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上海迪士尼年票 煙火表演時間

上海迪士尼年票 煙火表演時間

互聯網 2021-06-14 17:08:01

文/熔財經

作者/星影

5月17日招商證券公布了華強方特IPO二期輔導工作進展報告,顯示方特的上市工作已經進入了最後階段。這其實已經不是想要打造中國版迪士尼的方特第一次做上市的努力了。

「熔財經」查詢到,2012年,華強方特首次啟動A股上市計劃,但兩年後選擇主動終止。2019年6月,華強方特再次謀求主板上市,但在疫情影響下,華強方特於去年6月24日發布公告稱:因公司所處的文旅及影視行業普遍受到了新冠疫情的重大影響,經營業績下滑,且疫情尚未結束,全年業績存在不確定性,經審慎研究,決定終止本輪IPO申請,上市之路再次受阻。去年的12月18日,華強方特發布公告稱公司已進入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上市的輔導階段,並已經遞交了上市輔導材料,進入第三次上市衝刺。

截止2020年12月,方特已在全國16座城市,開設28座主題樂園。且不少主題樂園具有《熊出沒》等獨家IP,規模在國內主題樂園的分佈面上堪稱國內第一。2021年的「五一」小長假,主題樂園人氣滿滿,據統計國內主題樂園接待遊客人次超過去年同期兩成。后疫情時代,方特主題樂園是否有機會在借著資本東風打造中國的主題樂園呢?而縱觀中國主題樂園產業上市后虧損已是常態,產業發展的癥結又在哪裡呢?

方特的下沉市場策略, 農村包圍城市有效嗎?

和喜歡找人流量高、客單價高的一線城市的迪士尼、歡樂谷不同,華強方特的主題樂園布局主要以新一線城市為主,比如重慶、青島、廈門、鄭州等。與其他主題樂園主攻一線城市不同,一直以來華強方特都在走下沉策略。有相關統計數據顯示,華強方特樂園布局選擇的城市中,將近50%是三線及以下城市,在建和擬建的城市中,三線及以下城市的比例上升至70%。

安徽蕪湖方特樂園

之所以制定這樣的策略,華強方特曾對媒體表示:他們認為主題樂園本身具有區域性,即使是國際巨頭運營的主題樂園,輻射範圍也有限。大城市的文旅市場已經基本飽和,但國內新興的城市的主題娛樂項目卻還相對匱乏,所以華強方特選擇進入還屬於藍海的三四線城市。

「熔財經」看到,選擇「農村包圍城市」策略,也讓華強方特在國內主題樂園市場上爭得了一席之地。根據近日世界主題樂園研究機構國際主題娛樂協會發布的《2019年度主題樂園和博物館指數》顯示,方特主題樂園以5039.3萬人次的遊客接待量,連續四年位列全球主題樂園五強,其遊客量增長勢頭依舊強勁。

電影《熊出沒》

儘管五一主題樂園遊客數回暖迅速,但並沒有成為華強方特的增長點。目前旗下大部分主題樂園處於虧損運營狀態。2020疫情爆發后,作為方特另一項重要收入來源的動畫也損失慘重,系列動畫大電影《熊出沒》被迫撤檔,公司營收也同比降幅超四成,直接導致第二次上市受阻。

「熔財經」看到,根據華強方特發布的2020年財報,一季度報告期內華強方特實現營收4.94億元,同比下滑45.78%;凈利潤虧損2.11億元,同比下降1583.57%。其招股書顯示,華強方特控股的77家子公司中,四十多家處於虧損狀態。其中廈門方特虧損高達1.16億元,有旗艦店之稱的蕪湖方特虧損也有8500多萬元。有媒體報道顯示,在方特樂園業務主虧的情況下,企業之所以能在疫情前維持盈利狀況,主要依靠的還是其動畫電影《熊出沒》帶來的收益。截至2020年12月,華強方特已製作《熊出沒》系列動畫片13部,推出7部原創《熊出沒》院線大電影,國內上映總票房近27億。

而另一項不為大眾所熟知的隱性收益。根據招股書信息,2016年-2018年,華強方特收到的政府補助金額分別為3.53億元、3.30億元和3.27億元,均占當年利潤總額的36%以上。同一時間段內華強方特企業所得稅稅收優惠占凈利潤比例分別為16%以上。

顯然,下沉到三四城市的方特的主要營收來源,不是主題樂園的收入,而是當地政府的資金扶持和電影《熊出沒》,但從長遠來看,缺少持續的盈利能力正是方特華強前幾次衝擊IPO折戟的重要原因。

被拒是常態, 主題樂園上市為什麼這麼難?

