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上海迪士尼物品寄存

上海迪士尼物品寄存

互聯網 2021-06-24 10:40:59

終於,有人要對迪士尼樂園「搜包」一事較真了。

今年初,大三學生小王攜帶零食進入上海迪士尼樂園時,遭工作人員「翻包檢查」,不許其入園,要求他要麼花80元錢把零食存起來,要麼在門口吃掉,或自行處理。小王認為自己作為消費者的權益受到侵犯,將上海迪士尼樂園告上法院,要求判令禁止遊客攜帶食品入園的格式條款無效。

據了解,美國和法國的3處迪士尼樂園並無此條款,獨獨中國、日本的迪士尼樂園禁止攜帶食物,這也頗受詬病。

事實上,不許遊客帶食物入園,以致強制「搜包」,也不止於迪士尼一家,國內另外一家親子游勝地也如此。而其吃相難看的「搜包」、司空見慣的「霸道操作」,也該放到法律的尺子下量一量了。

上海迪士尼方面答辯稱,消費者可能會攜帶氣味特殊或有安全隱患的食品入園,並隨意丟棄垃圾,不讓外帶食物是「基於維護園內公共衛生安全而必須訂立的條款」。但這很難不讓人懷疑,是出於維護園內食品壟斷高價銷售的「私心」,而非自詡的「食品安全」等目的。畢竟,其園內也賣熱狗等「重口味」食品,一根熱狗居然賣到35塊錢。而保潔本來就是管理方的責任,只要消費者不是惡意用食物來破壞環境,園方就不能拿公共衛生成本說事。

而且,不許外帶食物,影響到一些患有哮喘、糖尿病的特殊人群以及嬰幼兒、老人的利益,園內提供的餐飲種類較單一,很難滿足他們的正常需求。

此外,「不讓帶食物入園」不僅涉嫌霸王條款,還涉及「非法搜包」等嚴重問題。哪怕是機場,有《民航法》《反恐怖主義法》的授權,安檢員也不能主動開包抄檢旅客的箱包。而迪士尼為了杜絕外帶食物,就公然對遊客的箱包實施了「搜查」。要知道,「搜查」只能由司法機關按法定程序實施,迪士尼方面無此權力。

法律是一口鐘,就得有人去敲一敲,較一下真。涉事大學生將迪士尼禁止外帶食物的問題拋入公眾視線,無疑是好事。而這到底算不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所規定的「霸王條款」,也該用法律的尺子量一量了。

事件回顧:

眾所周知,華東政法大學是我國的法學名校,位居列五院四系之列,華政培養出來的法學生能力堪稱一流。

同樣的,迪士尼的法務也很強大,有著名段子佐證:假如有一天你落到一個孤島,想要獲救最好辦法,就是在島上畫一個巨大的米老鼠,迪士尼的法務部門將以最快的速度趕來,起訴你。

「不得攜帶以下物品入園:食品;酒精飲料;超過 600 毫升的非酒精飲料。」

早在2017年,上海迪士尼樂園發布這項新規定時,就在網上引起了激烈爭論。時至今日,上海迪士尼樂園「禁止攜帶食物入園」、「入園需翻包檢查」等規定仍飽受消費者爭議。

在今年(2019年)年初,上海華東政法大學大三的學生小王攜帶零食進入上海迪士尼樂園時被園方工作人員翻包檢查,並加以阻攔。小王認為園方制定的規則不合法,導致自己的合法權益受到侵犯,便一紙訴狀將上海迪士尼樂園告上了法庭。

強制翻包檢查,食物不得入園,投訴被告知符合法律規定。

為了解案件經過,記者近日通過電話採訪到了小王同學。

小王告訴記者,今年(2019年)1月28日,她花了365元在某款APP上購買了一張迪士尼樂園一日游特價票,並於1月30日前往遊玩。「在購買門票時,並未見到有『禁帶食物』等相關提示。」小王表示。

在入園之前,小王花了40多塊錢買了餅乾等零食。但在入口處,園方工作人員便將小王攔下,要求對其背包進行檢查。

「當時,工作人員看到我帶了零食后,先要求讓我把零食扔掉,態度比較強硬。」小王回憶道,「我不同意,他又說讓我在入園處的小桌子旁吃掉或者寄存到附近的寄存櫃里。」

小王告訴記者,園方工作人員所說的小桌子指的是在樂園的入口處設置的兩張桌子,一些遊客因不捨得丟棄攜帶的食物便會在桌子旁當場吃掉,「有些遊客帶的零食太多了,自己吃不完,要麼就送人,要麼就丟在那裡,很浪費,也很狼狽。」

