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上海迪士尼股東

上海迪士尼股東

互聯網 2021-06-24 11:12:04
視頻載入中,請稍候... 王健林:迪士尼20年難盈利 play 王健林:迪士尼20年難盈利 上海迪士尼:度假區遊客總數破百萬 play 上海迪士尼:度假區遊客總數破百萬 向前向後

王健林隔空喊話:有萬達在,上海迪士尼20年之內盈不了利!

來源:央視財經《對話》

【王健林隔空喊話:有萬達在,上海迪士尼20年之內盈不了利!】重要通知!今晚,王健林亮相央視《對話》並且隔空喊話:迪士尼一直把同樣做影院和主題樂園的萬達,視為最強勁的對手。但迪士尼只是一個室外樂園,一直就原來IP產品做擴張,但現在已經不是看米老鼠、唐老鴨為之瘋狂的年代了,完全是克隆以前的IP形象,沒有創新怎麼行。有萬達在,上海迪士尼樂園20之內贏不了利!

在央視財經《對話》現場,王健林聊到了不少最新的熱點話題,也是首次公開回應萬達私有化,以及對王思聰投資的看法。

有萬達,上海迪士尼20年之內盈不了利!

王健林表示,迪士尼,是一個知名的公司,和他也算同行,因為電影業有做,主題樂園也做。

怎麼評價上海迪士尼樂園?

【王健林】:首先應該承認迪士尼是全球娛樂業,特別是遊樂業。主題樂園叫遊樂業,過去有一個協會叫做遊樂協會,應該是第一品牌。經過僅僅一個世紀的成長,在全世界開個六個主題樂園每年入園人次1.3億左右,全球最大的旅遊企業,這毫無疑問,是很優秀的一個公司。但是他們在上海開迪士尼樂園,我是有勝算把握的,而且我在公司內部講了一句話,要讓迪士尼中國的這一塊財務十年到二十年之內盈不了利。

我曾經說過,迪士尼一個樂園只是一個室外樂園,有它的優勢就是IP比較多,反過來成為一個包袱,只會就原來IP產品做擴張,很少研究新的商業模式和新的東西。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在上海完全做室外遊樂項目,我個人覺得,氣候不是那麼有優勢,夏天雨多,霉雨期幾十天,冬天也比較冷。再一個,現在已經不是看米老鼠、唐老鴨為之瘋狂,盲目追隨的年代了,完全是克隆以前的IP形象,克隆以前的產品,沒有更多的創新。

而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高昂的成本,這一個樂園開出來,花了55億美金,這個讓我完全無法理解,我們內部都在分析為什麼如此昂貴,不是一天一句話、兩句話解釋清楚的,這麼高的成本,我斷定只能採取高價格,來維持財務平衡,高價格會流失客戶。

迪士尼不信中國有萬達,實在不應該來大陸。因為我們有一個戰略就是好虎架不住群狼,上海只有一個迪士尼,萬達在全國其他地方,開了15到20個。而且這樣的速度更快,這個樂園跟另外一個樂園完全不同的業態,不斷地創新,而且室內室外結合,所以我覺得我對迪士尼在中國的,至少財務的狀況和前景我不看好。

低估值對不起股東和投資者,一定要私有化

【王健林】:確實對很多國際市場的人包括國內資本市場的人都不太理解,萬達上市歷經坎坷,好不容易準備上了,國內有資本市場叫暫停,暫停好幾年,這就沒有機會,所以想方設法去了港股上市。上市以後僅僅一年半又私有化退市,一定要付出比上市更高的成本,為什麼?原因可能是多種多樣的,最核心原因是兩點:

第一,價值被嚴重低估。

萬達商業不同於一般的房地產公司,注意看財報,去年凈利潤構成當中35%來自於固定租金業務,就是來自於租賃業務,已經有1/3。再往前年看是30%,那就意味著每年增長5.2%,今年至少超過4成的凈利潤超過租金行業,不能用簡單的房地產公司估值,我們香港股指只有不到5倍,市值還低於凈資產,所以這種低估值讓我們無法忍受。

