。  

「VR這個產業20多年前就存在,沒有做起來一是技術上面的限制,比如說GPU(圖形處理器)沒有出現,所以VR有限制。在產業得到資本行業的高度關注后,這個問題會解決。但VR最大的挑戰是內容生產,改變了原來電影的敘事結構、拍攝手法。」阿里數娛總經理李捷給熱鬧的VR影視「潑」了冷水。  

對於VR內容生產和供應這一難點,小米影業總裁唐沐也深有感觸。「VR目前很多視頻類似糖水片的東西,就是看上去很刺激,因為第一次把景象呈現360度的感覺,看到前面、後面、上面都有東西。但這種刺激感是看了一次、兩次之後就會消退的,用戶會對真正的好內容感興趣,而不是對視覺刺激。」唐沐說,不管是做VR電影還是視頻,相信最終是以內容好壞取勝,並最終變成評價一個平面內容的標準,「說到底就是能不能打動人心,變成一個好的內容流傳下來。」  

目前來看,VR+影視仍然是任重道遠。  

VR將顛覆生活  

毋庸置疑的是,VR在未來將為我們的生活帶來顛覆。  

Google推出的一款基於HTCVive的VR應用TiltBrush,徹底將記者「俘虜」了。「妹子,你知道你現在姿勢多奇葩嗎?」默默無視周圍充滿笑意的聲音,記者揮動手中的「畫筆」,在虛空中繪製出一條條五彩斑斕的紋路——記者從未想過,只能通過陰影和色彩才能體現出立體感的二維創作,居然能將作畫範圍拓展到3D,而你只需揮動畫筆,轉個身。作畫時,創作者可以任意選擇畫筆、橡皮擦乃至其他裝飾工具,如火苗、星星和雪花等創作材料。空間成為你的畫紙,作品則是你有型的思想,隨意穿梭其間,感受著現實與虛幻的融合。這一刻記者體會到,一場科技變革正在臨近。VR將會改變人們的創作習慣和理念,當你不需要用建模系統,就能憑空繪製一個與你等身高甚至更為宏偉的建築物、一顆立體的西瓜時,紙張的作用會被大幅度弱化。  

「我們的感測背心並不只是做簡單的振動,它賦予每個VR目標以自己的生命。」遊戲玩家在TheVoid中獲得了穿越般的體驗——他們能以刀劍或者槍械進行戰鬥,特製的夾克會通過振動讓玩家感受開槍、中彈、甚至施展魔法等等。  

「這樣很好啊,節約草木資源,環保又便捷。」藝術生曉曉對這樣的變革顯得有些期待,「技術可以學,新的技術開發出來都是為了被使用的。即便現在我們的專業會被淘汰,技術不斷進步的結果,畫師的路也只會更好,不會更差。」UI設計師張小哈則更直接:「裸眼3D出現時,你會看到一群人在跳舞,其實是在畫圖。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也不會得頸椎病了。」  

在VR被叫好的同時也有一些職業被VR搶了飯碗,例如房地產中介。VR看房與裝修預覽已經被多數房地產開發商看好,並且已經開始逐步投入使用。「我從沒想過現在就可以站在『未來』成型的房子里,搭配自己的傢具,進行裝飾。」用HTCVive體驗了廚房景觀的一位女士對這樣的技術充滿了興趣。  

表面上,VR改變的是一些職業的工作方式,根本上,VR改變的是教育模式。  

「房地產全景看房,VR學車,VR教育書冊和教育軟體都是未來的大趨勢。」王靜泊表示,幻維世界如今已經出品了許多VR教育書冊,只需要下載相應的App軟體,就可以與孩子進行直接互動,這是曾經的被動式教學所無法比擬的。  

「這已經是VR教學的範疇了。」王靜泊讓記者帶上薄薄的鏡片,通過電腦屏幕與投影儀投射而出的犀牛、恐龍栩栩如生地在鍵盤與桌面上活動著身軀,記者可以通過感應筆隨時調整觀察它們的每個部位,新世界的大門隱隱在記者面前開啟。  

VR觀賞性遊戲《TheClimb》中,玩家在不同時段、不同高度和不同情境下,能夠體驗到超越自然的真實美感,讓許多無法享受極端環境下美景的人們聽到鳥語蟲鳴、感受懸崖上的日出日落。  

VR在教學領域遠不止「生動」「活潑」,它的意義在醫學上更加深遠。屏幕中投射出正在搏動的心臟,操控者可以隨時觀察每個部位,並且拆分他們。這樣的教學不僅節約了實驗的生物成本,學生操作的精準度和理解力也會大大提升。  

總部位於莫斯科的遊戲公司Nival設計了一款名為《頭腦探險(InmindVR)》的VR遊戲。遊戲描述了未來納米科技盛行的醫療外科手術方式,手術探頭能讓玩家扮演的醫生進入微觀世界,深入患者的大腦,尋找引起精神障礙的神經細胞。看似虛幻的內容映射著人類醫療的未來。  

這樣的技術在現實中已經開始應用。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神經外科教授內爾·馬丁(NeilMartin)已經開始使用SurgicalTheater公司所研發的技術,戴上虛擬現實頭盔,觀察病人大腦的內部。在虛擬現實環境中,醫生可以深入了解腫瘤,觀察腫瘤周圍的情況,從多個角度近距離仔細觀察,發現潛在的併發症,為高風險手術做好準備。  