對於園方工作人員所說的寄存櫃,小王詢問后發現,一天的寄存費要80塊錢。「我買的零食都沒有這麼貴,怎麼可能捨得寄存呢。」小王苦笑道。

丟棄的食物

在雙方發生口頭糾紛時,小王撥打了110。「跟警方去做了筆錄回來后,這件事情並沒有解決。」

於是,小王便現場撥打了12345和12315投訴熱線進行了投訴。「他們告訴我,『禁止攜帶食物』這個規定是迪士尼樂園制定,是符合法律規定的,我跟他們說這明顯是違法的。後來也不了了之了。」

在多次溝通、投訴無果后,小王便將自己購買的零食進行了處理,「當時吃了一點,送給了別人一點,剩下的就放在小桌子上了,這才讓我進去。沒辦法,畢竟對方很強勢,而且購買的票不能退。」小王無奈地說到。

購買棉花糖票據

在樂園裡,小王花了30塊錢買了一根棉花糖當零食,「外面只要幾塊錢。像一根熱狗,裡面居然賣到了35塊錢,一瓶可樂要20塊錢,太貴了。」

此規定只限定亞洲國家?

回到學校后,針對上海迪士尼樂園制定的相關規則,小王在網上進行了調查。

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官網的「遊客須知」欄中,小王發現了園方工作人員所說的規則。「在不得攜帶入園的物品中,就包括食物。而在入園檢查之前,我並沒有獲得任何相關的提示。」

小王調查發現,迪士尼目前已擁有6處世界頂級的家庭度假目的地,分別是中國香港迪士尼樂園度假區、上海迪士尼度假區,日本東京迪士尼樂園度假區,美國加州迪士尼樂園度假區、奧蘭多華特迪士尼世界度假區和法國巴黎迪士尼樂園度假區。

「經過調查,美國和法國的3處迪士尼樂園並沒有禁止消費者攜帶食物進園,而作為亞洲國家的中國和日本的迪士尼樂園卻禁止攜帶食物。」小王介紹。

同時,為了解社會公眾對上海迪士尼樂園禁帶食品入園的態度,小王和三名同學通過不同途徑進行了調研。「根據調研結果顯示,多數人認為上海迪士尼樂園的相關規定目的是提高園內餐飲業的創收,從而侵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小王表示。

「一些訪問調查可能不一定能作為有效證據,至少我們認為,這畢竟涉及到很多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我們要用法律來推翻這些不合理的規則!」小王說。

法院傳票

一紙訴狀告上法庭,指導律師披露三大爭議焦點。

經過充分地準備,今年(2019年)3月5日,小王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提請訴訟,在訴狀中提出兩點訴訟請求:

1、要求確認上海迪士尼樂園禁止遊客攜帶食品入園的格式條款無效。

2、請求上海迪士尼樂園賠償原告損失,包括原告在迪士尼樂園外購買卻因被 告不合理規則而被迫丟棄的食品的費用,共計 46.3 元。

最終,法院以「服務合同糾紛」為案由立案。4月23日,該案第一次開庭審理。

上海市志君律師事務所律師袁麗(小王的指導律師)向記者介紹,結合原告的訴訟請求與被告的答辯意見,本案的主要爭議焦點主要分為三點:

焦點一、被告的行為是否排除限制了原告的自主選擇權?

被告辯稱,被告並沒有強制消費者在迪士尼樂園內就餐,消費者可以選擇在園內就餐,也可以出園就餐后再返回園內,消費者是有選擇的,其自主選擇權沒有被限制。

上海市志君律師事務所律師袁麗(小王的指導律師)向記者介紹,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26條規定:「經營者不得以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費者權利、減輕或者免除經營者責任、加重消費者責任等對消費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規定,不得利用格式條款並藉助技術手段強制交易。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內容的,其內容無效。」

袁麗認為,被告對該條款中「排除消費者自主選擇權」的理解存在錯誤,被告認為排除自主選擇權是指消費者沒有任何選擇。實際上,法條本身並未釋明「排除」的內涵,必須藉助其他手段來明確其具體內涵。

翻包檢查

同時,袁麗認為「出園就餐」同樣有損消費者的權利。由於樂園面積很大,遊玩項目較多。等到就餐時間,遊客距離入口處已經十分遙遠,此時遊客若想外出就餐,必須原路返回至入口區域,用餐結束重新排隊進入迪士尼樂園。

「雖然樂園允許消費者出園,但是這必然會嚴重縮短消費者遊玩的時間。」袁麗認為,這是變相地迫使消費者在遊玩時間與出園就餐之間做出選擇:消費者若不願浪費遊玩時間,就只能選擇園內價格高昂的食物;若消費者選擇出園就餐,就會嚴重浪費遊玩的時間。