我做了很多的行業,有多少次投資,很多朋友跟著我一起投資,每一單賺著很開心,唯一這一單,跟著我的朋友虧錢了。這是很重要一點,不能對不起我的朋友和股東。所以我們一定要私有化。

第二點,這次私有化創造了一個全球新的模式。

所有的私有化都是由大股東發起,而且大股東收購,但是這一次大股東沒有拿一分錢,這次私有化我們不參加。所有私有化的錢,我不借錢,我也不負債,首先協議簽得很清楚,不為這些投資者擔保,你們看好,自己進來,我們不承擔任何費用。

因為我本身在公司里的股份佔六成,集團+個人已經超過絕對多數,再私有化,個人在公司里佔比太高了,不符合我們今後一貫的戰略。

萬達海外併購最核心的競爭力,有錢!

【王健林】:首先這句話是開玩笑的話,因為在哈佛演講,核心競爭力是什麼?我開玩笑說有錢,我後來回答核心競爭力是幾條幾條,關注這個,要講有錢,怎麼比得上國有企業呢?但是發現一個問題,海外有一些投行認為,萬達不斷地並重,產生極重的財務負擔。其實錯了,認真看一下,所有併購一個特點,併購完了以後,一到兩年之內,資本化,資本化之後,併購的錢都會拿回來,不會一個勁負債,擴張自己的業務,這是不可以。所以可以看得出來,併購的美國的傳奇。併購完以後,國有資本市場私募了,所有成本拿回來了。

香港私有化,三百多億,大錢,然後也是完全這些朋友們和投資者參與,上市以後增發股份,跟香港一樣股份給他們,把香港股份再配給他們就完了,我們的股份也沒有被稀釋,但是可能投資者和整個公司價值得到提升。包括前年花了差不多20幾億美元收購一些體育公司,我們會在七年內又開展私募,大概把體育收購的錢都拿回來,大概都是這個打法。

只是一開始籌集資金併購,併購目的,業務做起來,引領模式建立起來,邏輯關係講清楚,公司將來怎麼盈利,是什麼樣的商業模式,然後通過私募或者通過上市以後增發,把成本稀釋掉。看明白這一點就會想到,所有的負債都是暫時性的,都是相當於過橋性的。

10年之後,我國體育產業要做到8千億美金

【王健林】:鐵人和盈方有聯繫,但是布局不是完全有關係,盈方裡面有鐵人的項目,在歐洲舉辦的鐵人世界盃,就是由盈方在辦,鐵人三項這個運動裡面,美國WTC,鐵人公司是絕對的領導者,所以我們想併購以後整合,就把凡是三項運動這一塊全部給他。

而且還會看到還有一個你沒有注意到,我們併購了WTC以後,緊接著一年以後有WTC併購了法國拉家戴爾,也是一個標題,就是中距離鐵人的公司,這個公司在中距離鐵人運動項目上,在世界上佔比比較大的,也超過一半。也把這個公司並了,現在形成鐵人工公司絕對的話語權,長距離鐵人項目佔到世界距離的90%以上,中距離鐵人項目也佔到70%以上,這個運動基本上接近壟斷了。所以我這個是有聯繫的,但是還有其他一些項目,可能不會有聯繫。

對體育產業的熱愛,首先應該是源於我本身中國最早搞足球俱樂部,1993年,中國第一個足球俱樂部就是我搞起來的。現在回頭來搞體育產業,因為這個行業氛圍下,對行業規則有影響。我們現在不買俱樂部,不管什麼俱樂部,足球、橄欖球、冰球、棒球、籃球等等,因為所有俱樂部都不賺錢,俱樂部就是我們講有面子,沒裡子,都是很有名的俱樂部,社會地位高,但是基本上盈利都被球員拿走了,最多是維持收支平衡。但是我們搞產業不一樣,我們搞產業我們講了,我們就是努力往B端和A端走。