如果說這只是預備階段的技術,尚且不能讓人們意識到VR在醫療上的重要性,那麼美國青年JamesBlaha可以現身說法:「VR治好了我的先天性斜視。」2013年他參加了OculusVR虛擬實境開發計劃,通過VR裝置的自動可視角調整,以及亮度調整,將視力從0.3提升到了1.0。在這場小型試驗中,15名試驗者有9名的弱視狀況得到了改善。  

甚至,虛擬現實技術投資者蒂帕塔特·切納瓦欽就是因為使用VR設備治好了自己的恐高症,從此以後開始大力投資發展VR技術。如今已經有不少人試圖用VR設備緩解和治療心理疾病,如恐高症、幽閉恐懼症等等。  

「雖然沒有恐高症,但現實中我可不敢嘗試蹦極,畢竟很危險。不過VR遊戲卻能讓我體驗下墜落的感覺,以後真的遇到高空險情,估計我也能從容應對了。」體驗了VR遊戲《高空救貓》的玩家小丁這樣說道。  

阿根廷的心理學家費爾南多·塔諾戈爾(FernandoTarnogol)開發了名為Phobos的軟體平台,利用虛擬現實去治療極端的恐懼和焦慮癥狀,例如恐高症和蜘蛛恐懼症。而倫敦的VirtualExposureTherapy公司則開發了VR暴漏療法:創造一個高度模擬的世界,令患者直面自身的恐懼,配合醫生的指導以消除精神疾病。因為患者提前知曉治療的虛擬性,會降低恐懼感,很大程度避免了傳統治療方式可能出現的精神崩潰,大大縮短了療程。  

「治療和學習都是雙向的。」一位體驗過VR設備的醫生說道,在VR的環境下,醫生可以體驗到患者的恐懼,更直接深入地幫助他們,對症下藥,同樣也可以更加耐心和細膩,更好地把握病人的心情和狀態。  

相信明天  

VR從業者楊永強之前被外界熟知的身份是一名投資人,2004年楊永強將自己的創業公司賣給一家上市公司后,便退居幕後。但不同於其他投資者,楊永強還是多家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參與公司戰略和資本。因為「出錢又出力」,在資本市場上積累了近10年的人脈和專業知識后,楊永強開始涉足VR領域,這一切並非心血來潮。   

楊永強認為,VR的本質是人際交互的一種方式,它將虛擬與現實結合起來,營造出一種場景。楊永強更看重的是虛擬現實對行業的應用:「我把握了『微笑曲線』的兩端,一端是核心技術,另一端是應用和解決方案。去年定下的今年2000萬的盈利,現在看起來,實現難度並不大。」  

至於現在很火的概念「VR(VirtualReality虛擬現實)+AR(AugmentedReality增強現實)=MR(MixedReality混合現實)」,楊永強很是贊同,他說他投資的美酷VR英文名字「MixKuu」就是由「MR」而來。  

美酷旅遊是從美酷VR分拆出來的一個領域。「我的想法是精耕細作,虛擬現實更多的是一種方式、手段,而不是目的。將旅遊行業作為一個突破口,幫助行業做解決方案。」楊永強解釋美酷現在做的事。  

VR視頻的應用,突破了傳統廣告的呈現方式,能更好的與用戶互動,增強目的地對用戶的感染力。當旅遊遇上VR,藉助高科技動人心魄的美景,原始雨林,湖泊,海洋,甚至野生動物全景呈現眼前,恍如置身另一個時空的廣袤天地。人無法到達的世界,人無法感知的世界都能帶到眼前,這是楊永強當初選擇旅遊行業作為一個突破口的原因,除此之外,打造現實的場景成本很高,例如,上海迪士尼樂園耗費17年時間,花費55億美元;極限運動通常伴隨風險,高空走鋼絲、山脈滑雪等,VR能夠節省時間和成本,並為常人帶來無法體驗到的刺激。  

美酷之前生產過自己的VR領域的產品,但楊永強體驗完后,並不滿意。「在感受到很酷的體驗的同時,又帶來很多包袱和成本。」這是楊永強不能忍受的,他認為「龐大的設備」給用戶增加了很多負擔,「這不符合人類向前發展的需求」。楊永強說:「VR技術能夠給我們的生活、工作、社會管理帶來改變,但這還需要一段時間。」  

楊永強一直強調「人」,要以人為核心。在採訪之後,楊永強緊接著要面試他誠邀入伙很久的一位「既懂技術,又懂市場」的大神,說到這裡,楊永強眼睛閃爍著光芒,求賢若渴。  

今年5月,楊永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道:「今年80%的VR公司會死,80%的投資項目會出現問題。」一時間,這句話在VR領域掀起了不少波瀾。對此,楊永強做出了解釋:「不僅僅是VR行業,所有行業的創業都是件很難的事,九死一生。只有那些極其堅信自己的明天和未來,而且對今天的困難和挑戰內心存在著極其客觀理性認識的人才會是最後的贏家。」  

「除了眼前的苟且,我們還有詩和遠方。」用高曉松的這句話來形容VR從業者此時的心境頗為契合,VR的一切現在還是未知,但既然選擇這一行業,就要堅定地相信自己的選擇。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