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上海迪士尼十一月開園時間

上海迪士尼十一月開園時間

互聯網 2021-06-24 11:42:52
姜韌:我所經歷的上海迪士尼樂園談判和建設過程 發布時間:2019-08-08

姜韌:城爍品牌副董事長,民建浦東新區區委副主委

上海迪士尼項目從談判到建設到開園,始終備受各方矚目。因為這是迄今為止,中美之間最大的現代服務業合作項目,是迪士尼在海外最大的投資之一,是第一個在發展中國家建設的迪士尼樂園。最重要的是,上海迪士尼項目是中國對外開放具有標誌性的一個項目,上海市政府和迪士尼公司雙方之間漫長的談判過程也恰好與中國經濟騰飛同步。我作為一名民建人,有幸參與了上海迪士尼項目談判引進過程,並且在中美雙方談判過程中擔任十分重要的中方資本結構組組長,負責涉及上海迪士尼項目總計50多項合作合同中超過半數近27項合同的談判;以及建設期上海申迪集團總監,負責整個上海迪士尼項目建設期資金籌措事宜,全過程參與了上海迪士尼項目的談判和建設,作為新中國建設過程中的一顆小釘子,親身經歷了這一難忘的項目引進和建設過程。

一場歷時19年的馬拉松式談判

上海迪士尼項目引進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中美雙方各有妥協和周折,但最終是雙贏的結果。

1990年,時任上海市市長朱鎔基在加州洛杉磯阿納海姆參觀迪士尼樂園時,向當時的迪士尼總裁威爾斯提出,希望迪士尼全球版圖上可以出現「上海」的名字。

國際主題樂園的建立和當地GDP發展水準息息相關。1983年,迪士尼初次試水海外市場時,首選的東京當時人均GDP是9700美元/年。1994年,迪士尼選址巴黎時,法國人均GDP接近3萬美元/年。而1990年代的中國大陸經濟剛剛起飛,即使是作為經濟最發達地區的上海,人均GDP也僅有1900美元/年。

因此,1990年代僅是揭開上海迪士尼項目談判漫長經歷的伊始。

1997年,中國香港剛剛經歷了東南亞金融危機,急需一個新的經濟增長點,而香港回歸中國也使得發展旅遊業正逢其時。1998年,香港立法會全票通過一份興建主題樂園振興香港旅遊業的議案。

此時,迪士尼也正構思在亞洲興建全球的第五個樂園,消息一經披露,立刻吸引了包括新加坡、珠海、香港和上海在內諸多亞洲城市的關注。經過多重談判,最終迪士尼樂園先行被引入中國香港。

由於看到了中國的廣大市場,雖然迪士尼公司將中國首家迪士尼樂園放在了中國香港,但同步更加快了進入內地市場的步伐。1999年至2005年,上海迪士尼項目談判仍不斷在延續中。

姜韌(右一)在迪士尼談判工作中

直至2008年,上海市政府和迪士尼啟動正式談判,經過雙方不斷磋商,最終在2009年11月4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授權宣布:上海迪士尼項目申請報告已獲國家有關部門核准。至此,上海迪士尼項目這場長達19年的馬拉松式的牽手談判,終於宣告成功。