第一,成為國際單項組織,而且這個體育組織一定是產業能夠做大。我們往這個體育組織去獲取它的獨家代理權,或者成為商業合作夥伴,我們本周和6月初都會宣布兩個合作項目,就是跟國際兩大體育組織達成協議,成為它的唯一合作夥伴。這樣可以拿到代理權,這種運動,足球、籃球是非看不可的,我們賣轉播權,賣製作費肯定要收成,這是首先獲得一個盈利,這是穩定的,這種收入是很好的。

第二個,我們所有併購體育公司有一個基本邏輯,就是這個公司的運動能夠在中國落地。就是說產業只有在中國做才會有高額利潤,才會有超高的成長性。因為在歐美,雖然體育產業很穩定,是每年的,比如盈方代理國際足球,代理七個冰雪項目的代理費,每年足夠吃了,盈利非常穩定,大的增長沒有,但是反過來,我們在中國一落地,搞一個項目。

中國體育產業是什麼呢?嬰兒期,剛剛出生。我們體育產業人均只有美國的1/50,在世界上也是處在極度落後,我們體育產業剛剛開始,我們中國這麼大,才幾百萬美元。我們體育產業國家有一個雄心勃勃的規劃,2025年十年之後要做到八千億美金,5萬億人民幣,成為國家的支柱產業之一。

做生意的最高境界是空手道,不花錢也能玩

【王健林】:我曾經在幾年前說過一句話,在公司內部,或者在小範圍講過,做生意的最高境界就是空手道,不花錢也能玩,但是這個空手道是建立在絕對的實力和品牌基礎之上。迪士尼是不是空手道?就是空手道,到各地去投資,基本上不出什麼錢,用品牌,特許經營等等,像麥當勞、肯德基,現在全球各地大行其道的特許經營,一分錢不拿,為用我的牌子,我收錢等等,一樣。

因為在娛樂產業裡面建立了自己的品牌了,我們現在買了傳奇回來,我們兩個月前搞私募,拿了158億,比併購錢還要多,去掉稅收以後,等於把這次併購的錢全部拿回來,我只是稀釋我影視產業一點點股權,所以沒有什麼負債。所以這種併購的話,如果是按照這種模式,今後還會不斷地搞,當然這個要能達到這個境界很難,必須要建立長期的民名聲、品牌影響力,別人信任你,相信你,投入你的錢能賺錢。

我看重的是「六大」,但他不賣給我,還沒有到他能夠信任到賣給你的程度,六大之外可以買,而且有比較好的影響和IP產品形象就是傳奇。六大以後還有兩個公司,一個是石門,一個是傳奇,石門怎麼買,上市公司,收購5%要公告,下去了,再想控制低谷特別困難。傳奇是私人公司,當時處於他們提交IPO前期,我們談了,而且最後實際的成交價格還沒有到35億美元,大概還有一系列的盈利保證安排。大家也看得到,上市公司已經發了公告,過幾天交易細節會出來。

傳奇是一個起伏、不是太穩定的公司,最好的年份最後利潤超過兩億美元,虧損差不多幾億美元,核心原因就是看產品。這一年推出一兩個大產品,財報好看,這一年沒有好作品,投了一部作品,這部作品巨虧,就造成虧損。我們現在買了這個公司,談判之前,談了很長時間,談的時候對於這一類今後風險控制,要求每年怎麼投資,利潤怎麼樣保證,已經有了制度性安排。

如果王思聰邀請我去他的直播平台亮相一下,我肯定會去,並且不收費

【王健林】:後生可畏,王思聰一開始做投資的時候,我也覺得是出於鍛煉的角度,但是現在發現,年輕人比我們有更優勢的地方,或者有些地方看得比我更准一點,當年他跟我說要做電競的時候,我覺得完全不可思議。

現在看真是,這個行業被帶動起來了等等,包括他最早做直播,現在看來還是我們這一代的企業家有劣勢的地方。所以他是他自己個人的公司,我是股份公司,我做我的,他做他的。如果有一天邀請我說到他的直播平台亮相一下,為他攢一些人氣,我肯定會去,並且不收費。不是我要考慮他,他自己不願意,他有他自己的生活目標,可能覺得在這個位置上做得太累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他願意自己過更有自己個性的生活。

責任編輯:陳琰 SN225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