丟棄的食物

袁麗表示,即使遊客出園就餐,被告仍能從中獲益。因為距離迪士尼樂園較近的飯店均位於迪士尼小鎮等上海市迪士尼度假區的配套設施內。「這些飯店需交鋪位費和租金,只要原告在度假區內就餐,被告仍然是受益者。」

「不管消費者選擇哪一種,都會給消費者帶來損失。消費者看似有了選擇的空間,實際上卻只能在兩種都不利於自己的方案中進行選擇,而被剝奪自己攜帶食品在樂 園內就餐的權利。」袁麗表示,「這同樣是對消費者自主選擇權的限制。」

焦點二、該條款是否是被告基於公共安全衛生的需要而必須訂立的條款?

袁麗介紹,在法庭上,被告辯稱消費者可能會攜帶氣味特殊或有安全隱患的食品入園,並且隨意丟棄垃圾。該條款是基於維護園內公共衛生安全而必須訂立的條款。

袁麗認為,攜帶食物本身不會當然導致公共衛生安全問題, 被告不能因為潛在的衛生安全問題而限制消費者權利。

同時,「禁帶食物」不能避免所有潛在的衛生安全問題,因為迪士尼園內同樣存在其氣味奇特的食物,遊客也可能丟棄園內食品垃圾。

袁麗表示,迪士尼樂園有其他更加合理的手段進行其自身應當盡的管理義務,但其為杜絕潛在的衛生安全問題,把自身該承擔的責任和義務,利用其優勢地位,強加於消費者,限制了消費者的權利。

此外,袁麗認為,同樣是迪士尼樂園,美國和法國的迪士尼樂園均可以攜帶食物,亞洲的迪士尼樂園卻不可以攜帶,這是對亞洲地區的歧視。「被告辯稱因為遊客會帶各種千奇百怪、氣味奇特的食物,本質上還是排除自己的管理義務,並且存在對消費者素質的歧視。」

焦點三、原告對本案是否具有訴的利益?

被告認為,原告參加了「小城杯公益之星訴訟大賽」,以此主張原告在本案中沒有受到真正的損失,且涉案合同已經履行完畢,原告不具有訴的利益,而是為了參加比賽獲得獎金進行的訴訟。

袁麗解釋,訴的利益是指所提出的訴訟請求所具有的通過判決使糾紛得以解決的必要性和實效性。

「原告此前通過向消協舉報、報警等方式來解決與被告的糾紛,但糾紛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因此具有提起訴訟的必要性。」袁麗表示。

而被告認為「涉案服務合同已於1月30日遊玩結束后履行完畢」這一觀點,袁麗並不認同。

袁麗解釋,合同履行完畢是指當事人雙方按照合同的約定或者法律的規定,全面、正確地完成各自承擔的義務,使合同債權得以實現。合同法律關係歸於消滅。

袁麗表示,在本服務合同中,被告負有的義務是在原告出示門票后允許原告入園。但被告在履行義務時附加了「丟掉隨身食物」這一不合理的條件,並且通過搜包這種侵犯消費者隱私和尊嚴的方式來檢查消費者隨身攜帶的物品。

「因此原告認為,被告並沒有全面、正確地履行合同義務,其履行具有瑕疵,合同沒有履行完畢。」袁麗認為,由於被告的履行具有瑕疵,給原告造成了一定的損失,雖然原告不能請求繼續履行合同,但可以請求被告賠償損失。「原告的訴訟具有實效性,因此對本案有訴的利益。」

原告小王:不會慫,將訴訟堅持到底。

小王回憶,庭審是從當天13:45 開始到17:00左右結束,持續了三個多小時。「對方還來了兩名工作人員參加了旁聽。」

小王說,在調研時發現,很多消費者都表達了對迪士尼相關規則的不滿,但提到「起訴」時,大家都選擇了「算了」、「太麻煩」等態度躲開了。「經營者往往利用消費者的這種心理,鑽法律的漏洞,在消費者都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就侵害其正當的合法利益。」

從準備階段到參加庭審,小王說,自己的神經一直都是緊繃著,直到站在原告席上的那一刻,自己才放鬆了下來。「雖然對方是大企業,但我有足夠的證據跟對方進行對話,那樣的『未知感』突然就消逝了,我覺得我們是平等的。」

袁麗告訴記者,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迪士尼樂園方面並沒有接受調解的意願。「我們正在等待法院的一審判決結果。」

「我們希望通過這次訴訟呼籲社會公眾更加關注自身權益,向不合理的制度說不。所以,不管這次結果如何,我們都不會慫,會將訴訟堅持到底。」小王說。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