疫情衝擊對整個文旅行業的衝擊是巨大的,2020年香港迪士尼的虧損就達到了26.6億萬元而香港海洋的公園在大幅度裁員后,直接虧損也高達11.7億元。盈利難是各類主題公園上市之路上的最大絆腳石。

回顧一下國內文旅企業的上市之路,像方特這樣幾次衝擊IPO失利的企業也不是個案。常州恐龍園IPO三次被拒,第四次申請后,自己主動退出。從國內的主題樂園消費市場來看現狀看,大部分都是景區類項目,凈利潤偏低,上市后的市值一般也不會太高。整個資本市場對主題樂園的喜歡總體偏冷。且目前國內旅遊銷售渠道大部分被在線旅遊所壟斷,創新程度有限,缺乏產業鏈支撐的主題樂園其實很難獲得資本市場的青睞。那國內主題樂園盈利困難的癥結是什麼呢?

荊州方特樂園煙火表演

《人民文旅》的文章指出,國內景區的門票收益佔到總收入的6-8成,比如烏鎮的門票收益也在50%-60%左右,很多的項目甚至達到80%。光靠門票賺錢,會導致衍生品的銷售和景區的二次銷售降低,同時由於景區成本的增高,這一部分價格還會轉移到景區的周邊餐飲等遊客敏感的領域,直接遊客體驗的下降。

此外,主題樂園的基礎建設投資偏高,以常州恐龍園為例,其停車場的投資就近20億。由於景區類主題樂園的的營業額有著很大的瓶頸,據統計,國內大部分景區項目的客流量基本保持在500萬左右,這尚不考慮疫情等其他不可抗因素,這就直接導致了大部分景區的營業額大部分很難超過5億。這就讓不少主題樂園長期處於虧損狀態,除了尋求國資的扶持,只能博一把上市找資本市場幫忙。

最後相比迪士尼和時代華納等美國主題樂園的經營模式,國內的景區IP收入文化創意、系統集成等收入比例不高。有報道顯示2016年《美國隊長3》上映首周,周邊產品收入就達2億美元,迪士尼的《冰雪奇緣2》上映后,僅公主裙就賣出了300萬條,創造了4.5億美金的收入,在迪士尼的IP經營模式中周邊衍生品和票房的收入一般能佔到全公司收益的70%左右。反觀方特華強的《熊出沒•狂野大陸》雖然票房也達到了5.35億,但是2020年度報告顯示,華強方特的文化內容產品及服務實現營業收入4.04億元,佔總營業收入的16.83%,總體比例偏低。

融資經營難, 國內主題樂園有無突圍之路?

「熔財經」看到,融資難經營難一直是主題樂園難以逾越的鴻溝。就方特而言,是否有其他的案例可供借鑒尋求突圍呢?

首先是經營,從迪士尼公司的財報中可以看出,餐飲及相關迪士尼產品的銷售才是財源所在。入園遊客在飲料、點心以及紀念品上的消費,含有IP附加值的產品才是一個主題樂園增收的關鍵。

在經營中相對靈活的票務方式也是一種策略。近兩年來,廣州融創文旅城、華僑城順德歡樂海岸PLUS、三亞海昌夢幻海洋不夜城等項目推出「開放式運營+分票制經營」的模式。改變了一張通票走天下的路子,通過分設「演藝套票」「遊樂套票」「設備票」等多種票務政策,通過差額定價來引導用戶去利潤相對高的項目也是提高收入的一種方式。

上海迪士尼煙火表演

最後從主題樂園經營的核心還是IP,方特的《熊出沒》其實算是國內原創IP從動畫電影發展到線下娛樂的成功嘗試,但如何量產IP,實現了優質IP與主題樂園的共贏發展的道路才是正道。當然,有了IP並非就能一勞永逸。新穎的IP就像是網路熱搜一樣,如果沒有持續的延伸推動和時間沉澱,一旦新鮮勁過去,很可能就被人遺忘在腦後。所以,樂園在打造自己IP時,需要考慮IP的續航力和延伸力,形成亞文化效應,保持話題性和吸引度。

「熔財經」最後說一說融資,主題樂園由於重資產高成本的特點,似乎除了問政府伸手要錢,只有轉而進軍證券市場。其實國內還有企業同類企業還有其他玩法可供借鑒。

無錫靈山大佛景區

一是通過可變現資產補充項目的方法,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無錫的靈山大佛景區。靈山通過打造拈花灣這個可通過資產和度假物業銷售回收整個主題景區的成本。據相關報道,2015年前,拈花灣投資48億,目前回籠資金近50億。在拈花灣資金回籠后,景區再規劃把度假、康養、商業與原有的資源景區結合在一起,形成統一的景區閉環,最後達成資產銷售補充的模式。

第二種是資產方與運營方分開的方法。最成功的案例就是浙江烏鎮。烏鎮2003年投資建設西柵,10億貸款全部政府投入。但後期全面引入中青旅3.55億的融資,資本分為兩類,一類是保護性資本,比如烏鎮的橋、房子,屬於百分之百國資。另一類是經營類資產,比如酒店的經營,與中青旅合作分成。目前烏鎮旅業中青旅占股66%,2019年收入累計超過120億,利潤超過43億。由於這種混合制的方式,烏鎮避免了過度商業化造成的景區體驗的下降,也通過經營和資產的分開,保證了景區營收上的平衡。

*本文圖片均來源於網路

‍熔財經:城市商業新媒體,區域經濟鏈接者,產業趨勢發現地。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