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上海迪士尼宣傳片棉花糖

上海迪士尼宣傳片棉花糖

互聯網 2021-06-19 07:49:08
原標題:微信朋友圈謠言瀰漫真偽難辨 公務員學者也「中招」

如果在一個一月或八月的周四傍晚,一條帶有大量圖片和驚悚標題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瀰漫開來,那麼它很有可能只是一條謠言。

在今年的愚人節,中山大學大數據傳播實驗室聯合微信安全團隊發布了《微信年度謠言分析報告(2016)》,為謠言「拍了一張CT」,分析它如何像病毒一樣傳播,並希望能找到「宿主」,對症下藥。

實驗室主任張志安教授說,如果網民更多了解謠言傳播的周期性和內容化妝術,就更容易識別和過濾謠言。「我們和微信長期合作進行謠言研究,就是想用科學和信息素養來防範謠言的危害」。

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

微信闢謠平台上,實時顯示的數字一直在跳動,他們每天會收到1萬~2萬條有關謠言的投訴。

謠言正從同事八卦的飲水機前「繁殖」到手機的方塊屏幕間。

刮腋毛致癌、口香糖致癌、地暖致癌、食用味精緻癌、藍色潔廁塊致癌……這種「看上去就很假」的消息已經算不得什麼。一些掌握了高級化妝術的謠言才更具迷惑性和引誘力。有時候,就連微信平台本身,都被「病毒感染」。

今年年初,微信朋友圈興起了一股測試浪潮,網友可以通過鏈接測出自己註冊微信的時間、第一個微信聯繫人、發布第一條朋友圈的時間和使用微信的地點等信息。一時之間,許多人的朋友圈都被這個黑底綠點的測試界面「刷屏」了。

人們尚沉浸在回憶的思緒中,突然有消息「爆出」:這個鏈接是假的,只要一點,不法分子會盜用個人信息進行犯罪。

「我身邊的媒體人、公務員、學者竟然也會『中招』。」張志安說。很快,微信聲明,這是一條謠言。

互聯網時代人們獲取信息如此容易,但分辨信息真偽的難度卻在加大。中山大學大數據傳播實驗室副主任何凌南用那句經典的開頭來形容「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他們將「卸妝水」潑在謠言身上,得到的是一張偽善的臉:標題負面情緒化激發焦慮,正文貌似理性地提供解決方案,黑白雙面配合來說服受眾。

看到「最新爆料」「驚爆內幕」「不轉不是中國人」「你必須知道的幾件事」這樣的標題,多半要小心了,「這些標題令人驚悚,具有煽情誇大的作用,引起人們的不安全感。」張志安說。

再往下看,正文多聲稱援引某機構的消息,行文條分縷析,敘述方式具有親和力,「好像在跟讀者對話,用『我』『你』,而非第三方的表達,再加上引人注目的配圖。」看似「有圖有真相」,其實圖片往往沒有來源,張志安表示,標題的煽情加上正文的「權威性」更具欺騙性,能引髮指數級別增長的關注。

滿天飛的謠言像從上空擲下的病毒,說不準就會落在誰的頭上。其中一個砸中了張志安的朋友,一位美國康奈爾大學的教授。

「有一天他發了一個帖子給我,內容大概是說校長貪污腐敗導致校舍倒塌,幾百個孩子死亡,並附上現場視頻。」視頻的慘烈立馬喚醒了人們的情緒,讓人忍不住點了轉發的按鈕。

張志安在轉發前先進行了一次辨別:用標題在微信里進行搜索,搜出十幾個賬號轉發類似的內容,點擊量挺多。突然發現其中一個作了道歉,聲明視頻是「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時的視頻。「希望我們以後轉發消息的時候能慢半拍,哪怕停下一秒鐘也好,思考一下它是不是假的」。

今年過年期間,針對一系列謠言,國家和地方各級網信辦要求有關網站予以處置,澄清事實,引導網民認清真相。包括 「上海女孩逃離江西農村」「免費領上海迪士尼樂園門票加送2600元酒店住宿」等。

一些類似於「謠言粉碎機」的組織因為需求的存在而不斷擴充隊伍。他們打出的口號是:「這是一個謠言紀,你需要一件冷兵器。」

在快速傳播的時代,政府要實現數據的公開。互聯網時代的國家治理,應該透過有效的渠道跟民眾溝通

這份謠言分析年度報告以技術手段分析了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間,微信中被舉報次數較多的2000多條疑似謠言文章,對其中的600多條謠言進行了人工編碼。

提到如何「確診」謠言,何凌南列出三步:一是看舉報信息;二是進行語料庫比對;三是專家逐條審核。

語料庫像是一個謠言的儲存倉庫,一些謠言經常「死灰復燃」、被反覆傳播,一旦一條新謠言里的關鍵字與語料庫中的匹配,這條「借屍還魂」的謠言馬上會被確診。

何凌南相信謠言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就像物競天擇的自然界,那些經過大浪淘沙的謠言存活下來,身上均攜帶著可以複製的基因。