2009年,上海地區人均GDP達到了1.1萬美元/年,和1997年相比較,翻了近6倍。可以這麼說,整個上海迪士尼項目談判的漫長過程,恰是中國經濟騰飛的增長過程。

原汁原味迪士尼,別具一格中國風

為何要介紹政府與美方之間關於上海迪士尼項目談判的漫長過程?是因為上海迪士尼項目談判前後歷時近20多年,中間凝聚了無數人的心血和智慧,我有幸參與其中,就像一顆建設的小釘子。基於項目談判期的保密因素,雖然我不能將當年談判細節和盤托出,但是我感覺到當年中美雙方談判團隊的磋商溝通過程,恰好反映出我們國家經濟騰飛並且不斷融入經濟全球化的蓬勃發展過程。首先,迪士尼公司非常重視中國市場,中國老百姓也喜歡迪士尼的文化產品,但根據1990年代的市場調研數據顯示,當時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消費能力還沒有達到業界公認的國際樂園消費水平。而迪士尼樂園的建設和運營成本較高,因此樂園需要和市場的成熟度相匹配。因此,上海迪士尼項目的成功引進,離不開中國經濟騰飛的大背景。資本結構組負責項目財務模型和股本債務結構的談判和確認。在談判過程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美方十分重視中國市場需求的數據採集,在此基礎上再測算出基礎財務模型,我帶領中方資本結構團隊和美方資本結構團隊共同努力,經過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反覆測算推演,最終得出雙方一致認可的財務模型數據,作為項目資本結構的基礎。最終,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園后各項經營財務數據證明,當時我們中美雙方團隊對於中國市場需求的調研數據是嚴謹準確的。其次,談判過程中,中美雙方團隊都需要時間相互了解。對於中方而言,需要了解迪士尼的企業文化,包括它的商業模式、各個業務板塊之間的關係,特別是樂園和影視產品之間的關係,迪士尼公司的品牌內涵、決策方式、對知識產權的應用等。對迪士尼方而言,需要了解中國市場的潛力,在中國開展各項業務的法律法規、稅務和融資的流程、政府的角色和審批機制等。因此,上海迪士尼項目的成功引進,就是在堅持原則的前提下,不斷優化上海營商環境的過程。在談判過程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上海迪士尼項目無論是建設期還是運營期,資本結構組所涉及的27個合作合同大量與政策法規相關,其中既有中央政策層面的,諸如外匯管理、稅收等;又有地方政府層面的,諸如產業扶持等。我在與美方談判過程中,既充分合作又堅持原則,通過大量細緻認真的工作,最終當談判結束簽約時,中美雙方團隊都高度認可對方的工作態度和誠意。

2010年11月,迪士尼項目簽約,二排左六為姜韌

最後,上海迪士尼項目引入過程中,雙方談判團隊還總結出一條經驗:「原汁原味迪士尼,別具一格中國風」,就是迪士尼元素和中國元素的有機結合。上海迪士尼樂園的遊客絕大多數來自於中國。因此,我們在談判過程中,建議迪士尼需要多了解中國國情,把迪士尼的娛樂產品和中國文化相融合。因此,雙方談判團隊互相學習,一起把迪士尼樂園60多年積累的運營經驗與中國人的消費習慣和實際情況相結合,這是解決問題的關鍵。同時,上海迪士尼樂園要保證安全的運營、滿意的遊客體驗與周到的服務。

上海迪士尼樂園全景圖

從項目引進一開始,「原汁原味迪士尼,別具一格中國風」就被設定為項目的設計理念,實質是把迪士尼的娛樂產品與中國元素有機結合,讓中國文化豐富迪士尼的創作。例如:我們現在看到入口廣場上的路燈、花壇是上海市市花白玉蘭的造型。從空中俯瞰上海迪士尼樂園廣場,就是一朵巨大的玉蘭花,而迪士尼樂園的米奇噴泉就在其中心。園林景觀和十二生肖也是中國文化的經典代表。因此,上海迪士尼樂園新增加了「奇想花園」,這是迪士尼首個以花園為設計主題的園區,由7個獨立的小花園組成,花園內包括獨具特色的「十二朋友園」,由12位迪士尼動畫明星栩栩如生地表現十二生肖的屬相特徵。作為上海迪士尼樂園的標誌性建築,上海迪士尼城堡也被注入了中國元素。城堡尖頂的頂端是金色的牡丹花,還有祥雲、白玉蘭、蓮花等圖案以及象徵著迪士尼各位公主的迪士尼皇冠。除了建築,中國元素也被融入樂園的運營和服務中,全方位營造讓中國遊客愉悅的樂園氛圍,讓他們在其中體會和諧和快樂。

上海迪士尼樂園奇幻童話城堡

除了擔任資本結構組組長一職,我同時還是核心組成員之一。在談判過程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為了加勒比海盜和極速光輪這兩項支柱型景點的設計研發談判,中美雙方團隊經過無數次溝通和頭腦風暴,最終現在呈現在遊客面前的加勒比海盜和極速光輪景點,與全球其它迪士尼樂園中類似支柱型景點有著極大的升級提高。每當在上海迪士尼樂園內,看到遊客們遊玩時的欣喜目光,我都不禁回憶起當年談判過程中中美雙方團隊的辛勤和智慧。在上海迪士尼項目建設期,我又在銀根緊縮周期,負責組建了涉資百億級的項目銀團,既確保了項目建設資金的籌措,又準確預測項目現金流,確保了銀團資金的運轉順暢。因此,2016年6月16日,上海迪士尼樂園正式開園,立刻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作為一名民建會員,我有幸參加了上海迪士尼項目這一迄今為止國內最大的現代服務業項目的引進過程,並在項目談判引進過程中,見證了中國經濟騰飛和人民群眾收入大幅度提高的過程,發揮了一個民建人「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必定有我」的歷史擔當,光榮地在新中國建設過程中做了一顆小釘子,親身見證了祖國經濟的騰飛。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