從原創性上看,95%的謠言都是非原創,往往經過多次加工,被改頭換面后更加貼合時效性和當地性,從而獲得廣泛傳播。何凌南稱之為「削減磨平」的過程。

比如一女生看到聲稱迷路的小孩,就帶他回家。在按門鈴時女生被高壓電電暈,隔天醒來發現身處一間空屋裡,衣服被脫光,身邊什麼都沒有了。

這條消息警方早就辟過謠,稱沒聽說過此類案件,並且認為作案手法成本太高,漏洞太多,在現實中很難實現。

可是,像《請一定轉給你身邊的女生看,這是最新騙局!》這樣的文章,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跑到朋友圈「撒野」,單條閱讀數超過2000萬。

對於未知的恐懼和焦慮是人們無法解開的難題。如果說微博是廣場,「大V」能快速聯繫到很多人,一個人在公共廣場演講,信息就能很快澄清;那麼微信就更像客廳,只有好朋友來,「阻隔」給闢謠帶來了難度。

中山大學大數據傳播實驗室即將要做的,就是找到這群「宿主」后,去他們的社群精準投放闢謠的帖子,同時提高整個社會的媒介素養,讓它像情商、智商一樣,成為一種不能缺少的能力。

「這也對政府的治理提出新的挑戰。在快速傳播的時代,政府要實現數據的公開。互聯網時代的國家治理,應該透過有效的渠道跟民眾溝通。」這也是何凌南研究的課題,一些政府發布的信息或是在傳播方式上有欠缺、或是發布不太及時,造成了信息的阻隔,比如一些地方政府喜歡在官網上掛出信息,實際上並未真正到達受眾,傳播力不夠。

一個傳播力甚強的故事和口香糖有關。以前的口香糖嚼好久才能軟到吹泡泡,可1970年美國一家公司推出的口香糖本來就是軟的。孩子們不禁想,它到底為什麼這麼軟呢?答案出來了:它一定是拿蜘蛛卵做的。

謠言風起不到10天,公司高管通過調查發現,紐約地區一半以上的孩子都知道了。研究信息傳播的社會學家鄧肯·瓦茨說,「關鍵在於傳播信息的意願,而非你擁有的地位或名望。」

何凌南將一些受過教育的、擁有豐富互聯網使用經驗的人稱為互聯網中產階級。他們認同主流的價值觀,買東西上京東淘寶、看電影去豆瓣刷評論、出門用滴滴優步打車,這部分人較少被謠言迷惑。

另一部分互聯網「底層人群」,大多是中老年人,剛剛用上智能手機,主要用於跟親友分享養生貼、旅遊的照片和發送節日的問候,「一直弄不明白怎麼網購付款」。這群人是謠言的目標人群。

謠言反映出公眾對某些現實社會中的東西特別在意,能促進線下的解決

「熱點事件就像人很多的公共場所,謠言病毒喜歡在有特別多『宿主』的地方活動。」 何凌南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

正如過年時「上海女孩逃離江西農村」的謠言,在何凌南看來,體現了城市化過程中,各種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念的轉型帶來一系列不確定感和壓力。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家馬克·沙勒指出,最近哪個話題比較熱,這個話題一定會出現謠言。

研究發現,此次抽取的謠言中,比例最高的是失實報道類,佔比達31.4%,主要包含社會政策/秩序、經濟狀況等內容;其次為健康養生類,佔15.1%,主要涉及食品安全、疾病和健康養生等內容;再次為奇聞趣事類主題,佔比13.5%,主要涉及各類迷信怪談和八卦等。

「現在人們的生活方式變化很快,總是面臨信息不透明的情況。對不確定信息的探索需求始終存在,這就不可避免產生謠言。」何凌南說。

在小說剛出來的時候,人們擔心裏面太多的幻想會不會損傷神經;報紙剛出來的時候,人們擔心一小塊一小塊的文章會不會損害注意力;漫畫剛出來的時候,人們擔心會否帶壞小孩子……「社會關係帶來重大的改變,形成壓力,會帶來謠言的增加。」何凌南說。

指尖滑動中闖入眼裡的謠言,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大腦和四肢。首先造成觀念的變化、態度的變化,繼而轉變成行為上的變化。「人們可能直接看不到謠言把人害死了,但是確實會影響行為。當時說酸奶是皮鞋做的時候,長期影響酸奶的銷量,疫苗也是如此。」何凌南說,謠言導致的不信任增加了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

現代的社會,人們用陌生人的車、讓陌生人看病、住陌生人的房子,需要基於契約精神的信任。但謠言大大消耗了整個社會的凝聚力,像癌症細胞一樣擴散。

但是,公眾對謠言的認知程度也能為預警提供指標。比如當一項傳染病的謠言散布時,如果公眾的搜索是關於傳染病本身,此時可能僅停留在關注狀態;當搜索升級為如何預防和治療,說明已經涉及行動。

就像轉基因,一直是謠言的重災區,提醒農業部門要進行更好的監管,帶動現實社會治理中的議程。「謠言反映出公眾對某些現實社會中的東西特別在意,能促進線下的解決。」張志安說。

就像這份報告的結語部分寫的那樣:每條謠言的產生,都有其社會背景與心理動機,因而謠言並不完全是「洪水猛獸」,從某種程度上看,它是社會的「晴雨表」,體現出公眾對某一方面信息的渴求。

(責編:陳鍵、畢磊)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